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林口某軍種新兵訓練中心

林口某軍種新兵訓練中心

入伍時期在夏天,那時白天炎熱,但在林口新兵中心的深夜可是非常寒冷的,我們這一連住在一個共有四層樓的建築,一樓是中山室,連長室、輔導長室,二樓是第一排的班排長及新兵寢室、三樓第二排、四樓第三排...而我是第九班隸屬第三排班兵。

        雖然到農曆七月還有幾天,但在夜晚已有許多班兵傳出了許多靈異現象,一位睡在我隔壁,入伍當天就寢時偷哭的一位同仁,就說他半夜去上完廁所熄燈要離開時,被一股擁有冰冷雙手的"人"抓住,且往廁所最裡面拉,但當時廁所已沒人,使盡畢生全力好不容易掙脫了,但從此之後晚餐後他再也不敢喝水,半夜不敢上洗手間了...

      還有許多人在半夜上洗手間時聽到隔壁大眾淋浴間(沒隔間、與廁所互通),有人半夜沖澡,但上完廁所走出來經過淋浴間卻是亮著燈空無一人。

      第四排有個弟兄平常都是大家的開心果兼取笑的對象,常叫他yamaha,有一次有位弟兄在半夜上洗手間看到yamaha從四樓,想要爬到頂樓去,想要爬到頂樓是沒有樓梯的,而是一個算是釘在牆上一個鐵梯,應該算是逃生還是什麼用的吧,逃生梯通往頂樓他是在四樓樓梯旁的天花板上方有個正方型的鐵蓋蓋住,打開還需轉動一個鐵栓,還附上一個鎖(大家家裡有厚度不高的舊鐵門,通常就有附這個鐵栓),那位弟兄大聲求救聲好像女生吵架一樣尖銳,半夜聽來格外恐怖,吵醒了三四樓的同仁,齊力將那位正在爬梯子的yamaha拉下來,但當時很奇怪,通往頂樓的鐵蓋是解鎖且打開狀態,那位發現yamaha的弟兄,看到yamaha當時開始還只是登上鐵梯的姿勢,尚未踫到那鐵蓋,那時鐵蓋卻是開的狀態。

        yamaha的故事未完,正值農曆七月,某一天夜晚,可能才11點左右吧(因我還沒熟睡),對面連隊的四樓的班排長吧?在個人寢室,從對面看到我們頂樓站著二個人,那位班排長向著我們這大樓大喊,救命啊!!有人跳樓了,夜晚中心超安靜的,這一喊大樓間距30~50公尺吧?我想我們連隊者醒了吧,還真的聽的見,我們經歷了上一次事件,馬上衝到鐵梯去拉下疑似要跳樓的人,發現又是yamaha,這時連長也上來了,連長他看起來少說也有四十幾歲,聽說在職場上很黑,很久沒升,還是某梅花階級的同梯,連長不發一語臉很臭,副連這時叫他們班的班長與yamaha,其他人都回去就寢。

        隔了不到一週,對面連的班長,於莒光日當天跑來跟我們班長聊天,其中還聊到說,那天站在頂樓的,不只yamaha一個人,而是還有另一個人同時出現在頂樓,回想起來當天晚上,畢竟夜晚部隊是要熄燈的,只會留下部份照明,但"二個人"說實在的一開始他根本沒發現,只是看了電視有播出光害的話題,心血來潮想看一下中心熄燈後夜晚星空應該會很清楚,就無意發現到這二個人,雖然不清楚,但其中一人感覺好像發著幽幽的光,又有那種空氣在燃燒的感覺,才驚覺不對,這事讓我們很多人聽了立即起了雞皮疙瘩。

        新兵中心中 每梯一營四個連中,要在中心訓練大約近四個月,每連都會輪到一個月的全中心重點哨的戍衛勤務,就是除了自已連隊外全中心的大門側門及重點哨都給你這連顧,但還是要操課,有一天站完大門8:00~10:00哨下哨,回到連隊脫好衣服已10:30左右了吧,已達就寢燈火管制時段了,但我這個人就是不洗澡會很難過的人,就算很恐怖,也沒辦法,偷偷撐到11:00下床去偷洗,當然是偷偷開澡堂最裡想的燈偷洗,洗到一半,沒想到遇到討人厭的輔導長,他還曾禁我假一天(以後有空再說這段),他問我:你不知道幾點了嗎?我回說知道....但沒想到他下一句問:你不怕嗎?這句問了我很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有心裡os,幹!廢話,我預計三分鐘就要洗完衝回去睡,誰知殺出你這程咬金),他叫我陪他走一段路他有話跟我說,從四樓往下,一層一層巡視,在大約三樓時,就問我對面大樓那個電視是打開的嗎?我說是呀(心裡覺得他怎麼突然問這個),他說我知道yamaha的事嗎?我說:嗯!他可能誤認覺得我很大膽,就要求我以後要顧好yamaha,跟在他左右,有什麼問題,馬上回報他,我當然說好(不說好你可能不讓我睡覺,隔日可能整我排五班哨吧),後來也奇怪,yamaha的事件也告一段落,因為我每晚都睡得很安穩,也沒什麼顧到他,也許輔仔找一堆人看著他吧,最後我們終於在9月底全員平安下部隊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