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蔣公像

蔣公像

那是發生在軍校的時候。

大家常說軍中是最常發生靈異事件的地方之一,以前聽完總是半信半疑的。

畢竟軍隊是一國之武力,加上咱們中華民國自建國以來就一直多災多難的,戰爭總是一場接一場,沒完沒了的來,累積起來的煞氣應該連閻羅王都會被嚇的屁滾尿流吧?

再配合上老一輩的總是說中華民國國徽、軍徽跟警徽有鎮煞功能,軍隊裡到處都是軍徽,要見到靈異事件恐怕難上加難吧。

這種想法一直陪伴我到了大二才有所改變。

之前應該沒有說,我念的大學是念中正理工的,也就是後來的國防大學工程學院。

雖然說念軍校不但不用繳學費,每個月更有零用錢可領,但也犧牲了一些別的東西。

你的四年生活不但有大家都有的大學生活,還要加上大部分男生在大學沒有,但之後也會有的部隊生活。

每天不只要對付各科作業考試,還要出操、禁閉室、輪班內勤和站崗。

嗯,就是站崗,讓我徹底改變了軍隊中沒有靈異事件的看法。

還記得那天晚上剛剛好輪到我跟阿衰站崗。

顧名思義,阿衰就是一個衰人。在校成績一流,絕對沒話說。上課時教授在台上講得口沫橫飛,口水唏哩嘩啦,我們考試則考得也是悽悽慘慘,淚水唏哩嘩啦。就唯獨阿衰總是可以拿到高分。

但說到其他的,阿衰就成了名符其實的衰人。

舉例來說,寢室裡面另外三個人的衣櫃沒事,就他的衣櫃被母老鼠選中,並在他的衣服上生了一窩小老鼠。

還記得他傻傻地看著他衣櫃裡的那家和樂融融的老鼠家庭,還有他那每件都變得比恐怖電影還逼真的件件血衣時的表情,絕對是經典。

再來還有暑期軍事訓練時,夜間行軍大家都輕鬆地避開了一隻橫越行走路線的樹幹,就他老兄會一頭撞上去。

此類事情多到數都數不清,如果能把事情全部都寫下來或拍成電影,一定可以登上奧斯卡最佳喜劇獎。

啊,扯遠了。今天不是來講阿衰有多衰的,是來講靈異事件。

總之,那天晚上站哨也跟以往一樣,我們兩個站著站著也就開始聊起天來。反正不要被學長或教官看到就好了。

跟以往一樣,阿衰站著站著耐不住寂寞,就開始找我開話題。

「欸,你不覺得那個阿龍學長很煩人嗎?每次遇到他都會被叫去跑操場,偏偏我幾乎每兩天就會遇到他一次。」阿衰站著三七步,一邊抱怨一邊玩弄著手上的步槍。

「誰叫你叫阿衰勒?什麼倒楣事都往你身上跑,害我每次都一起被拖下水。」沒辦法,跟他同寢室的也會一起帶衰。

「那我有啥辦法?要怪就怪你上輩子造孽太深,每次出事你都會被拖下水呢?」阿衰嘻嘻哈哈地回覆我,一副把我拖下水他很爽的樣子。

「幹,上輩子一定是欠你錢不還,這輩子才會這麼倒楣的。你再繼續衰小下去我一定會叫蔣公來制裁你!」

說實在這跟蔣公啥事,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為剛好看到站哨旁邊的蔣公像吧?

「哈哈!那就叫他來啊,我一定會讓他衰到連他爸都認不出來。」

嗄?這跟蔣公他爸啥關係啊? 說真的有時候實在搞不懂阿衰腦袋裡裝的是屎還是什麼的。

不過阿衰一邊說一邊把站崗的步槍舉起來指向那尊離我們不遠的蔣公像,嘴裡念念有詞地說著:「吃我一槍!」

碰! 趴! 兩聲巨響嚇到了我。

只見到阿衰跪在地上,雙手抱著自己的下巴,咿咿嗚嗚的哀號著。而他的步槍落在地上。

我趕緊跑上前去,緊張地問道:「阿衰,阿衰,你沒事吧?」

而阿衰也只能含糊不清的不斷重複著:「槍托……下巴……槍托……下巴……」

不知如何是好的我只好硬著頭皮去找值星的學長求救。然後看著阿衰被一堆人七手八腳地抬去醫護室。



阿衰原本一直不肯說到底當時發生了什麼事。但在我們幾個同寢室的不斷精神折磨後總算是告訴了我當時的真相:

那時他舉起步槍指向蔣公的笑臉然後說出「吃我一槍」的瞬間,他的步槍像是有人突然將他槍口用力地往下壓一樣地向前墜落,阿衰根本沒料到這種事情會發生,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手上的槍向前翻出他的掌控之中。

而槍托就這樣硬生生地直接跟他的下巴做了親密接觸,然後揮一揮衣袖,帶走了阿衰嘴裡的四顆牙。

說到最後,阿衰微微地顫抖了一下,說道:「蔣公還是很威的,現在看到蔣公像,都覺得他露出一種鄙視我的嘲笑。」

我們同寢室的楞了愣,然後很沒品的開始嘲笑他俗辣,還有順便要他去申請世界上最衰的這項金氏世界紀錄。

但說實在,後來每次經過那尊蔣公像,總覺得他盯著我的下巴,露出一種想要我嘴中那幾顆漂亮牙齒的微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