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逢甲大學碟仙經驗實錄

逢甲大學碟仙經驗實錄

這篇文章有點長,所以各位客官請慢慢看^^





這一篇碟仙實錄; 原作發表於1994年, 我在大一(1998)年的時候就讀過了。第一次看的時候覺得沒什麼, 只覺得碟仙和筆仙這玩意蠻神奇的,不過我遇到的同學普遍比較正常,沒有人帶我玩過這個, 一般都是夜遊的時候大夥聚在一起道聽途說多~然而, 我會轉貼的原因是:在1994年的這篇文章, 點出了兩件事情:「民國八十八年」台灣大地震「民國一百一十六年」兩岸統一

台灣大地震就是1999的921大地震, 發生在我的老家-集集, 一次大自然的反撲。兩岸統一民國116年 = 西元2027年, 會在我們的有生之年發生, 接著我們來看故事吧~ps: 馬大哈對於兩岸的觀念沒有任何意見, 只希望在故鄉的台灣人民能安穩及持續進步。



這是發生在民國七十五年三月中的事……..
地點在逢甲大學男三舍309室……有幸的話還可見窗口那張鎮符…..



  那晚是星期四,我看完學校電影回到宿舍,立刻被一股力量往寢室拉,那是大炳的手,他是運動選手,力氣特大;到了書桌前,才瞧見書桌上攤著一張全開的白報紙,上頭已書滿密密麻麻的字,同時也瞧見一個圓繪在紙的正中央,心裡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大炳要我畫上一幅半男不女的像,我依了。隨後我就去盥洗。  待我盥洗後回到寢室,卻被擋在外面進不去了,我試著透過玻璃窗往裏頭瞧,瞧不見,因為被報紙遮住了。敲了門,只聽見裏頭人說「開壇了,待會兒再進來」,只好在外頭乾等。  終於,可以進去看看什麼是「開壇」。儀式很簡單,將碟子倒擺在白報紙中央的圓上,三個人以上的食指放上去,嘴巴念著「碟仙、碟仙請出壇」,等到碟仙離開圓圈,開始繞圈時,可開始詢問問題。但是,請了很久卻不見動靜。直到十一點半息燈後,將蠟蠋點上,在飄移的蠋光中更增一分旋疑之氣,「動啦!」果真,在十二點以後首度移動,卻沒問什麼就請「他」回去。此
時,大炳要求清場,只留下309室的同學,所以,其他七八位同學都出去了。我請教為何想玩碟仙,大炳說「因為七點多時,四位同學在寢室聽錄音帶時,聽見一小段小孩的說話聲,四位同學都聽到了,將帶子倒回去再也聽不到了。」


大炳要求在場三位同學與他一同開壇,且要求請一位厲鬼;好吧!捨命陪君子。
  「碟仙、碟仙請出壇」也許是時間夠晚了,很快地,碟子開始移動。
  「你是神是鬼?」大炳不要命的問。
  「鬼」碟子的箭頭指著紙上的鬼字。
  「你是怎麼死的?」只見碟子不斷繞圈,越繞越快,停在「凶」上。
  「是情殺嗎?」
  「否」
  「那是為什麼?」
  「財」
  「死在什麼地方?」
  「東」此時碟子不再移動,大夥兒緊張了。
碟子沒有自動歸壇,就等於請到的厲鬼仍在原處,就算推回去也無濟於事。
這該怎麼辦?也許厲鬼有太多的怨恨,一時忘了回去,大家開始齊聲「碟仙、碟
仙請歸壇」「碟仙、碟仙請歸壇」不斷地喊下去。天啊!五分鐘過了,也不見動
靜。大家已滿頭汗時,立中覺得用「請」的不如用罵的;果真奏效,碟子逐漸繞
回壇位了。  好險,可以睡覺了,希望別做惡夢。



  可是,第二天………………..
     第二天下午五點半下課後,回到寢室發現大炳與老劉正在燒香,並朝著窗外摹拜,感到好奇;原來他們去買了一個瓷製的碟子和一支毛筆,為了更靈驗,拜的是這兩樣東西。而桌上已攤開一張黃色沒有裁過的海報紙,中間也已畫上與碟子一般大小的圓圈,當作碟仙的壇位。碟子和毛筆既已祭拜過,就將碟子翻轉過來,以毛筆繪上箭頭,充當碟仙的眼睛和手指;除此,也開始我們馬拉松似的工作 ─ 將海報紙填滿中國字;填些什麼字呢?比方:數字、百家姓、相對詞….。由五點四十分左右,輪流寫到九點半才大功告成。有了第一天的經驗,大夥兒只有等到十一點半時息燈後才開壇。本寢室請碟仙的消息已傳遍國貿系,所以,十一點半兩根蠟蠋才點上,就來了一倍的人。大炳和老劉年紀較大,由他們引言,大炳說「我們請碟仙的目的不是問我們的事,而是要研究碟仙的世界,探究碟仙;所以,我們要打破所有禁忌詢問有關碟仙的事;不敢的同學請先離去。」當下就有本寢室的一員離去,往後的日子他都住在別的寢室。聽到大炳的一番說詞,想不害怕也不行了;但內心又想看,所以留了下來。   


老劉點了三柱香朝窗口摹拜,嘴巴念念有詞,然後將香插在窗台的小香爐。
   「開壇」老劉說。
   「碟仙、碟仙請出壇」「碟仙、碟仙請出壇」四位請碟仙的人齊念著。
   「誰來記錄?將請出的時間、回去的時間還有問的問題及答案記下」大炳吼著。
   「我來!」立中接手。


此時,只見碟子已離開了壇位,並開始繞圈,緩慢的繞圈著……咚、咚、咚….有人敲門;


   「先別進來」老劉不知為何請門外的同學稍待。
   「碟仙,請問門外那個人穿什麼顏色的內褲?」老劉問著。
很顯然,老劉想測驗碟仙靈不靈,大夥兒瞎起鬨,只見碟子不繞了,直線衝向海報紙的最旁邊,同時那枚箭投也指向門口,不出十秒,開始在紙上搜尋字,沒想到它是一個字一個字尋找……「綠」。
                 「你可以進來了!」大炳說。
   「把運動褲脫掉!」大夥齊聲說。果然是綠色。
此時,大家全安靜下來了。老劉又尋問了其他可以馬上印證的事,如現場有幾人,姓黃的有幾人,小鬼的女朋有姓什麼….等,全答對了。才開始真正碟仙的探險。


                「碟仙,請問你是神?是鬼?」老劉問。
   「鬼」
   「那你來自何處?」老劉續問。
   「地」
   「你是男?是女?」
   「女」
   「請問貴姓?」
   「牛唐李」
   「姓牛?」小昱不明地問著。
   「否」
   「姓唐?」
   「否」。


這時大夥兒訥悶,碟仙依舊在那兒繞圈子,七嘴八舌之際,
有人突發奇想,「會不會是來了三個鬼?」



   「請問是三位嗎?」老劉破不急待地問。
   「是」
   「你們幾歲?」
   「八十六」
   「請問你們會不會託夢?」大炳問著。
   「會」看到此字,就有人罵大炳瘋了,大炳不管,接著問:
   「所有人都可以讓你託夢?」
   「否」碟仙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託夢。
   「請看這位舉手的同學,你能託夢嗎?」


大炳要求旁邊的一位同學舉手,只見他心不甘情不願地舉著手。碟仙和看門外的同學一樣,滑到海報紙邊『盯』著他『瞧』,然後回去找字。
   「可」當場嚇得他不知如何是好。
   「回去睡覺,趕快回去睡,讓他們託夢,明天來報告」大炳催促著。
   「幾點託夢?」大炳問。
   「二點」看到此,那位同學只得乖乖地回去,只是不知睡不睡得著。
 接著輪到第二位、第三位…………..
   
第二位、第三位…這麼輪過來,就快輪到我了,在我之前已有三人去睡覺了,我還不想這麼早就寢,拜託;「小乖,把手舉起來,快!」大炳這麼命令著。大夥兒的眼神也期待著。後頭還有三人等著宣判呢!勉強舉起右手,第一次感到右手這麼沉重。
   「碟仙,請你仔細看著這位舉手的同學」


老劉說。只見碟子往我這邊衝過來,到了海報紙邊踩了煞車,箭頭指向我,『瞧』了我一會,右開始繞圈。



   「請問這位同學姓什麼?」大炳問。
   「廖」沒錯。
   「他能讓你託夢嗎?」老劉問。
   「否」。


我想死裡逃生就是這種情況吧!而後三位同學中又有一名得先去睡覺。四位同學均已回寢室睡覺後,繼續下一個問題。只見老劉的食指輕觸著碟子,嘴裡將問題喃喃地說出;我真不敢相信我聽到的話,他竟然說:
   「碟仙,請問你能不能附身?」


我想在場的同學應該有一種水深火熱的感覺吧!才逃過一劫又要來了….。幸好人在危急時會有超人的意識,當下
我就說出:「老劉,你自己來,別在問我們了。」你若在場,會發現其他同學流露出感激的眼神。但老劉說:「還得看碟仙能否附我的身再說,不能的話,你們得準備。」



   「碟仙,你能附我的身嗎?」老劉問。
   「能」   「耶!」大夥樂了。
   「現在馬上可以附身嗎?」老劉問。
   「可」碟仙顯然猶豫了一下(碟子繞了一會兒才回答)
   「那我現在離手,可以嗎?」老劉接著問。
   「行」
老劉慢慢地抽手,食指離開碟子時,眼尖的同學可以察覺到老劉正在發抖,但表情故作鎮定;老劉是睡下舖,正對著碟仙的壇位,只見他爬到床上,雙腳盤坐(不知是誰教他,附身得這種姿勢),兩眼閉上,雙手垂下。
   「碟仙,他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進行附身」大炳接手發言。
碟子馬上衝向老劉,在海報紙的邊緣停下,箭頭指著老劉,不再移動。此時,老劉也動也不動地盤坐著。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大夥兒也目不轉睛地看著老劉,生怕會錯過難得一見的景象。老劉、碟仙、大夥兒都靜止在那兒,只有時間不斷流逝……

   正當大夥兒目不轉睛地注視老劉,老劉的眼睛突然張開,一言不發地下了床,沒有人敢叫他,只能看著他回到座位,環視大家,舉起右手說:「幫我問問,我現在能不能回到上頭。」這是什麼問題?大夥兒仍目不轉睛地瞪著老劉,突然有人發問:「你是老劉嗎?」「廢話!!」老劉說著,接著補充說:「幫我問問碟仙,看我能否在加入詢問的行列。」此時,大家才鬆了一口氣,大炳問:「碟仙,請問現在舉手的那位同學能否回來。」
   「可」碟仙已開始繞圈,並回答了問題。
   「為何沒有附身?是不是陽氣太重?」老劉問。
   「否」
   「是不是我精神太好才無法附身?」老劉真會聯想,很想叫他不要出是非題給碟仙回答,要碟仙一個字一個字回答,可是我沒開口。
   「是」碟仙回答。
   「請問你能否附我的身?」大炳搶著問。沒看過這種人,搶著讓鬼附身。
   「能」碟子『轉過頭』看看他,回答說。
   「現在嗎?」大炳問。
   「否」
   「那約個時間吧!」大炳說。
   「三點」
   這樣的結果大夥兒都非常滿意,因為先前「託夢」事件大炳逃過一劫,現在他又自動送上門。此時,大家催促大炳快去睡覺,免得精神太好睡不著;很顯然的大炳也害怕了,他表示沒關係,等一下再睡,再看看能不能請碟仙回答其他的問題,待會兒去睡同樣睡得著。此時,碟子依舊繞著圈子,但速度確越來越慢,老劉問:
   「妳們是不是太累了?」
   「是」
   「謝謝妳們回答問題」老劉還挺懂禮貌的嘛。
   「最後再請教妳們兩個問題」老劉繼續問著。
   「請問中國會不會統一?」好一個政治問題。
   「會」
   「何時?」
   「民國一百一十六年」這回可是一個字一個字指出來的。
   「是怎麼統一的?」老劉追問著。
   「不知道」大夥兒都好失望,不過已經知道大約六十歲時可以看到統一。
   「另一個問題是台灣何時會發生大地震?」
   「民國八十八年」
   「好了,可以請碟仙歸壇了」老劉向其他三位同學說。
   「碟仙、碟仙請歸壇」「碟仙、碟仙請歸壇」四為同學齊聲喊著。
碟子已逐漸歸壇,等到碟子回到壇位時,可發現它竟與原先依碟子大小所繪之圓圈完全吻合,太神奇了。   稍作休息後,大夥兒仍不忘催促大炳趕快去睡,都快一點了,待會兒就睡不著,大炳不依,依舊與大家進行另一次的探險。仍然由老劉持著三柱香向窗口摹拜,口中念念有詞,隨後將三柱香插在香爐,開始請另一位碟仙。只見那煙受窗外風吹的影響,迷漫屋內,碟子在四位同學的呼喚下,也逐漸移動,逐 漸移動,速度很慢、很慢,大夥兒正狐移著;老劉開始發問……..!
   「請問你是神還是鬼?」老劉問。
   「鬼」只見碟子搖搖晃晃地移動,終究回答了這個問題。
   「請問你是男是女?」老劉接著問。
   「男」碟子依然不規則的移動,不像一般碟子會繞圈。
   「請問這個房間現在有幾人?」很顯然老劉已不耐煩這個碟仙回答的速度,而忽略基本資料的詢問,直接測試碟仙的能力。
   「……」這回碟仙讓我們失望了,『祂』沒有回答,只是不斷搖搖晃晃,不斷地延著每個字『看』著。此時,有人提議再回到基本資料的詢問,也許可以了解為何這位碟仙這麼不靈,大夥兒附和著。
   「請問你幾歲?」老劉聽從大家的意見,如此問著。
   「三歲」依舊是搖搖晃晃才回答。一見到此答案,大家都明白了,小時候學走路不就是這德性,只是沒想到碟仙也是這樣;而且三歲的孩子懂什麼,連自己幾歲都得想老半天,所以大家決定請碟仙離開,不要問了,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碟仙、碟仙請歸壇」「碟仙、碟仙請歸壇」四為同學齊聲念著。只見碟子仍然跌跌撞撞地回到壇位,雖然走不穩,但仍然吻合壇位。時間已近兩點半,大家的興致仍然很高,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本寢室發言人老劉宣佈:「今天的探險就到此結束,大炳趕快去睡,請其他同學回去吧!有興趣明天在來。」大家才各自回寢室,順便回去看看那幾位被託夢同學的情況。寢室只剩下六個人,因為一位室友早就到別間寢室避了。          「你們先不要睡,好不好?」大炳向我們要求。
   「等我睡著,你們再睡」大炳見我們沒有動靜,繼續求著。
   「我累了,明天第一堂有課,得早起」阿昇說。
   「我想我們都得上床睡覺,大炳你不要再說話,趕快睡,約會時間快到了」老劉說。
   「你們算什麼朋友,幫我注意一下,看我半夜有沒有飛起來,飛到窗外時,得把我拉回來,拜託嘛!」大炳不安的說。
   「我看這樣好了,我們都上床睡覺,把錄音機打開錄下待會兒的聲音就可,明
 天再聽。」立中說。
六個人全躺平了,我瞄了一眼大炳,他的眼睛已閉上,錄音機也運轉著,希望別出什麼事才好。……………………………………
   
  鈴...鈴...,鬧鐘響了,怎麼沒有人起來按鬧鐘;該不會是...?
    吵死了,我睡在上鋪,爬下樓梯將鬧鐘按掉,睡眼朦朧地朝大炳瞧去,此時阿昇也被吵醒,小昱也坐了起來;「啊!」我心頭一緊叫了一聲,「大炳不見了!」我喊出。小昱與阿昇也被嚇醒。只有老劉仍蒙頭大睡,幸好他有打呼的習慣,不然我一定會去掀開他的棉被,確定他沒事。
      正當三人望著大炳的空床鋪不知如何是好時,聽見有人開門進來,
      「你們都起來了?」回頭一看原來是大炳。
      「你到那裏去了?嚇死我們了」我問著。
      「噓噓囉!好累,我還想睡」話說完大炳就躺下去睡。
    我們三人既已起床,又沒發生什麼事,就各忙各的。時間咻的一下子又過了,又到了就寢的時間了,此刻本寢室又是擠滿了人;很快地,息燈了;窗檯上依舊點著兩支蠟蠋,中間擺著一座小香爐;老劉以熟練的動作點了三柱香,向窗外摹拜,口中並唸唸有辭;就在此刻,我發現桌上多了一樣東西 ─ 冥紙(銀紙),「這要做什麼用呢?」我心中納悶著,也許等一下 就知道了。老劉將三柱香插上香爐後,加入請碟仙的行列,依然是四位同學擔任;而立中仍為記錄者。碟子和往常一樣,在四位同學的『邀請』聲中開始移動,老劉說:碟子和往常一樣,在四位同學的『邀請』聲中開始移動,老劉說:
   「碟仙,請您繞著壇位走三圈。」碟仙照辦了。一如往常,老劉詢問了此位碟仙的基本資料;從基本資料可知,此碟仙為神,已一萬歲了;這對我來說,很神奇,碟仙竟然有神;在場有同學表示,碟仙既然為神,知道的事情應會較多,而且較靈,我們應該多試試;大炳與老劉原本不答應,但看大家臉色也不好拒絕,只好進行測試。


               「碟仙,請看這位舉手的同學。」老劉一邊問,一邊叫坐在左側的同學舉手。碟子衝到這位同學的面前,『盯』了這位同學一會兒,又繼續繞圈;「請問這位同學的女朋友姓什麼?」老劉問。老實說,我們都不知道這位綽號叫小鬼的同學有沒有女朋友;但碟仙卻開始在海報紙上的姓氏區內搜尋,逐字
 搜尋,我想那個箭頭是他的眼睛和手指吧;
   「邱」碟子的箭頭在這個字上停了下來一會兒,又開始繞圈。
        「對不對?」老劉問小鬼。
        「對!太可怕了,我女朋友在台南,他怎麼知道」小鬼膽怯地說。大家一片嘩然,此時又有人提議要『測字』,所謂的測字是測驗碟仙是否知道我們寫在手心的字。大炳要現場兩位同學寫字,然後說:
   「碟仙,請看這位舉手的同學,並請指出他手上的字是什麼?」第一位同學站在大炳後面舉著手。
        「蔡」碟仙經過搜尋後指出。
   「對嗎?」「對嗎?」大家都急了。
   「不對!」第一位同學說。碟仙讓我們失望了。
   「碟仙,請您再仔細看,再說一便」大炳竟要求碟仙重來。
   「菜」碟仙指了另一字。
   「對了」第一位同學說。
   「碟仙,請您看著舉手的同學,並指出他手心的字是什麼?」第二位同學坐 在老劉後面的上鋪。碟仙仍然衝到海報紙邊看了一會兒,開始在字海中搜尋。
   「綠」碟仙指著。
   「不對」第二位同學說。
    「碟仙,請您繼續指出正確的字。」大炳說。
    「綏」碟仙指著。
        「不對」第二位同學說。就這麼一問一答著,直到第四次才答對。
    「緣」
        「這才是正確答案」此時碟仙繞圈的速度突然很快很快。可以發現快到那四位同學的手指都快跟不上了,老劉見情況不對,問說:
     「碟仙,您生氣了嗎?」碟子沒有回答,繞的速度明顯增快,大家稟住氣, 不敢出聲。
        「碟仙,請不要生氣,請緩和下來」老劉說。果然有效,碟子繞圈的行動逐漸緩和,回復原來的速度。此時,大家才領會到碟仙生氣時會加速繞圈。待碟仙緩和了情緒後,沒想到大炳竟找了一張小紙條寫了一個字『相』,放到海報紙中,「碟仙,很抱歉,還是請您看一下紙內寫什麼字」大炳小心的說。
 碟仙的火氣似乎已消,很快地往紙條前進,若不是親眼目睹,也不會相信碟子會 想辦法鑽到紙條的下方;因為大炳是將有字的一面向下,碟仙得將箭頭往紙下鑽才能見著字,很顯然的,碟仙看完之後便指出『相』字來。
   


老劉不願繼續測驗此碟仙的能力,提議請碟仙回去,另請一位『鬼』出來再說。此時有人想起昨晚『託夢』與『附身』的事,就詢問幾位當事人。大炳先發言:「我應該沒被附身吧!我還好好地在這兒,只是覺得很累很累,下午才起床上體育課,精神還是很差;也許被附身了一會兒!」聽到大炳這樣說,我個人覺得他是熬夜又睡太久才會這樣。接著,聽那幾位與女鬼約會的仁兄報告,結果不是女鬼失約 ,就是等到約會時間過後才敢睡;不好玩。就在此時,已把碟仙請回去了。老劉見大家七嘴八舌,請大家安靜;然後又點燃三柱香,面朝窗口說:


   「請路過的神不要進來,歡迎路過的鬼進來…………」老劉不知又想幹什麼,這會兒大家又面色凝重;原先參與請碟仙的四位同學中有一位不敢繼續留任,就由我接手。
   「碟仙、碟仙請出壇」「碟仙、碟仙請出壇」碟仙按照慣例滑出壇位,並開始繞圈。
   「碟仙,請問你是神?是鬼?」老劉問。
   「碟仙,請問你是神?是鬼?」老劉問。
   「鬼」神還真聽話,真得讓鬼進來了。因為要作記錄,所以也問了一些基本資料;此時大夥兒又瞎起鬨,希望比較一下鬼和神那一個厲害;這是一個民主社會,老劉和大炳只好順從,就當今天是測驗碟仙的時間。
   「碟仙,我們要燒點紙錢給你,請問您希望那位同學為您燒?」老劉竟冒出這樣的話,此時我才明白『冥紙』的作用,也怪老劉多事,燒就燒嘛,幹嘛問要誰燒 ;大家的精神又緊繃了。
   「汪」碟仙毫不猶豫地指出了這個字,很顯然的他要姓『汪』的同學為他燒紙錢;在座的同學只有一位姓汪,且他是四位請碟仙的同學之一,所以,他問:
   「碟仙,我要去燒紙錢給你,現在可以離手嗎?」
   「可」姓汪的同學就離手,碟仙也靜止下來;那位同學就拿了一點紙錢到門口點了起來,大家都很安靜,等紙錢燒完後他就回到座位。
   「碟仙,請問他可以回來了嗎?」老劉幫汪同學問。
   「可」汪同學就將食指放回碟子上。
   「碟仙,請問您會不會抽煙?」老劉應大家的要求問著。
   「可」在場有位同學馬上點了根煙遞給老劉。老劉將煙置於桌邊海報紙最旁邊。只見碟子往香煙移動,那箭頭逐漸逼進濾嘴,最後貼著濾嘴;大家都目瞪口呆,雖然不能期待煙會從碟子內飄出來,但已知道此碟仙生前會抽煙,且香煙並沒有熄;此時老劉又問:「碟仙,您會不會渴?」碟子離開濾嘴,回答『說』:
   「會」當場又有人拿我的杯子倒了開水,擺到海報紙上,只見碟仙又往杯子逼近,箭頭又貼著杯子,不動了;原本以為碟子會爬上去喝水,沒想到只有這樣,好失望。剛才那根煙沒抽完,也沒有人敢接著抽,就扔了。
不一會兒碟子又開始動了,大家開始研究杯內的水有沒有減少,我就坐在杯子
 近,箭頭又貼著杯子,不動了;原本以為碟子會爬上去喝水,沒想到只有這樣,好
 失望。剛才那根煙沒抽完,也沒有人敢接著抽,就扔了。
   
   不一會兒碟子又開始動了,大家開始研究杯內的水有沒有減少,我就坐在杯子前面,眼睛沒離開過,我可以對天發誓,水沒有減少;這也證明了坊間的說法,鬼吃東西時,只吸食物的氣,就像『胭脂扣』戲中,梅豔芳吃了一口蘋果就吐血了。
   「碟仙,請問您能在我們的面前現身嗎?」老劉問。大夥兒是又驚又怕,老劉到底想幹什麼,是不是瘋了?那是鬼耶!不是神耶!大家盯著碟仙回的話。
   「可」碟仙指著。……………………………………!   大夥兒看見這樣的答案,不禁打了個冷顫;不過,立刻又回復鎮定,因為一個小小的七人寢室擠了一倍以上的人,鬼大概也無處現身吧!這時老劉問:
   「您是馬上就可以現身嗎?」
   「否」大夥兒可樂了,大概不必看見那種從來沒想過的東西。
   「您是要藉靠東西才能現身嗎?」老劉想像力真豐富,如此問著。
   「是」這會兒大家鬆馳的心情又回復緊繃。
   「鏡子可以嗎?」老劉說的是那面阿昇每天照的鏡子,大概有了靈性了吧!
   「可」大炳將鏡子從阿昇床上拿過來擺在海報紙上,立著。
   「可以現身了嗎?」老劉問。
   「可」你可以想像一下,十五、六個人擠著照一面三吋半大的鏡子是什麼景象,大夥的心情可以說是『既期待又怕受驚嚇』,生怕看到一個提著自己的頭的鬼,嘴巴還會說話,吃東西是往頸子的缺口塞的...不能再想了,看吧!碟仙一如抽煙、喝水,往鏡子衝過去,在鏡子前面這麼晃過來晃過去,那樣子好像是很陶醉的感覺;我佔的位子最好,就在鏡子前面,這麼近,好可怕;可是,看來看去只瞧見了大家的臉,我的臉佔的畫面最多,碟子晃了近兩分鐘,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在鏡中出現;此時,大炳問:
   「碟仙,請問您是否不好意思現身?」這是什麼鬼問題,真是亂問。
   「是」沒想到被大炳料中了;大家是既失望又放心。後來我想,電視、電影  中的鬼除了會現身外,在鏡中是沒有影像的,我猜是這原因,才沒瞧見;也許在大家搶著看鏡子時,他已在我們的身邊現身了。老劉看碟仙大概也累了,就開始請碟仙歸壇;這個碟仙大概因為收到紙錢,所以很快回到壇位。歇了一會兒,像是中場休息,待大夥兒又就定位,老劉又拿起三柱香往窗外摹拜,這次老劉沒有規定得誰才能來,待三柱香插上香爐;四位執掌請碟仙的同學也開始唸著:「碟仙、碟仙請出壇」「碟仙、碟仙請出壇」;這次請得較久,坐在上舖往下鳥瞰的同學忽然說:「看,看那三柱香。」大夥兒往那三柱香瞧,沒什麼特別嘛!那位同學繼續說:「我觀察了幾次,每次碟仙出來時,煙會往碟子上吹,當煙飄到碟子上時,就是碟仙出來的時候。」此時又有人穿鑿附會地說:「我也發現那三柱香燒的長短不一時,請到的就是鬼;若是請到神,會燒得很一致。」我想大概可以去看看香爐裡,所掉下來煙灰是什麼形狀,也許會出明牌!



   碟仙終於動了,同樣地繞著壇位兜圈子,大炳說:「碟仙,請您繞壇位三圈」大炳老愛出奇招,當然碟仙照辦了;老劉仍按照我們請碟仙的規矩,詢問了碟仙的基本資料,知道這位碟仙也是位神,但年紀較輕,上千歲而已;其實每次請碟仙都會問『中國何時統一』與『台灣何時會有大地震』此二問題,就拿前面那個鬼碟仙他回答的答案就有所出入,他說中國九十六年會統一,此與其他碟仙的答案都不同;老劉當然也不例外問了這兩個問題,這位神碟仙的說法與上回曾提過的答案一樣。老劉看看基本問題也問得差不多了,就要求大家安靜,他表示不願再亂測碟仙了,想繼續進行探究碟仙的工作;因此,那四位執掌的同學有兩位不敢繼續下去,所以進行換手,還是按規矩,先問碟仙才離手和參與,我又下海了。「碟仙,我們想把碟子掀開看看,好不好?」第一個問題就非常有深度,真不  愧是進行研究,老劉把我們給嚇壞了。
    「壞」碟仙開始加速繞圈,手指都快跟不上了;顯然碟仙生氣了。
    「碟仙,請息怒」「我們只是問問而已,不掀、不掀」老劉陪罪說。
  
        這時老劉和大炳互換眼色,不知又要出什麼壞點子;果然不錯,老劉說:「我用英語說,五、四、三、二、一,喊到一時四人一同放開手指,看看會如何?」我心裡頭想,為何要用英語,大概覺得碟仙聽不懂吧!
    「Five…Four…Three…Two……One」老劉一喊完,四個人的手指全放開了;糟了,碟子不動了,四人全愣在那兒,當然大家都鴉雀無聲,眼睛盯著老劉和
    大炳,看看該怎麼處理,碟仙不曉得還在不在?…………………!   就在大夥兒驚愕的當兒,老劉說話了。
   「別害怕,我們大概已經可以斷定,碟仙是藉著我們身上的某一股力量與我們
 溝通,也許我們可以稱這股力量為『氣』;現在,我們再一個一個慢慢將手指放回
 碟子上。」
   「小乖,由你開始。」我不知該怎麼辦,只有照辦。就將食指再擺回碟子,沒想到,碟子緩慢地移動,好慢好慢,似乎他的身上有幾百公斤的東西拖著他;我見到這種狀況,就催促其他人趕緊將手指放上來,別讓他只吸我一人的氣,我好害怕;但他們仍不慌不忙地將手指放上來,放上來的同時可以發現,碟子移動的速度隨手指的增多而愈來愈快;這樣我就放心了。可是,碟子仍然愈來愈快,大家都知道,碟仙又生氣了,好快好快,同樣使我們的手指都跟不上了;大炳這回說話了。
   「碟仙,請別生氣,我們只是好奇而已,沒有惡意的。」也許碟仙是一位神,他格比較高,不會和我們這些「人」計較太多吧!速度就慢下來了。
   「碟仙,請問我們可不可以將碟子翻過來看看?」哇!大炳太壞了,碟仙才息怒而已,他就來這麼尖銳的問題,真是不要命;不要命也就算了,還會連累我們。   


                「否」碟仙回答著。
   「如果我們硬要翻過來看,會怎樣?」大炳一定是瘋了。
   「衰」「惡」「敗」「慘」碟仙一個字一個字指出來,然後又生氣了,這回旋得更厲害,所畫的圓大概是海報上所能展現的最大圓了,我們就怕碟子摔出去,請老劉趕快發言賠罪。
   「很抱歉,我們不懂事,冒犯了您,請您原諒,我們不翻碟子,不會翻的,請放心。」很顯然,老劉也緊張了。但碟子卻很快回復原狀,慢下來了,回到正常速度繞圈子。



   「請問碟仙,你知道我們在前一世是什麼嗎?」老劉看情形不對,找了一個比
 較『正常』的話題來談。
   「知道」看到這答案,大夥兒緊繃的心情頓時鬆洩了下來,又激起興致了;搶
 著要知道自己前輩子是啥東西。
   「請碟仙看一下這位舉手的同學,看他前輩子是什麼?」老劉順時針要同學一一舉手,讓碟仙觀看。第一位是那位被叫去燒紙錢的『汪』同學,他坐在窗戶旁,所以碟仙就往那角落衝去,看了他一會兒,又開始移動,用碟子上頭繪的箭頭尋找答案;大家都目不轉睛地盯著,碟仙終於停了下來,箭頭指的是:「狗」喔!原來他上輩子是狗,不知是幹了好事還是壞事,才會投胎做人的。汪同學倒有不同的解釋,他說可能是因為他以前是狗,所以現在姓汪。
   「請碟仙再看這位舉手的同學,看他前輩子是什麼?」這位同學是隔壁寢室的,當時是丙班的班代,碟仙也是看完他後尋字,指著:
   「羊」大家都樂了;紛紛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動物了。不久後,輪到我了,我高舉著手讓碟仙仔細瞧我,瞧了之後,也去尋字;真是沒想到,碟仙竟指出:「人」大家都說我是異類,還是壞事做多了才會回來償債的;因為,所有同學都讓碟仙瞧過後,只有我是人,他們都是動物,家禽家畜之類的,還有一、兩個同學是同類。就當大家興高采烈時,老劉問碟仙一個嚴肅的問題,「碟仙,請問我們請碟仙會不會折壽?」這問題一出,大家的注意力就集中於此,尤其是請過碟仙的同學,更是想知道結果如何。碟仙已開始移動,碟仙的答案
 可能是今後是否繼續請碟仙的關鍵;大家默不作聲地等碟仙的答案…………..
   


大夥兒的眼光隨著碟子的箭頭移動著,最後箭頭指著:「會」;你一定可以想像當時大家的臉色是多麼難看,尤其請過碟仙的同學更被震住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心裡都很明白,不能再請碟仙了;就在這個時候,老劉又發問了:
   「碟仙,請問是會折幾年壽命呢?」
   「十」「八」「二」「四」..「三」碟仙連續指出了好些數字,大家又看得莫明其妙,而且更為害怕;老劉接著問:
   「是不是每個人所折的壽命的長短不同?」
   「是」
   「那可否請碟仙告訴我們每個人會折幾年壽?」老劉問。
   「可」此時又引起一陣騷動,雖然大家都想知道自己會被折幾年壽,但沒有人願意先知道,都想先看看別人的情況如何,有點像等法官的宣判,頗為緊張;大炳看沒有人願意先問,所以就把右手高舉,請老劉代問。
   「碟仙,請您看著這位舉手的同學,他是否會折壽?」
   「會」
   「折幾年?」大炳瞪大著眼睛瞧著碟子的移動。
   「五年」大炳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好像早已知道這結果,又像不敢接受這結果似的;過了大約三十秒,他才說:「沒關係,該誰了。」
   「碟仙,請看看那位舉手的同學,他是否會折壽?」大炳幫老劉問。
   「會」老劉較鎮定,但也目不轉睛地瞧著;大夥兒也不敢發出聲響。


                「會」老劉較鎮定,但也目不轉睛地瞧著;大夥兒也不敢發出聲響。
   「折幾年?」大炳接著問。
   「三年」比大炳還少,按理說應會比大炳多,因為老劉請的次數較多;不過,老劉還是安慰大炳,別太在意。
   「碟仙,請您看看舉手的同學,看他是否會折壽?」寢室內所有的同學大多
 請過碟仙,也一一地詢問了碟仙自己會被折幾年壽,當時大夥兒都不過十九、廿
 歲,就得承受這種折壽的打擊,何況請碟仙才不出三天;雖然如此,大家也只有
 接受。
   碟仙一一指出我們每個人會被折壽的年數,有人高達十年,我想他大概睡不著覺了;我呢?被折了兩年,還可以接受;等到一一問完後,大家又恢復先前的熱絡,開始互相消遣,並研究為何折壽的年數有長有短;大炳先請大家安靜,要 求先把這位碟仙先請回去,再進行討論。所以,我們四位請碟仙的同學帶著沉重的心情請碟仙歸壇。   為何折壽的時間會有長有短呢?大家還是只能猜到一點與民間的傳說較接近的說法,即命的輕重,命較輕的人被折的年數就較多,命較重的被折的年數就較少;然而,按農民曆的計算方式,上述的說法並不盡相符;反正不論如何,已被折壽了;認了吧!   討論得差不多了,有人問起:「還請不請碟仙?」這是一個好問題,有人說別在跟自己過意不去,也有人說反正已經折壽就繼續也無彷,還有人說今天還可繼續,明天就別請了……;意見是如此眾多,老劉突然出聲了:
   「請大家回寢室吧,今天就到此為止;明天如何?明天再說吧!我們要就寢了。」從老劉的口氣,顯然他心中已有打算;待他寢室的同學都離去後,我們問老劉:「還請不請碟仙呢?」
   「當然,別忘了我們請碟仙的目的是要了解碟仙的世界,當然得付出代價。」
   「你們不想繼續嗎?」老劉接著問。
   「我只想在旁邊看。」我和阿昇如此回答著;別笑我膽小,我真的很珍惜我的性命。
   「我奉陪到底。」大炳和立中回答著。
   「我看著辦。」小昱有技巧地回答。
   「既然如此,明天照常開壇;睡吧!很晚了。」老劉說。
   吹息了窗邊的兩根臘燭,寢室陷入黑暗之中,我仰躺著,雙眼盯著天花板,內
 心是何等地紊亂;但想到明天仍有日子得過,趕緊閉上眼睛,不再胡思亂想,也希
 望別作惡夢。…………………………………………….

  算一算日子,今天已進入研究碟仙的第四天,昨晚的事情大夥兒都不斷討論著,也想知道敝寢室今天還請不請碟仙,所以,一大早就有同學往我們寢室闖,想知道我們的決定;當然不會令大家失望,今天晚上照常開壇。中午時獲知大炳班上有四位同學想來觀摩我們的壯舉,所以今天開壇的時間得提前到晚上九點半,為得是要配合女生宿舍十一點關門的限制;有了昨天的經驗, 不知今天晚上會有多少人來旁觀。
   
        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那位從一開始就搬到別寢室睡的同學突然回來了,他表示聽說我們可以請碟仙託夢,他想請我們幫他一下,他母親過世後不知過得如何,他想知道,看我們是否能找到某位碟仙肯幫他找尋母親來託夢;聽他這麼一說,我們也想幫他,但只能盡力而為了。桌上的鬧鐘已將近九點半了,老劉和大炳帶著四位女同學也到了寢室,四位女同學中有兩位母親過世不久,也想知道她們的近況;我想今天晚上會比昨天氣氛更糟。




九點半了,老劉要求將電燈關掉,也許這樣比較有請碟仙的氣氛吧!電燈切掉後,我們再把兩根蠟蠋點燃擺在窗台上,將海報紙攤開準備開壇;也許大夥兒都接到消息,今晚提前開壇,整個寢室除了增加四名女生外,又擠進不少人;為了測驗碟仙是否會受到人的意識左右和碟仙是否會受到人的意識左右,大炳徵求在場不認識此四名女生的同學擔任請碟仙的工作,沒想到還有人肯;當下就請這四位壯士就座,開始進行今晚的探險。按照往例,由老劉燒三柱香朝窗口摹拜,將香插在香爐後,四位同學齊聲:
    「碟仙,碟仙請出壇」「碟仙,碟仙請出壇」碟子就在香煙裊裊中滑出了壇位,四位女同學不約而同地發出輕呼;其中一位女同學已爬到上舖朝下瞧了。
    「碟仙,請問現在寢室內有多少人?」老劉要其中一位執手問。
    「十七」大夥兒忙著數人頭,果然不錯。
    「碟仙,請把女生的姓一一指出來」老劉接著要求如此問。
    「蘇」「周」「顧」「劉」就在碟仙指出第一個姓的當兒,認識此四位女孩的同學都知道,沒有一位是姓蘇的,碟仙可能誤認了;而那四位不知情的執行手在碟仙指了四個姓後,就回頭用眼神問我們對不對;就在這時候,碟子並未停止尋字,最後停在「陳」;現場有幾位被搞得一頭霧水,尤其是那四位負責請碟仙的同學更
    是莫名其妙;還是老劉採取行動,總不能在四位專程來看碟仙的同學看到碟仙失靈 ,所以請一位同學讓位,讓他去和碟仙對談。
      「碟仙請看一下舉手的同學」老劉舉著手。


          「請問他現在可以加入了嗎?我可以離手了嗎?」
           「可」老劉馬上和那位同學換手,大家也想知道老劉想做什麼。
           「請問碟仙剛才所指的第一個姓是誰?」因為後四個姓都對了,只有第一個姓不對,除非……。
           「她在哪裡?」老劉不等碟仙回答又插口問。
           「裏面」
           「寢室裡面?」
           「是」大家你望我,我望你,不知碟仙搞什麼鬼。
     「她從那裡來?」老劉問。
     「地」大夥兒都倒抽一口氣,可以發現在場的四位女同學已漸漸往男同學身上靠,不說別的,在場的男同學也被震懾了。
          「是鬼嗎?」老劉問得可真直接;大夥兒已一頭冷汗了,直往四周瞧。
          「是」這時有東西抱的同學就緊抱著東西支撐著,靠牆的同學就貼著牆,生怕 遭到背後偷襲。
          「是你帶來的嗎?」老劉緊接著就問。
     「否」啊!難道早就在寢室,只是我們都沒有察覺,想到這裡就渾身發毛。
          「你能否將她請出去?」老劉如此問著,大夥兒也期待一個肯定的答覆。
          「可」碟仙回答後,就不在動了;大夥兒也鬆了一口氣,可是等了一會兒,碟子仍舊停在原位,不知碟仙能不能請得動那位『妹子』,因為此碟仙的基本資料顯示,他是一位神,神不知請不請得動鬼?也許得花較多的時間溝通吧!碟子依舊指著「可」字,一動也不動,大家鬆洩的心情又開始緊繃了起來。…………….

   老劉看情況沒有改善,碟子仍然靜止不動,遂開口問碟仙:
   「請問您將『她』請出房間了沒?」沒想到,碟子依舊靜止不動,這種情況很嚇人,令我想起先前我們請惡鬼請不回去的情形;大夥兒也默不作聲,對於這種拿捏不到的狀況,沒有人敢有奇怪的想法與作法。過了不久,碟子終於開始滑動,回復繞圈的行動,老劉趕緊問:
   「請問您已將『她』請出去了嗎?」
   「是」頓時寢室又熱鬧起來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也不約而同地朝窗外瞧去,
 看不見什麼的,在房裡就看不見,在窗外當然更看不見囉!
   「請碟仙看這位舉手的女同學!」站在一旁的顧同學已高舉雙手,碟仙一如從前將箭頭旋轉過來,朝她衝過來,在海報紙邊停住,正瞧著她;我們已很習慣這種情況,但她是第一次看見,所以表現得非常驚異,就像是被人正眼瞧一樣,看她的表情似乎不太舒服。
   「請問她的母親姓什麼?」老劉在尋問她母親的近況前,不忘再測驗碟仙一下。
   「陳」碟仙指出。
   「對不對?」老劉回頭問,大夥兒也用眼神問著。
   「不對喔!」那位顧同學覺得碟仙好像不準,帶著微笑地回答。其他人也覺得奇怪,今天怎麼會這樣。
   「請問她的母親是投胎了嗎?」老劉的反應還真快,聯想力也夠豐富的了。
   「是」哇!又被老劉猜中了,我們姑且不論人是否真會輪迴,就拿碟仙將她母親的姓指錯這件事來說,也許碟仙沒錯,因為投胎在賴家,自然就會姓賴,還說得過去。
   「幫我問問碟仙,我媽現在過得好不好?」那位女同學急著請老劉問。
   「碟仙,請問她母親現在過得好不好?」所有在場的同學心中期待的答案應該都一樣,希望碟仙的回答是肯定的,包括四位請碟仙的同學在內,都有這樣的想法;不過,大家還是很怕有負面的答案,所以都屏息以待。
   「好」碟仙答。這時大家都鬆了一口氣,顧同學也露出笑容。
   「碟仙,請看著那位舉手的同學!」周同學因為剛才的狀況已爬到上舖了,所以,她在上舖舉著手,不知碟仙能否瞧見她。碟仙聽老劉一說,仍然和從前一般,上前瞧她。
   「請問碟仙看見她沒?」老劉仍不放心地問,怕碟仙沒瞧見。
   「有」
   「請問碟仙,她的母親姓什麼?」
   「賴」
   「對嗎?」大夥兒的目光又轉向這為女同學。
   「對」這會兒對了,以碟仙先前的說法,我們判斷她的母親仍未投胎轉世。
   「問問她現在過得好不好?」周同學也急著想知道她母親的近況。
   「請問碟仙她母親現在過得如何?」老劉馬上問。同樣地,大家的心情又緊張了
 ,還是害怕有什麼意外的答案。


                「好」只見周同學緊繃的臉龐已露出笑容,大夥兒也鬆了一口氣。事後我們認為,也許是大家都有共同的想法,希望答案為『好』,尤其是請碟仙的四位同學有共識時,大概會影響答案;當然,我們當然答案是真的。
   
   這回請碟仙也折騰得差不多了,就說要請碟仙歸壇再送女孩們回宿舍,所以,
   「碟仙、碟仙請歸壇」碟子緩慢滑回壇位,這種情況我們都熟悉,但對四位女同學而言,卻是新鮮事;所以,看得入神,我們也覺得有趣。碟仙也請回去了,女孩也送回宿舍了,老劉看看時間也不早了,也不願那位特地回來想請我們幫忙的同學失望,所以,再度開壇。
   這位同學姓謝,他表示先前會離我們而去,是因為他覺得碟仙很邪門,而且他母親已過世,不願碰觸這些靈異的事;現在會回來是因為聽說我們可以請碟仙託夢,所以來看看能否為他請碟仙。
   也許是因為請碟仙會折壽,請碟仙的次數也減少,這回主要是為了謝同學請的;當寢室息燈,蠟蠋點燃後,老劉手持三柱香向著窗外摹拜,口中唸著:
   「這是今天最後一次請各位,有意與我們溝通的過路鬼神都歡迎。」
然後,將香插在香爐,與另三位同學坐下,開始請碟仙。
   「碟仙、碟仙請出壇」「碟仙、碟仙請出壇」只見煙撲向碟子,同時碟子緩慢滑出壇位,和往常一樣,老劉先詢問碟仙的各項基本資料,並將碟子滑出的時刻記下;
當問出碟仙是『鬼』時,老劉請謝同學到寢室門口去燒些許紙錢,謝同學照辦了。
   「碟仙,請看著這為舉手的同學」碟仙馬上過去瞧他。
   「看清楚了沒?」老劉接著問。
   「有」   「問他看過我母親沒?」謝同學請老劉如此問,老劉照辦。
   「有」真令人驚訝。
   「她在附近嗎?」老劉接著問。
   「否」
   「你現在能找她來嗎?」老劉還真幫忙,原本只想請碟仙託他找到謝媽媽託夢,現在竟想直接請她來。謝同學一聽也激動了起來,我不知他的心情究竟是如何,只能緊握著他的手。
   「能」碟仙出人意料的回答。大夥兒一瞧見這種答案,也想知道結果,都安靜下
 來了。
   「碟仙,你現在就要去找她了嗎?」
   「對」話一說完,碟子又停止不動了,我們又得乾等了,不過這回不怕了,因為
 碟仙不是和神對抗。…………………………………….!
   等了好一會兒,碟子終於在大家的期待下緩慢地滑動了,老劉不等碟仙繞完一圈
 就問:「請問您是否將他母親帶來了?」謝同學目不轉睛地等待碟仙的回答。
   「否」碟仙的答案讓大夥兒失望了。
   「她不肯來嗎?」老劉這個問題問得不甚妥當。
   「否」
   「沒找到?」
   「對」碟仙給了我們較能接受的答案。
   「那能否請您等一下再幫他找一下?」老劉不死心地問。
   「能」
   「若找到的話,請她今晚託夢給這位舉手的同學。」老劉邊說邊將謝同學的手舉起
 。
   「可」碟仙依舊很夠意思。
   「謝謝」謝同學語帶感激地謝謝老劉,而老劉也幫他向碟仙說聲謝謝。
   「碟仙、碟仙請歸壇」「碟仙、碟仙請歸壇」老劉表示一天不要請太多位碟仙了,所以今天也就到此為止了。或許在得知請碟仙會折壽後,縱使還有繼續了解碟仙世界的勇氣,但總還有些顧忌,畢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


隔日,已邁入研究碟仙的第五天,雖然大家都知道折壽的事,但仍樂此不疲,每到晚上十一點半息燈後,仍一窩蜂擠進我們寢室,來看看是否有更驚人的發現;而我個人 晚上十一點半息燈後,仍一窩蜂擠進我們寢室,來看看是否有更驚人的發現;而我個人已較不熱衷了,尤其我班那一陣子有平時考試,所以拿了個露營燈在一旁挑燈夜戰;雖說較不熱衷,每每有高潮時仍不免會被吸引過去。
   「乖乖,趕快過來看;別看書了,快!」立中叫得好急,我立刻放下課本靠過去。
   「這位碟仙是神,已有一萬多歲了。」老劉說。
   「隨便問個問題,讓小乖瞧瞧有什麼不一樣。」大炳說。
   「請問碟仙,中國何時統一?」老劉問這個每次必問的問題。
   「一一六」碟仙答。就在此時,我發現這位碟仙與眾不同之處了,一般碟仙回答一個問題後就會不斷繞圈,等待下一個問題;這位碟仙不同,他回答每個問題後一定依續指出『風』『雨』『雷』『電』『陽』『劉』『神』等七個字,並且在指完『神』字後,就一直停在這個字;真是太玄了,而且履試不爽。
                 「那個『劉』字會不會是指老劉啊?」我小心地問。
   「會嗎?」老劉回頭看著我。
   「問問看嘛!」大夥兒催促著。
   「請問碟仙,那個『劉』字是不是指這位舉手的同學呢?」大炳代老劉問,老劉舉著手。
   「是」這下可精彩了,是不是暗示什麼呢?
   「請問碟仙是不是要告訴所什麼?」老劉按奈不住了,自己發問。
   「是」碟仙如此回答,老劉更緊張了。
   「我會倒楣嗎?」老劉不安地問。
   「否」
   「我以後會從事什麼行業呢?」老劉可能太過緊張,胡亂問。
   「商」
   「我大學會畢業嗎?」老劉不知為何要這樣問。
   「會」
   「這樣我就放心了。」老劉對我們說,這下我們才知道老劉擔心的是什麼。
   「問碟仙為何要特別指明你呢?」我又發問。
   「請問碟仙,為何單獨指出我呢?」老劉問。這回碟仙並未答覆,但碟子從『神』字開始滑動,又重覆著先前的字,只是在『劉』字後頭又加上了『廖』字,最後又回到『神』字不動了;這回我們不止不解,又有兩人的心被懸吊在半空中了,大炳和我都姓廖,不知碟仙指的是誰,還是都指;想到這兒,有種莫名的寒意由心中散出。
   「碟仙,請問剛才所指『廖』字是指這位舉手的同學嗎?」老劉問,我先舉手。
   「否」很顯然的,是指大炳;但為了保險起見,大炳要求在問一次,由他舉手。
   「碟仙,請問剛才所指『廖』字是指這位舉手的同學嗎?」老劉不厭其煩地問,因為這位碟仙回答後,一定得指完七個字才會停止,想問下一個問題得等上一些時候。況且,這個『廖』字就出現那麼一次。
   「是」這下換成大炳緊張了。……………………………..!   大炳要求繼續問有關他的問題,老劉也想知道為何寢室那麼多人碟仙不提,光提他們兩個,情急之下竟如此問:「請問碟仙,這位舉手的同學會發生什麼事嗎?」沒想到,碟仙理都不想理,好像當作沒聽到似的,仍然指著『神』字不動;這下可急壞大炳了;大炳也問了和老劉類似的問題:「請問會不會被當掉呢?」我心裡想碟仙曉得什麼叫做『當』嗎?大炳的問題會不會太艱澀?
   「否」沒想到碟仙如此回答著,也同樣地重覆指完那七個字才停下來。
   「這樣我就放心了,反正不會被退學。」大炳說。也許在大炳的內心中,被退學算是天下最嚴重的事了。
   


老劉看這麼問下去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也就不再追問下去;我看也沒有什麼更特別的狀況,就不再看下去了;而老劉也認為這位碟仙大概在暗示什麼吧!只是我們猜不透,所以也就不再發問,碟仙也就被請回去了。今天也就在大家一陣狐疑下結束碟仙探險,大夥兒也抱著一顆不安的心回到各自的寢室睡覺,尤其是老劉和大炳更是討論了一會兒,互相給了一個正面的理由『沒事的,碟仙也沒說會發生什麼事』,才進入夢鄉。   


一大早醒來就聽見老劉提到他們班上今天晚上要辦舞會,因為班上有太多人沒看過我們請碟仙,所以要求老劉和大炳將請碟仙用的整套用具帶到舞會場地,現場表演給他們看;我聽得迷迷糊糊地,又矇頭大睡,心裡只是納悶:『老劉是不是忘了昨天的警示了?』不管了,繼續睡。   


晚上,一個人吃完飯後按原訂計劃到學校育樂館看電影,八點鐘有一場,從宿舍到育樂館只需不到五分鐘的路程,但為了要搶好位子,提早了廿鐘出發;行經女教師宿舍前的一片小林子時,發現在幽暗的林內有人不知在燒什麼,特地瞧了一下;林內的人也望向這邊,我看不清楚是誰,所以就轉身就走,趕去搶好位子。
   「乖乖!」聲音來自林子。
   「誰啊?」我停下腳步問道。
   「我們啦!」是老劉和大炳的聲音。
   「你們在做什麼?燒什麼東西?」我仍站在原地問。
   「碟子摔破了!我們正在埋,為它燒紙錢!」
   「喔!」聽到這種事,心裡只是一愣,沒什麼特殊反應,想起要去看電影,說
             「我要去看電影,回來再談,小心點!」
   「回頭見」我和他們道別後就看電影去了。

   回到寢室,整個寢室都熱烈討論碟子摔破的事情;我呢?還是先去盥洗後再加入討論的行列才是,否則又不知得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洗澡;不過,大夥兒已將昨晚最後一位碟仙的特殊狀況與碟子摔破的事件聯想在一起,因為碟仙每回都會指出『劉』這個字,而且也表明此劉就是老劉。我盥洗後回到寢室,聽老劉陳述碟子摔破的經過。

   「我和大家到舞會會場去佈置,手上提著裝碟子和海報紙的塑膠袋。」老劉說。
   「怎會掉了?」我問。
   「我也不知道,我很小心啊!我要幫忙搬椅子,想把塑膠袋放在旁邊的椅子;沒想到手一滑,塑膠袋就掉到地上了。」看老劉的表情,似乎還不能接受塑膠袋掉落的事實。
   「那你們就把它埋了;聽說用來請碟仙的碟子是不能摔破的。」我說。
   「對啊!我也聽說了,只是不知會如何?」小昱說。
   「我認為昨天最後一位碟仙已明白指出老劉今天會摔破碟子,只是我們無法得知。」立中開口說。
   「那他也指出大炳,該做何解釋?」老劉問。
   「我就不知道了!」立中無言以對。
   「你們認為『風』『雨』『雷』『電』四個字有什麼意義呢?」我又問。
   「那當然是今天半夜會刮風、打雷、下雨、閃電嘛!」立中想像力真豐富。
   「我不信,若是刮風、下雨也就罷了,如果還打雷、閃電的話,我就從這裡一路跪拜到台中火車站。」大炳此話一說,大夥兒都愣住了;他是不是瘋了,亂下承諾,萬一... ;他不就得去跪拜,否則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大炳,何必下那麼重的誓呢?」老劉說。



「沒關係的啦!你們想想嘛!平常的日子就多少有刮風的機會,不管大小,每天都會刮那麼幾回吧!再說,這幾天陰晴不定的,也下了不少次毛毛雨,當然『風』『雨』都有可能,而打雷閃電在這個時節、這種天氣不太可能發生吧!不會那麼準的。」大炳還若無其事地為自己的說詞辯解。

「那祝你好運囉!」我和小昱祝福著。
「老劉!老劉!電話!」寢室外頭傳來陣陣喊叫聲。
「喔!來囉!」老劉答話後就衝出去接電話,電話在每一層樓的樓梯口,所以得用跑的,免得斷掉。
「大炳,你為何不說跪拜到校門口就好了?不是比較好辦到嗎?」立中還不放過大炳,追問著。「說台中火車站較能突顯出打雷閃電的不可能性,也能加強我的看法啊!」大炳仍為自己的看法辯護。
「誰打來的?」大炳見老劉回來了,問道。

「我們班的女孩子啦!和我一起到女生宿舍去,她們有東西要給我們。」老劉說。老劉和大炳說完話就離開寢室了。從這裏到女生宿舍的距離較到育樂館還短,也因為女生宿舍快到門禁時間了,他們兩人不一會兒就回到寢室。

「哇!這些都是誰的啊?」我看見老劉和大炳手中塞滿了護身符、平安符、鎮宅符等,種類太多了。「小乖,這個給你」老劉拿了一個可以掛在脖子上的護身符給我;接著也給其他室有一人一個,大夥兒拿到護身符並沒有立刻掛上;

「掛上啊!免得半夜出什麼事。」老劉一邊將手上那一堆符往自己的身上褂,還將其他的符貼、掛在他的床舖上方,環繞著他的床舖;他邊掛還邊說明這些符的來處;原來這些符都是那天來過寢室的周同學借他的,她祖母常帶她到全省各個廟宇拜拜,每回都求當然很多,只希望老劉能度過這個晚上。

「好吧!繼然她這麼有心,大家就掛上吧!」大炳說。我心想,老劉自己有那麼多符保護,就算是有髒東西想接近他也相當困難,也許會轉移目標,還是把護身符戴上較保險,至少多一層保障。


「老劉,留一張貼在窗的樑柱上,也許可以鎮宅喔!」立中說。老劉就留了一張貼在窗口樑柱;這時我才發現紗窗已被蠟蠋燒出兩個洞了,難怪這一兩天蚊子較多。

這麼折騰了老半天,大夥兒也累了,反正碟子也摔破了,大家只好早點休息;幾個晚上都沒有好好睡覺了,今天突然要早睡,反而頓時覺得生活失去了重心,不太能睡得著;所以大家還聊了一下。

「你們警覺性可得高些,免得晚上我出了什麼事,沒人理我。」顯然老劉怕了。

「你放心,你身邊那麼多符,連活人看到你睡在裡頭,都不太敢接近呢!」大炳還尋老劉開心。

「呸!呸!呸!別觸我楣頭。」老劉反擊。

「老劉,你放心;快睡了。」立中說。而我緊緊握著那幅護身符,沒有說話,慢慢睡去。

鬧鐘響了,大炳起身按了鬧鐘,也許昨晚睡得覺久,今天就爬得起來;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看老劉還在不在,只見老劉端坐在床上,坐在那掛得滿是符的床舖上頭,兩眼睜開地望著我們。

   「我看到閃電,也聽到打雷了。」老劉突然說。
   「沒有啊!」我邊說邊看向窗外,窗外除了飄了細雨外,並沒有閃電啊,也沒有聽到雷聲,老劉該不會....。
   「有,昨天晚上我睡不著,突然閃電打雷,我看了手錶,是兩點五十八分。」老劉說。
   「真的?」我們異口同聲地說。
   「你別亂說喔!你一定是想騙我去跪拜,對不對?」大炳說。
   「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沒亂說,而且我幹嘛騙你,你去跪拜我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告訴你,是給你一個心理準備。」老劉慢條斯理地說。
   「我不信」大炳還是不接受。老實說,我也不太相信,他們常互相捉弄。
   『咚』『咚』『咚』有人敲門。由門上的玻璃窗口看出是305室的同學。
   「請進!」我說。
   「大炳、大炳,你慘了。」他一進門就衝著大炳吼著。
   「什麼慘了?說清楚!」大炳火了。
   「昨天晚上我起床上廁所時,看見閃電,還聽見雷聲喔!」
   「幾點?」老劉問。
   「大概三點吧!」
   「大炳,你聽聽看,我沒有騙你吧!你準備去跪拜到台中火車站吧!」老劉向大炳示威。
   「沒關係,我可以請一輛計程車載我到火車站,我一路上都用跪的,不也一樣」大炳就是死鴨子嘴硬。
   「好主意,什麼時候要去,我和你一起去。」立中興奮地說。
   「說說而已,別當真喔!況且,前天晚上碟仙也不過指了一次我,也沒有說要什麼時候去;再說,可能是碰巧罷了。」大炳似乎不願去履行他的誓言。

也許真的如大炳所說,碟子摔破後的幾天都沒有什麼特殊事情發生,而且大家也似乎沒有忘懷碟仙,大炳班上更將碟仙搬上英語會話教學演短劇,也不知道碟仙的英文該怎麼稱呼;不論大家有什麼舉動都不打緊,只要不請碟仙也就不會再發生任何事了;可是不到一星期,對面寢室的同學來向我們借那張海報紙;

   「我們買了一個新碟子,向你們借壇位。」我班綽號小鬼的同學說。

   「有何不可,反正我們也不再碰碟仙了。」老劉說。

   「謝謝!」

   「等一下,你們什麼時候開始請碟仙。」老劉突然問道。

   「今天晚上,和你們平時的時間相同,不過我們可是不會去玩弄碟仙,只會問我們的事。」小鬼說。

   「喔!那我要去看看。」大炳說。

   「我們不怕摔破碟子,因為我們買塑膠的。」小鬼向老劉示威。

   「好啦!別糗我們了。」大炳說。

   「那晚上見了。」我說。

   「歡迎。」

   好不容易捱到晚上,又到了開壇的時候了,只是地點換了,得到對面寢室參觀,而且發號師令的也不再是老劉了;約了老劉、大炳去看看他們的情況,老劉和大炳興致勃勃地一同出發。

一到了那兒,發現大夥兒已經圍成一團,還是那些老面孔;大家看到兩位摔破碟子的主角出現,也不知該說什麼,就讓了一點空位給他們,而我站在人群後面;這時候,碟子已經出壇,不過他們不再詢問有關碟仙的任何事,所以也不知道碟仙是神是鬼,僅詢問有關自己的未來或過去的事情,諸如會有幾個女友、以後會從事什麼行業等瑣事。老劉大概看不下去了,突然插嘴道:

    「能否讓一個位子給我,我想親自問一些問題。」

    「好呀!不過得小心一點。」小鬼叮嚀著。

「碟仙,請問這舉手的同學可以加入嗎?」老劉已熟練地舉著右手,等待碟仙答覆。

「可」老劉站著將右手食指輕放在碟子上。

「請問碟仙,我摔破碟子會有不良的後果嗎?」原來老劉還是很擔心。

    「會」

「會不會畢不了業?」老劉最擔心的大概是這個吧!

   「會」這下子大夥兒全安靜下來了,注視著老劉的表情。

「你是不是在開玩笑?」老劉不願相信,所以如此問著,看是否有一線希望。

「是」碟仙回答後,似乎很愉快地繞著圈;而大夥兒也哄堂大笑,連碟仙都有幽默感,老劉也開懷大笑。可是,一旁有位仁兄可不怎麼愉快;

   「老劉,幫我問一下,是不是真的要去跪拜?」雖然嘴硬,大炳也擔心了好幾天。

「請問碟仙,這位舉手的同學是否必須去履行他的誓言?」老劉問著,大炳很認真地舉著右手。

「是」

「不去做會怎樣?」老劉問。

「衰、楣」

「問問看什麼時候得去做!」大炳要求如此問,老劉照辦。

「一星期」大炳面無表情。

「請問碟仙,我可以離開了嗎?」

既以解除心中的疑慮,老劉如此問。

「可」

老劉的手指離開了碟子。然後向小鬼道謝,我們三人就回到寢室了。

「大炳,你真的要去跪拜嗎?」我問。

「不要。」大炳毫不考慮地說。

「最好想個兩全齊美的辦法去做才好,我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老劉勸他說。

「沒關係,命是註定的,但運卻掌握在我們手中。」大炳說。

也許正因為如此,在一年級結束時,再也沒有發生過任何不愉快的事,只不過在學期結束得搬出宿舍時,再也找不到那本記錄所有請碟仙的筆記了,問了好些人,都沒人看見沒人帶走,就連那卷原本想錄大炳附身而只錄到大家睡覺翻身聲的錄音帶也不見蹤跡;大概是搬家時,有人沒注意就弄丟了。碟仙的事件也隨著時間的經過,逐漸在大家的記憶中沖淡了。

上了二年級,大家不住一起,偶而才會聚一下;大炳和老劉是丙班,我是乙班,立中是甲班,只有大炳較常碰面,因為他和我都加入系學會,他還是體育組的組長;整個上學期也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可就在寒假中的某天接到大炳的電話;

「碟仙的話應驗了,我沒去跪拜,我被三二了。」大炳說。

「啊!你不是都和老師說過了嗎?」

「對呀!全部的老師都說要幫我,可是不知為何如此慘。」

「那你以後怎麼辦呢?」

「考插班吧!」

「也好,加油囉!」只能如此安慰他。

之後,就不常見到大炳,偶而看到他領著他組的Eagle籃球隊出現校園內,除了這種機會,就很少看見了;他沒考取插大,大概沒有繼續升學;還聽說他開了家茶藝館,好像也收起來了。現在,不知人在何方。老劉呢?他只比大炳多待一些時日,在三年級時因統計三修不過被退學,他要去三修前,大夥兒都勸他等一個學期再說,因為快要廢除三修不過退學的規定了,他不信他沒法子過,所以就修了;雖然,連統計助教都覺得他被當得不可思議,可是事實擺在眼前,沒有補救辦法,只得走上插大一途。也許是老劉較用功,他考取了逢甲銀保和中興農產運銷;聽說去讀中興了,以後也沒有他的進一步消息。

其他人呢?過得都不錯,至少都是在逢甲國貿畢業,阿昇現在萬通銀行,立中也成家了,小昱也在台北混得不錯;我呢?當然也沒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否則怎能寫這故事呢!故事的結局也許過於平淡,沒有激情;因為事件的發展就是如此,本人不願杜撰莫虛有的情節。

最後,建議有興趣請碟仙的站友,一切小心,最重要的是:『不可許下任何承諾』,因為祂會要你的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