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詭異神秘的古代屍體療法:飲用人血可治癲癇

詭異神秘的古代屍體療法:飲用人血可治癲癇

在醫學曆史上,也有黑暗和令人恐怖的一面,古代曾經盛行人類屍體治療法,例如:古羅馬服用角斗士的肝髒和血液,這是治療癲癇的一個藥方;垂死者臨終前的汗水可以用來治療痔瘡。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長期以來,醫師知道一匙糖有助于醫學治療,但在“屍體醫學”中,加入糖也無法改變這種奇特古老醫學的神秘味道,醫師會用木乃伊化死屍器官或者死屍殘留液體作為藥物治療患者。

以下是奇特的屍體醫學列表,除了利用死者器官治療患者之外,還會使用人類死屍脂肪藥膏,以及用防腐死屍作為藥物。



另一種令人惡心的屍體治療法是“國王的滴劑”,英國國王查理二世非常熱衷于這種治療方法,“國王的滴劑”實際上是使用人類頭骨粉末制成,據稱能夠增強體質和精力,查理二世甚至制造並出售這種屍體藥物。

雖然人類屍體並不讓人感到愉悅,但並未阻止醫師向患者開屍體醫學處方,聲稱這種奇特的治療方案可以治愈許多疾病,並有助于增強身體健康。醫師們最早開始使用的是木乃伊屍粉,它們通常是由古埃及法老王屍體碾碎制成的,木乃伊屍粉治療法在12-17世紀非常盛行,據稱,當時可用于治療許多疾病,從頭痛至胃潰瘍等疾病。當然,這種頗為流行的治療方案意味著並不是每一個木乃伊屍粉都是由古埃及法老屍體制作,多數被碾磨的木乃伊幹化屍體是從鄰近墳墓中獲得的。

中國古代16世紀中醫文獻中曾記載了“蜜漬人”療法,以70或者80歲老年男子作為志願者,只使用蜂蜜對老人淋浴,以及日常飲用,直至“蜜漬人”死亡。通常這種用蜜蜂浸漬的方法通常適合于1個月內即將死亡的人。之后這位死亡的老者被封裝在棺材中,灌入大量的蜂蜜,直至他的“壽命”達到100年,此時打開封裝的棺材,據稱這種蜜漬人能夠治療骨折和肢體損傷。

另一種令人惡心的屍體治療法是“國王的滴劑”,英國國王查理二世非常熱衷于這種治療方法,當他在法國流亡期間對化學非常感興趣,從倫敦格雷沙姆學院著名醫學教授喬納森-戈達德(Jonathan Goddard)用6000英鎊購買到這個神秘處方。“國王的滴劑”實際上是使用人類頭骨粉末制成,據稱能夠增強體質和精力,查理二世甚至制造並出售這種屍體藥物。

澳大利亞新英格蘭大學英語講師路易絲-諾貝爾(Louise Noble)在她的新書《早期現代英國文學和文化中的嗜食醫學》中研究分析了屍體醫學,她說:“屍體醫學源自同種療法,這是一種‘同類相治’的醫學技術,因此當患者出現頭痛時,會服下頭骨粉末。”

或許更令人感到不安的是,屍體醫學中還會服用角斗士的肝髒和血液,這是古羅馬治療癲癇的一個藥方,這些藥方材料取自競技場上當場死亡的角斗士。甚至人們會直接飲下剛倒地角斗士的血液,並直接在小攤鋪上出售尚存溫度的血液。更糟糕的是,17世紀人們認為蒸餾大腦比鮮活肝髒對于治療癲癇更有效,英國醫師約翰-法蘭西(John French)和德國藥劑師喬安-施羅德(Johann Schroeder)都記錄了這種大腦蒸餾治療方法。

法蘭西稱,重創死亡的年輕男子取出腦髓進行碾磨,之后浸泡在紅酒和馬糞中半年時間,再進行蒸餾處理。

施羅德稱這種治療方法還溶入了一些植物元素,死者大腦用3磅百合花、薰衣草和馬姆齊甜酒混合液體進行浸泡。他指出這種療法的准備工作十分恐怖,其中涉及到如何從屍體中取出大腦,將切成小塊,在浸泡之前需要將腦髓搗成漿糊狀。

同時,在17世紀英國物理學家喬治-湯姆遜(George Thomson)認為人體的任何部位都不能浪費,甚至包括糞便。

垂死者臨終前的汗水是湯姆遜治療痔瘡的藥方,雖然當地劊子手在殺死囚犯之前並不會考慮采集囚犯死前的汗水,但是有人會用剛死亡不久的死者手掌擦拭身體傷口感染區域。類似地,觸摸絞刑犯的手被認為可以治療囊腫和皮疣,甚至19世紀還有報道稱在絞刑現場,有人用剛死亡囚犯的手擦拭自己的囊腫患處。

人類身體脂肪經常混合著動物脂肪、血液、骨髓和啤酒,用于治療關節和骨骼疼痛、肌肉痙攣以及神經損傷。在歐洲一些地區,處以極刑的犯罪分子和敵方士兵被送到實驗室,在那里研究人員煮沸屍體,提取屍體中的脂肪。

荷蘭戰場劊子手有時還兼職極刑外科醫師,他們會擰緊套索,接下來從屍體上獲得的油膏進行出售。

並不要認為這種神秘而恐怖的屍體療法只是曆史,今年5月份,韓國海關檢查出數千個藥丸膠囊中填充著人肉粉。據稱,這種人肉粉膠囊被認為“萬靈藥”,能夠治療所有疾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