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故事-碟仙

故事-碟仙

碟仙這玩意兒相信很多人都有聽說過,甚至有不少的人都有玩過,到底這個遊戲或儀式的真實性有多少一直都是個迷,但是這其中有個禁忌卻是眾所皆知萬萬不能觸犯的,那就是問碟仙是怎麼死的。

說真的,這是個超級可笑的禁忌,憑什麼不能問?是因為會觸及碟仙的痛處?哼!這一點都不合理,難道說詢問胸部小的女碟仙有多大CUP不會觸及痛處?亦或者詢問處男碟仙自己該選A學妹或是B學妹不會觸及它心中的痛?這一切都不合乎邏輯也太可笑了。

而另一項禁忌就是在儀式的途中,所有參加者的手都不能離開碟子,據說是會被碟仙給上身,但是我也覺得很不合邏輯,假設參加儀式的人有十位但是碟仙只有一位,最好是碟仙這麼屌一次要上十個人的身。

不過另一種說法我倒是可以接受,就是當手離開碟子的當下,會因為某種磁場牽連的的因素,將會無法擺脫碟仙的糾纏,簡單說你跟碟仙的頻率就相同了,你可以看得見也碰的到牠,當然也可能因此會招來死亡。

我是個常在玩碟仙的傢伙,而且我玩起來可是一點禁忌都沒有,畢竟我不喜歡那些不合邏輯的事情,但是為了讓大家能夠不害怕的一直傳承下去,我還是必須的遵守一下這些規矩,畢竟這遊戲少了女孩子就少了許多的樂趣,尤其是女孩嚇到花容失色時,這不需要我再解釋了吧!

碟仙,美其名叫做仙,事實上它只是個請鬼的儀式罷了,而且請來的大多都是些留戀在世間的孤魂野鬼,運氣差點的還可能會請來糾纏不清的鬼,所以以機率而論這是個危險的遊戲。

既然危險為什麼這麼多人還是要來玩呢?其他人我是不太懂,反正對我而言這只是個可以吃吃女孩子豆腐的娛樂遊戲罷了,至於該怎麼做呢?我就來說說我的經驗吧!

話說幾天前,不知道是哪個人提議的說要玩碟仙,好像是在班上總是陰沉沉的胖子阿智,至少我知道東西是他帶來的,其他參加的人還有自稱超大膽的猛男胖虎、被胖虎強迫參加的弱雞男鐵雄與唯一的女性角色蕾蕾共四人。

看見這種陣容我原本是一點興致都沒有的,畢竟這陣容陽剛味太重一點都不適合我,由其是看見蕾蕾這種狠腳色,我根本嚴重的懷疑她的原名是叫做雷克斯,簡直就是恐龍界的霸主。

但是,碟仙這遊戲少了我就會少了點樂趣,畢竟我可是在碟仙界有著百分之百成功率的美名,這次就當作我捨命陪君子跟他們一起玩玩吧,順便嚇唬一下這些不識相的傢伙。

阿智的地點就選在夜晚的教室,畢竟根據一點都不可靠的傳說每間學校都有些神秘事件,所以阿智認為選在晚上的教室是很棒的決定。

這一夥人利用了校園唯一被證實的傳說中吃了就會拉整晚餐廳麵包,在下課時就先想辦法讓警衛吃下去,幾個小時天黑後警衛杯杯的菊花就深深的被馬桶給勾引,再也出不來了,一夥人就輕輕鬆鬆的進入了夜晚的校園。

阿智將教室的幾張桌子合併,並且在桌面上攤開了玩碟仙專用的問答紙,那是一張寫滿了密密麻麻文字的白紙,紙的中間有一個寫著本位的圓形框,大小就正好與白色的小碟子吻合,小碟子上用紅筆畫了一個箭頭,碟子上的箭頭就是用來與碟仙對話的指標,當箭頭指到哪個字上,就代表了問題的答案。

在開始前大家都將自己的中指輕輕的放在中間的小碟子上,阿智則開始喃喃念著一堆不知名的語言,像是咒語般的東西,至於內容是什麼我想根本沒人了解吧!

單調又重複的咒語在寂靜的教室持續了一兩分鐘後,紙盤上的碟子卻開始緩緩的移動了起來,用畫圓圈的方式在緩慢移動著,此時所有人的心情都為之緊繃,夜晚的教室與神秘的儀式的確是可以交織出這樣子充滿恐懼的氣氛。

「阿智!是你在推盤子嗎?還是你們其他人?」蕾蕾用充滿緊張的語氣問著,所有的人都默默的搖搖頭,我這時候當然不會承認是我在推的,不然好不容易製造出來的緊張感可都會消失了。

阿智打破沉默說著:「我們開始問問題吧!」

大多數一開始問的問題部外乎是基本問題,像是性別、身高、年紀、哪裡人之類的,我都以個人的答案來回答這樣子比較有根據也比較容易讓人相信。

「所以,碟仙您是我們的學長?」胖虎驚訝的問著。

「是!」碟子指著。

鐵雄似乎想到了什麼開口問著:「難道說這兩年你都一直在這裡沒有離開嗎?」

「看心情!」碟子緩緩的指出這三個字。

「所以學長上課時都會在教室裡偷偷看著我囉!」蕾蕾興奮的問著。

「幹!」碟子指著,頓時其餘三人差點笑出聲音來。

「學長您真幽默。」阿智緩和著場面說道。

我繼續推著碟子說:「我還有更有趣的事情咧!」

「是什麼事呢?」胖虎好奇的問著。

「你們想不想知道我是怎麼死的?」我剛提到過了,我今天就是要來嚇唬嚇唬這些死小鬼,他們應該怎麼樣也想不到碟仙會自己提出這禁忌問題吧。

「……」所有人此時都靜默了。

「就是這樣!」突然間天花板轟的一聲,位於阿智後方的吊扇墜落,阿智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給嚇到下意識的退了一步手也離開了碟子,吊扇就不偏不倚的削去阿智的一半腦袋。

剩餘的人被這血腥的一幕給嚇壞了,每個人的手紛紛都離開了碟子,胖虎像個娘炮的緊緊抱著鐵雄,蕾蕾也往身旁奮力一抓差點又扯斷我的手。

「妳…妳…鬼…」鐵雄失聲尖叫指著蕾蕾。

蕾蕾看了鐵雄與胖虎一眼,接著又看了少了半邊腦袋阿智,她突然間朝著我看了一眼尖叫道:「鬼阿—」

「幹!」我生氣並不是因為被長得比我像鬼的人叫鬼,而是我的手真的被驚慌失措的蕾蕾給扯斷了,少了一隻手我以後推碟子就很不方便了,這樣子叫我怎麼再跟其他人玩碟仙阿。

蕾蕾雙腿一軟跪在地上求饒道:「碟仙學長饒命阿,小女子我不是故意要招惹你的,人家我還沒交過男朋友,我不要死啦……」

「手還我!」我一把搶回我的手,幸好還接的回去,說真的我對殺人一點都沒興趣而阿智的死只是意外,我原本打算只是把吊扇弄下來嚇嚇他們,卻也沒想到阿智竟然退了那一步死了個不明不白,我就說過玩碟仙有風險的啊。

我只是默默的欣賞著這三人嚇到淚流滿地屁滾尿流的窘態,還有阿智不明白的靈魂在試圖撿起自己被削去的半邊腦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