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異聞錄 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三十五夜 樓 上

異聞錄 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三十五夜 樓 上

早上醒來,發現林斯平和紀顏還在呼呼大睡,無奈我卻還要上班,估計他們倆這幾天還會好好聊聊了,
不過我就沒這麼多空閒來參與,畢竟我還是要保住飯碗。洗漱停當,剛剛回到報社,
發現大家正在討論最近多起年輕學生自殺事件。我也看了看,似乎今年大學生跳樓自殺已經和
礦難和醫療事故一樣,大家見怪不怪了,不過這幾起卻還是非常可惜,大都是因為求職壓力太大。

剛想準備一天的工作,卻意外的接到了陶濤的電話。作為大學不多的幾位好友,能接到他的消息
我還是非常開心的,他比我小一屆,都是同系,兩人因為都喜歡探險和奇異故事而相識,不過自從我
畢業就再也沒見過他了。但這次,他卻告訴我他正在醫院裡。

"趕快來吧,我急著要把我畢業後的經歷告訴你,我沒死已經是萬幸了。"聽著他沒頭腦的一句,
讓我非常奇怪,不過我告訴他即便我要過去也要等到中午之後,他也爽快地答應了。上午無聊的工作
很快完結了,我按照地址趕去了陶濤告訴我的醫院。

他在骨科,當我見到他的時候,幾乎快認不出了,整個人包的和木乃伊歸來一樣,左腿還打著石膏,
被吊了起來。正在努力吸著一瓶牛奶的他見我來了,非常高興,在招呼他的是陶濤的父母,大學時候
見過幾次,似乎看上去老了很多,在陶濤的要求下,他的父母退了出去。他住的是單人病房,所以只有
我們兩個人在了。

對他開了會玩笑,兩人便開始了談話。"究竟是怎麼搞的?被車撞了?我搬了張凳子坐在床片。
你先看看這個。"陶濤把一打報紙扔給我。我隨便看了看,標題新聞居然都差不多。研究生從四樓跳下身亡。
某名牌高校學生壓力過大跳樓身亡。"諸如此類。我不原多看這些,畢竟自己畢業也曾經歷過那些非常痛苦的歲月。

"知道我是怎樣受傷的麼?"陶濤忽然打斷我的思路。我又再次看了看他,驚訝地說:"難道你也是?
"陶濤點點頭。"我也從四樓跳下來,弄成這樣,不過我命大,只是肋骨和腿骨骨折,不過,
在我跳樓前一個月同樣從四樓跳下的那個同事,就沒我這麼好運了。"陶濤說著,眼睛看著陽臺外,
我忽然發現他已經不是那個大學時代追著我詢問怨靈和怪獸的那個長不大的孩子了,
可能痛苦可以使男孩成熟的更快,我幾乎快不認識他了。

陶濤剃掉了以前飄逸的長髮,轉而是一個平頭取代了,鼻子看得出曾經被打斷過,
嘴角上也有傷痕,還有臉上也有多處劃傷,雖然他說的如此輕鬆,但可想而知他當時傷的利害程度。
"前輩畢業後不久,我就開始找工作了。可是,並沒我想像的那般容易,我們這種三流院校,幾乎人家
看都不看你的簡歷,所謂的百分之九十多的就業都是學校瞎掰的。班上找到工作的,幾乎有一半壓根不是
自己的原專業,要麼就托人找關係。

我本打算考研,於是耽誤了,結果研究生也沒考到,工作也沒找成功,所以我決定南下去碰碰運氣。
"陶濤說這些的時候語速很慢,只是眼睛一直無神。我聽得也不舒服,他幾乎是在走我一年前的老路,
要不是父母賣著老臉,我哪裡找得到和我專業根本無關的職業。

"開始自然不順利,我甚至落魄到不敢出門,朋友和同學的電話也不敢接,前輩你知道我這人脾氣很怪,
又有著非常不切世界的所謂自尊。等消息的時候就一直在網上閒逛。其間也應聘過幾次,還遇見了幾個騙子。
直到有天晚上,我無意在網上看到一則招聘。

那則招聘我不是在正規網站上面看到的,而是我盲目的在飆網,並且在一些論壇裡發貼,
把自己的資料當尋人廣告一樣亂放。後來在郵箱裡接到了封電子郵件。對方說有個職位缺人,
希望我來試試,並附帶了詳細的公司地址,還說找一個姓劉的應試人。我看了看要求和待遇,
簡直是給我量身訂做一般。我立即準備按照他的電子郵寄地址回過去,但系統卻說無法找到。

你知道,當一個人身處絕望之中,即便是一個陷阱你也會抱抱希望去踩踩。我打定主意,
總之頻繁讓我付什麼培訓啊,報名之類的我就走人,畢竟我也吃過幾次虧了,現在大學畢業求職
比大學求知難多了,外面騙子和我們這些找工作的還多,因為他們也指望著從我們身上撈飯錢。

第二天,我拿著簡歷和資料來到了那家公司,出乎我的意料,事情出奇的順利,那位姓劉的考官
幾乎沒有問過什麼問題就拍板同意了,並讓我跟他立即就去辦公室。我仿佛做夢一般,甚至還傻傻地
問他怎麼這麼容易就答應了。那位考官忽然回頭一笑,禿頂的頭,連眉毛也幾乎掉光了,嘴角往上裂了下,
宛如一個被砸開一個口子的椰子。我看見他的牙齒是紅色的。

"公司裡急需人啊,否則也不會這麼容易,你的工作可是非常重要的。"說完,用手整理了下西服,
不再理我,帶著我往辦公室走。公司還算不錯,雖然不大,但看上去很乾淨,路上我看見一些職員,
都穿戴的非常整齊,一臉著急的樣子,似乎很忙碌。我一個個點頭打招呼,但他們都不理我。
但都用怪異的目光看著我,好象又帶著幾絲同情。

"劉總,就他啊。"一個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女孩走了過來,她並不十分漂亮,但氣質很好,
皮膚白皙,看上去很幹練。長髮被盤在腦後,穿著橙色的職業套裝,手上拿著個資料夾,
我看見她白皙的脖子上掛著一根很漂亮的心形銀質項鍊。

"嗯,就是他。"這個姓劉的考官原來在這裡地位很高啊,我暗自高興了下,因為沒想到接待自己
這樣一個小卒的還是高官。這個女孩沒說什麼,只是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劉總,我和小張去下客戶那裡,
可能需要幾天。"這位劉總應了一下,我看見那個女孩從我身邊走過的時候搖著頭。我奇怪她的反應,
不過也沒多想,只是跟緊了劉總。他把我帶到四樓的一個小房間,那房間幾乎只有幾平米。

"你只需要負責這裡的電腦的維護,和幫著清潔一下。公司宿舍暫時緊張,你就委屈下住這裡。
"我雖然有點失望,但好歹總是個起點,對我來說,即便起點再低也要上,能有工資就不錯了,
何況聽說還有零工資的。"工作不累,只記得每天等大家都下班,去檢查下電腦是否都關了。
"我一聽,那這工作實際上主要就是所謂的清潔員了。電腦真要出了點什麼問題我哪點半吊子的水準也處理不了。

有什麼辦法,大學四年學的都是基礎,還不如專科好好學門手藝。不過我還是答應了下來,
並立即開始上班。這裡的辦公樓從正面看很不舒服,我總有股壓抑的感覺。不過第一天晚上就出事了。
那天我正在房間外面吃泡面,這棟樓有十六層,不過下面六層是有陽臺的,所以我如同以前在學校宿舍一樣,
趴在陽臺上一邊吃面一邊好奇的看看外面的景色。食堂是不對我開放的,因為我只是零時工。
一元多一包的麵條最實惠了,反正大學的時候也沒少吃。

下面已經陸續有人下班了,三三兩兩的結伴而回,天色已經暗淡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
我總覺得那太陽很紅,整個天空也很紅,我揉揉眼睛,剛要把盒子回頭扔掉,卻看到陽臺上好大一塊陰影,
而且正在迅速的擴大。幾乎是同時,我看見一個人飛快地掉了下來。他通過陽臺的時候我看見了他。
我們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離,但很快我和他便會在兩個世界裡。那一刻仿佛定格了一樣,我相信他也看見我了,
因為我看見他笑了一下。他的身體穿過陽臺還不到一秒,只是由於身材比較高大,不過我還是看見了他的臉。

非常的俊美,雖然只是眼睛隨意的一撇,我還是看清楚了,而且並沒有太多的表情,反倒是非常的從容。
接著就是很大聲的一下悶響。樓下隨即響起了一片尖叫。我也迅速趕到了樓下。那個男人已經死了,
那慘狀讓我驚愕了很久,我是第一次親眼看見死人,尤其是如此的突然和接近。

那男人居然和我同姓,叫陶炎冰,推銷部的,推銷部在七樓,他是打開窗子跳下來的,
當時他的同事就在不遠處,說本來坐在那裡不說話的他默默地走到窗戶面前,接著打開跳了下去。
陶炎冰生前沒有任何的異狀,他的業績是最好的,人緣也是最好的,據說還正在籌錢結婚。
我忽然感覺生命居然這麼脆弱,或許他也有他自殺的理由吧,誰知道呢,每個人都帶著面具,
面具下面是哭是笑只有自己知道。

事情很快就過去了,大家仿佛就像這件事從沒發生過一樣。我原本以為至少會議論一下,
不過他們說的最多的卻是最近的樓價啊車價或者是最近股票大跌之類的,仿佛前幾天自殺的人
就壓根不是這裡的。就連我天天遇見的在這裡發信的大媽,一個最愛和我嘮叨東長裡短的長舌婦
都懶得和人談論,抑或是這事太普通了?員警來過,好像鑒定為自殺,他周圍的人都避之不及,
員警甚至想找個人瞭解下陶炎冰的近況都不知道。

問到他們總是搖著手和腦袋,然後推了推夾在鼻樑上的金邊眼鏡挺廷筆直的西裝去工作了。
而我正在旁邊收拾東西,並且還能幫他們解決些看似複雜但實際上白癡的要命的電腦問題。
時間一晃很快,我在那裡幹了快一個月了,在一個月裡我見過劉宗兩次,他表揚了我一下,
不過很快接著說,由於公司最近財政緊張,原本幾百塊的工資也只能先給我一半,不過他安慰我說,
等三個月試用滿了,正是簽訂合同,工資會提高,我自然高興,雖然每天很辛苦,但好歹還是有些盼頭。

在陶炎兵從我面前跳下去的整一個月的那天,我照例等他們全部離開後開始去檢查電腦和清掃。
由於公司居然發生了有人把部門電腦的配件包括記憶體條啊,硬碟之類的拆回家調換給自己用,
所以所有的主機殼都被上了鎖,想想蠻好笑的,居然也會發生這種事。一直巡視到七樓。

到七樓的時候已經全黑了,不想去開燈,我借著自己的手電筒照明。幫著把地上的紙屑拿起來。
並檢查是否所有電源和窗戶都關閉了。當我要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忽然想到了陶炎冰用過的電腦
好像還沒被搬走,他的桌子也同樣在那裡沒動。我一時好奇,想去看看。
桌子收拾了一下,抽屜已經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了。我隨手翻了一下,用幾張紙,
上面很潦草的寫著,芮,我愛你。

全部都是這句。我無趣的把紙條放回去。看了看他的電腦,似乎只有這台沒有被上鎖,我不知道在想什麼,
居然想把他電腦硬碟拆了下來。因為我忽然對這位和我同姓的人有著很大的好奇。
由於工具不好找,我只有勉強用隨身的折疊剪刀。一邊用牙齒咬著手電筒,一邊用力拆著,
現在想想真是愚蠢,如果別人看到了,還以為我是賊。大費周章一番後,我拆下了硬碟。
並且迅速把工作做完。

我自己並沒電腦,只好拿到一個朋友那裡,他經常在外面鬼混,不過這裡賊很厲害,
所以他也以免費使用電腦為代價讓我幫他看家,我拿著硬碟過去的時候,他正好要出門,
兩下招呼一打,自然是瞌睡遇見了枕頭。我迫不及待的把硬碟連上去,並啟動了電腦。
裡面東西不多,有些文檔,還有些報表。另外還看見一些關於股票的文章,看來他正在炒股。
這些東西我興趣不大,不過卻看見了一個視頻檔,標題是樓。我好奇地點開了。

畫面很黑,過了會有劇烈的搖晃起來。看得出好像是用手提攝像機拍得。畫面裡是白天,
不過應該是黃昏了,畫面帶著淡紅。正好對這那棟辦公樓。旁邊的聲音很清楚,是一個非常有磁性的聲音。
"芮,你看到這個的時候我可能從那樓上跳下來了。我很想很你結婚,真的,或許我們做銷售的要撒很多謊,
但這個絕對不是謊言。不過我沒有辦法了,我只能選擇死,或許你會痛苦,不過好過你和我受一輩子苦好,
你那麼優秀,應該可以找到一個更優秀的男人。

真是可笑,我一直在這棟樓拼命工作,連自己的生命也從這裡完結。就像那條莫比烏斯帶一樣,
我們像螞蟻一樣自以為可以走出去,但一輩子也沒走出這樓。"聲音結束了,鏡頭慢慢轉過來。
真的是他,那臉雖然我只見過幾次,卻印象深刻。科技的力量真是神奇,本來已經死去多日的人,
卻感覺活生生的在那19寸的顯示器裡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