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北京四大凶宅

北京四大凶宅

世界上最著名的四大〝凶宅〞,分別位於有埃及、美國、印度、比利時。然而,在中國的北京市區,也有四大〝凶宅〞的存在。據悉,還大有來頭,秘密很多。因此,如今已成了愛冒險的北京年輕人探險的場所。
自古以來對〝凶宅〞是否真正存在的爭論不斷,但是,有一點不得不承認的是,一旦住進〝凶宅〞的人,往往小則黴運連連,諸事不順,大則重病上身,甚至一命嗚呼,這是目前科學都無法〝解釋〞,但卻實實在在存在的現象。因此,北京的四大〝凶宅〞在經過了百年的歷史後,底蘊製造出不少的傳說和秘密。

第一大〝凶宅〝:朝內大街81號

臺灣《中時電子報》報導,此〝凶宅〞是位在北京東二環朝陽門內大街81號。這幢樓是1900年由當時清朝皇帝賜給英國人建的教堂,但因工期慢,接著又爆發戰爭,而被迫停工。
之後,就是一個國民軍官住在裡面,後來國民軍官逃到了臺灣,扔下了家眷,他的姨太太就在裡面的一間屋子上吊自殺了。據悉,從此以後進駐的人就接連的死亡,文革以後再無人問津,雖然政府部門曾下令拆除此建築,但卻因為有民工無故失蹤,擱置至今也沒再動工。

報導說,該座樓長期荒廢,政府也不准外人入內,從破碎的窗戶可直視建物裡面結構坍塌。當地管理人員稱,該棟建築將在明年進行整建。

報導還說,據一位當地擔任志工的女孩說,傳言曾有一群不怕死的年輕人半夜組團進去探險,期間又來了一批人加入他們。探險完後,隔天卻發現當晚潛入教堂內拍攝的照片無故全失。


二大凶宅:西單小石虎衚衕33號

報導說,這所〝凶宅〞和清代著名小說家曹雪芹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清朝時是右翼宗學府。曹雪芹落魄京城時曾在這裡任教,舉世名著《紅樓夢》就是在這裡誕生的。此處鬧鬼之說可以追述到乾隆年間,紀曉嵐曾形容該地,〝睡後多為魅出,不知是鬼是狐,故無敢下榻其中〞。紅學大家周汝昌曾說:〝院裡的一株棗樹,應該見過曹雪芹〞。

據當地久居的大爺說,在這裡住的人,時間長了都會在夜裡聽到絲竹之聲,夾雜有年輕女人幽怨的吟詩聲。但該處已被拆除,改建成西單商場,只剩那棵棗樹形單影隻地憑弔歷史的傳說。


第三大凶宅:石虎衚衕7號松坡圖書館

元朝時期,松坡圖書館是由討過袁世凱的雲南蔡鍔將軍之名命名,主館曾設在北海快雪堂,由大思想家梁啟超任館長;此地在明代是常州會館,到了清朝初期,又成了平西王吳三桂的住宅,據傳吳三桂的愛妾陳圓圓的芳魂幾百年來都在這條幽深衚衕的升空遊弋飄蕩。

據說民國初年,一位洋車夫路過此地,客人下車後,會鈔後就轉眼不見,只看到一隻清朝大員腦後的孔雀翎在空氣中浮動著漸行漸遠,而車夫低頭一看,手裡的〝袁大頭〞變成了早已廢止的在清朝初年流通的順治通寶……

第四大凶宅:虎坊橋湖廣會館

清代,湖廣會館是大名鼎鼎。光緒年間,這個所在一時風雲際會,在此處下榻清談飲茶聽戲的才子、達人多為名動朝野之輩。尤以此後在菜市口引刀成一快的譚嗣同,以及康梁二夫子最為有名。

此處鬧鬼之說也由來已久,非譚嗣同公歿後方有。關於此地有兩種說法,一種相傳此處是明朝張江陵故宅,張江陵即明代著名改革家張居正,萬曆十一年(1583年)三月,神宗下詔奪去張居正上柱國封號和文忠賜諡,並撤其子錦衣衛的指揮職務。

五月,張宅被查抄,餓死十余口,長子敬修自殺,三子懋修投井未死,保存了一條性命。神宗在刑部尚書潘季馴的乞求下,特留空宅一所,田十頃,以贍養張居正的八旬老母。家中人大多冤死,就開始傳說有冤魂出沒。

另一說,此處建會館之前為一片墳塋,南人稱之為亂葬崗子,後民國初年有佛山大賈斥資建義莊,雇一面如獅的麻風老者看管義莊,也是異狀,待老人在此居住之後,亂葬崗子原來的夜夜鬼哭和磷磷鬼火漸漸少了,直至老人無疾而終,因為其曾患麻風,面目人,從無百姓趕上前搭訕,老人的身份也永遠成了謎。

自老人死後,厲鬼重生,有行止不端或者不孝人家常見牆外無端扔來些石頭瓦礫,並傳來訇罵聲,開門卻杳無一人。從此,虎坊橋一帶,即便單身男子,亦不敢夤夜出行。

不過,報導說,目前有的〝凶宅〞早已消逝在各大商業地產的項目中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