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屍奴 下

屍奴 下

低頭一看,兩隻手抓住了我的腳踝。那是對很鮮豔的手,的確,白的讓人覺得有點刺眼,有點膩,
有點噁心,就如同那過了期的奶油一般。我隨著手臂轉頭看見了手的主人。一個衣衫襤褸,
幾乎是全裸著身體的女孩子,身上有很多擦傷。她低垂著頭,我看不見容貌,但身材很好,
修長而細緻。不過,在她長著長長頭髮的腦袋上,有個碗口大小的血洞,黑糊糊的,把一些頭髮粘在了一塊。

看樣子是被石頭砸的吧。我幾乎無法挪開自己的眼睛了。雖然以前母床的那件事讓我知道了
原來這個世界上真存在一些普通人無法解釋和抵抗的東西,但這次,實在讓我覺得有些許膽怯了。
文克乾淨清晰的臉逐漸變的模糊起來。

"阿正,我回不了頭了。"文克慢慢朝我走了過來,並且抬起左手做了個奇怪的手勢。我感覺身後的人手上一用力,我被猛地的拉了下來來,趴在了滿是碎石的地上。文克蹲了下來,我抬著頭看他。"原諒我,
我拿了你的那本書。"他淡淡地說了句,原來那書是他拿的,想想也是,除了他,
的確沒有其他人有這個動機和機會。

"操縱死者啊,多麼誘惑人的法術。我知道你學習的很快,似乎你很有這方面的資質。
不過你僅僅停留在動物身上。這,就是我和你最大的不同了。你可能認為我對任何事多抱著無所謂
的玩世不恭的態度。其實你錯了。我對任何東西的佔有欲都比其他人要強。只不過我討厭表現出來而已。
"他看了看後面趴在地上的那個女孩。

所有的人,看來都是他殺的了。只是我不明白,為何他要殺人,書裡並沒說練這種東西需要殺人。
"屍體,我需要新鮮的屍體來培養控屍蟲。那書的最後一頁我打開了。上面記載了如何培養控屍蟲
並與之訂立主僕關係。不過,如同養育孩子一樣,控屍蟲需要在人體內繁殖。最後吸幹養分後一條條
從屍體裡爬出來。它們很小,小到甚至和人的毛孔一般大。

最後,大量的控屍蟲可以融合成一個擁有獨立意識的妖怪。這樣,它的主人就可以隨意操縱死者的屍體,
是隨意,完全按照你的想法來。我以為我成功了,可是我錯了。"他說完看了看我,眼神很冰冷。
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雖然開始說叫我殺死他,但從始至終我才是待宰羔羊。被控制的屍體力量很大,
我無法站立起來。而文克依舊站在我面前發表著長篇大論。

"我恨我父親,母親因為生我而死,所以他把所有的怨恨都歸咎與我。在這個學校裡人們都看不起我,
表面的尊敬全是因為他的地位。無論我做什麼,不管成功也好失敗也好,總是會被人提起自己的父親,
我不過是他的影子。而他也很滿足我作為他的附屬品,在家裡我不過是條供他發洩不滿的狗,隨便的打罵,
肆意的侮辱。所以在認識你之前我一直渾渾噩噩的活著。不過你不一樣,你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你是唯一平等看待我的人,你和我談話交流是因為我是文克,而不是因為我是誰的兒子。
但是,我的好奇心害了我,當我把那幾個人殺了後弄出了控屍蟲的胚胎。那些小蟲子在吸幹人體僅存的營養
之後會使屍體腐爛的速度加倍。但那書上卻說要實現真正的控屍蟲,實現有獨立意識的控屍蟲需要
用自己最親近的一個人的身體和意識做代價。"文克忽然站了起來,大笑著,雙手捂著自己的臉。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我的父親。"文克的臉開始抽搐,他用手遮擋住自己的眼睛。"真的,如果可以的話
我會毫不猶豫。可是我發現根本沒用,是啊,但是我覺得他根本就不是我最親近的人。接著我想起了那個
我曾經喜歡的校花,我把那個女孩騙到這裡。推她下了懸崖。下去的時候她回頭望了我一眼,充滿了疑惑,
她甚至聲音都沒叫出來,身體像個沙袋一樣重重筆直的掉了下去,砸在岩石上又彈了起來。

說真的,看著一個活人短短的幾秒死亡過程你會有種很強烈的興奮和刺激啊。她的腦袋撞在了石頭上。
我費了好功夫才洗乾淨血和腦漿。可是依然不行。我的控屍術僅僅停留在短暫的操縱屍體上。你回頭看看,
她的眼睛依然死氣沉沉。真正利用控屍蟲得到的屍奴應該是和常人無異的。"
我回頭一看,那個女孩也抬起了頭。我和她的眼睛恰巧撞在一起。 那不是活人的眼睛。

很茫然,帶著暮氣,死白的眼眶裡仿佛被誰硬塞了個黑色的沒有擦拭乾淨佈滿灰塵的鐵珠子。
就像是蠟像館裡面的人偶一樣。這種眼神,即便沒有頭上的大洞,我也不會認為她是活人。看來文克說的沒錯。
"只有你了,阿正。"文克伸出手,撫摸著我的頭髮。他經常這樣,總說我要有你這樣個弟弟多好。以前我會很高興,但今天我卻下意識的躲避他的手。文克皺了下眉毛,但很快又揚了起來。

"殺了你,就能得到真正的控屍蟲了。可是我不想殺你。但我又收不了手了。員警我全殺了。所以,
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兩人。殺了我吧,辦法我為你想好了,不需要太多氣力和工具,那樣我會覺得解脫。
"文克低頭望著趴在地上的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盒子。"我還沒有改變注意,快,要麼殺了我,否則,
我就殺了你。"他一字一頓地說。我知道,他沒有開玩笑。我平生第二次有了想要哭泣的感覺。
第一次是看見父親殺死了母親,一根根的釘子釘下去,母親的每一聲慘叫都讓我害怕。

而這次同樣,恐懼和痛苦糾纏著我。"盒子裡就是控屍蟲,打開後隨便在我身上劃開個傷口就可以了。
"他拿出一張刀片。把兩樣東西一起遞給我。"拿著."文克帶著命令的語氣說。我顫抖地結果了刀片和盒子。
那個盒子是那種扁平的硬紙盒。結果的時候,我居然可以感覺到溫度和有東西在裡面蠕動的感覺。

文克伸過來自己的右手,他卷起袖子,露出白皙纖細的手腕。"很快的,只需要輕輕劃一刀。"
我沒有下手。文克的臉變得很冷。 忽然感覺到腳踝處的受力加大了,而且又拉開的感覺。
"再給你次機會。如果你再不動手。我就讓後面的屍體抓著你的腿撕成兩片。"文克面無表情地望著我。

刀片從他手腕劃過去了。文克滿意地笑了。細長的傷口迅速走出鮮血。我打開了盒子。一條如普通蠶大小
通體金色的東西飛快的蠕動到傷口上。然後居然鑽了進去。文克的臉一直沒有太多的痛苦表情。他對我微笑著。
"我一直在想給你件什麼禮物。現在做到了。對於你來說,我一定也是最親近的人吧。殺了我,控屍蟲就屬於你了。

沒過幾秒鐘。文克就不會說話了他迅速地栽倒了下來,身上沒有任何傷痕。我身後的屍奴也放開了手。
連忙站起來的我跑到文克面前。 他沒呼吸了。 我來不及悲傷。只聽到很細微卻很整齊的沙沙聲。
就像蠶在啃食桑葉的聲音一樣。 接著。從文克身體旁邊漸漸出現了些小黃點。黃點又合成一根根黃線。
大概半分鐘後。我滿臉驚訝的看著我面前的東西。 大概一尺多長,肥胖的傢伙。

那正是控屍蟲。不過它沒有離去的意思,只是晃悠著姑且稱作腦袋的東西對著我。
我想起來書中介紹過,需要和它訂立主僕關係只需要用自己的鮮血把名字中的一個字寫到控屍蟲的額頭上。
我立即用刀片劃開指頭,用血寫了個正字在它額頭上。正字剛寫完,紅色的字就緩緩的如同烙印
一樣慢慢陷進了控屍蟲胖胖的大腦袋。接著,它便消失了。 不過只要我想讓它出現,它就隨時會出現在我肩膀上。
身後的女屍也迅速腐爛了。

我幾乎是慢慢挪著步子下了山。隨後在山澗發現了大量員警。不過他們都沒死。只是昏睡過去了。
這是文克對我撒的唯一一個謊。我到現在依然認為,文克的靈魂就在控屍蟲裡面。文克的屍體被抬回了
他父親那裡。很快,他殺死多名學生的事也暴光了。因為文克自己把照片在當天就寄給了員警。
文克的父親沒有太多的悲傷之感。

不過以後再也沒人看見過他。有人傳說他瘋了,也有人說他自殺,也有的說他又娶了另外個妻子。
總之,文克就這樣沒了。像每天死的大多數人一樣。這種意義來說,人的死和其他動物的死沒有太多的分別。
或許,陌生人的生死還不如自己養的一隻老鼠或者貓狗的健康更重要。
不過,我會一隻記著他。因為自那以後,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我明白要學會保護自己才能活下去。

所以文克是我唯一的朋友,以前是,以後也是。"黎正說完了。然後閉上眼睛把鼻子以下的部位全部放入水中。
我看了看紀顏,他的臉龐也沒有太多的變化。 "現在,我們算是合作關係吧?"紀顏開口問到。黎正沒有回答,
或許他嗯了一聲,只是水聲太大我沒有聽見吧。 "對了,那本書呢?"我問黎正。他從水中浮起來,甩了甩水。

"不見了,這件事一直困惱著我,唯獨這本書不見了。我去過文克所有可能放書的地方,但一無所獲。
我不知道文克是用什麼辦法打開了最後一頁,當然也不知道上面除了記載如何培養控屍蟲外還記載了什麼。
反正那書就這樣神秘的消失了。" 真是本奇怪的書。

頭頂的鏡妖吱吱的叫了起來,就如同表演高臺跳水一樣。撲通一下跳進水裡,飛濺了我一臉的水花。
然後我看著小傢伙在我面前得意的表演著各種游泳動作。 "它從哪裡看來這些的。"我奇怪地問。
"鏡妖通過你的眼睛可以觀察外面的事物,你看見什麼它自然也學到了什麼。"紀顏解釋道"
像這類妖怪可以隨時使自己實體化,當然,只要它願意,其實你觸摸不到它的。"鏡妖仿佛聽到了,
正對著我面,伸出只有三個爪子的短胖前爪,對著我做了個比出中指的動作。長長的半透明的耳朵得意的晃動著。

我發誓一定要回去好好修理它。"鏡妖是光系的,所以它很害怕寒冷,溫度一低,它自然躲藏了起來。
人體的溫度當然要適合得多。"紀顏拍了拍鏡妖光禿禿的腦袋。 黎正看著我們,我隱約看見他的嘴角揚了揚,
是笑麼,或許我看眼花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