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死亡盜竊

死亡盜竊

阿奇從事這個行業已經好幾年了,這些年來他進過派出所,被人打過,當然很多次他都是得手的,要不他也不會沉迷於這個行業而無法自拔。

這一天,他又跟上了一個人,是個女人,不過顯然很有錢。阿奇慢慢的接近她,當他剛要伸手偷她的錢包時,他改變了注意。這個女的這麼漂亮,自己偷了這麼多年,連個女朋友都沒找到,今天不如跟上這個女的開開葷。對了今天還是七夕,真是個不錯的日子。

阿奇一邊想,一邊偷著樂,並緊緊地跟上她,生怕跟丟了。阿奇一邊跟著一邊仔細的打量這個女的,身材不錯,留著已有烏黑的長頭髮,頭髮披散下來,微風一吹。女孩撩人的身姿加上浮動的白色長裙,讓人一見傾心。阿奇不由得心中暗喜,今天我可要好好地放鬆一下了。

女人慢慢的離開了這片繁華的街段,走進了一條人煙稀少的小巷,阿奇繼續跟著心中暗喜。這條巷子很長,並且沒有路燈,越往裡走,越黑。阿奇慢慢的靠近女人,慢慢的,慢慢的,越來越近。

阿奇在期待,就快到了,就快到了,還差一點點。阿奇伸開了自己的雙手,準備把女人撲到牆上。阿奇瞬時加快了速度,並像一隻獵豹狩獵一樣撲向了那個女人。

只聽到“哎呀“一聲,阿奇撞到了牆上,自己的手指由於戳到了牆而流血不止,他的頭也碰到了牆上。

阿奇馬上摀住了自己的頭,不敢出聲,再去找那個女人,發現那個女人正在前面跑,阿奇馬上追了上去。阿奇一邊跑一邊想:我明明撲到了她啊,怎麼會撲空了啊,那個女的怎麼不喊呢。想到這阿奇倒吸了一口涼氣,馬上停住了腳步。

阿奇想了想,轉過身,想要往回跑,他開始害怕了:我明明撲到她了啊,怎麼會撲到牆上,遇到這樣的事,她怎麼一聲不吭還跑得那麼慢呢,她會不會是鬼啊。阿奇想著想著,越想越害怕。但是阿奇還是猶豫了,他望著深巷中奔跑的少女,那動人的身姿,多好的機會啊。女人慢慢的消失在了黑黑的巷子中。阿奇往前看著這黑黑的巷子,又回頭看了看已離自己很遠的大街。最後阿奇做出了最後的決定,接著追吧,或許那女的還是個啞巴呢。最後,阿奇強烈的慾望還是戰勝了那一點恐懼,他飛快地去追那個女人。

阿奇剛跑了幾步,就又發現了那個女人,女人還是在跑,但彷彿受了重傷,走路明顯的左搖右擺了起來。阿奇暗喜,肯定是在剛才逃跑的過程中受傷了。阿奇慢慢的接近女人,但此時女人進了一座房子。

房子很舊,有被燒過的痕跡,牆上一片黢黑,女人打開門走了進去,打開了屋裡的燈。阿奇推了推門,門從裡邊插上了。阿奇找了個矮一點的地方翻牆進到了院子。阿奇走到牆腳,從窗戶裡往屋裡看,家裡似乎就女人一個人。女人脫掉了外衣,走向了浴室。女人剛要走進浴室的一剎那,突然頭一下子轉向了窗戶,女人表情猙獰,眼球瞪得很大,大到甚至都快從眼眶中擠出來一般。當然,這一切阿奇是看不到的,因為當女人轉身的一剎那,阿奇把頭躲到了窗台下面。緊接著,女人的皮膚變成了黑色,慢慢的潰爛走進了浴室。

當阿奇抬起頭,再次往裡看時,女人已經關上了浴室的門。阿奇高興極了,他熟練地打開了窗戶,並從窗戶裡跳了進去。阿奇躡手躡腳的在房子裡找來找去,看看能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別說,他還真找到了很多東西,女人床上的枕頭下有一個錢包,錢包裡有好幾張錢。他又從櫥子裡翻出來一個錢包。阿奇心想:這裡怎麼有兩個錢包啊,還都是男士的。

他找了個遍就找了這麼點東西,他剩下要做的就是等女人出來,再辦點事,他就可以回家了。聽著浴室裡的淋浴聲,他越想越高興,竟然有一點緊張了。

這時,女人正在浴室裡,她把那具男屍放在浴缸中,不停地用水沖,沖一會就咬一口,男人整個面部已被咬去了一半,露出了白涔涔的骨頭。男人是前幾天來的,他進來的路和阿奇一樣。女人一邊咬,一邊露出猙獰的微笑,嘴裡不停地說著:

“真香啊,哈哈……不知道新來的是什麼味道,哈哈……”

阿奇快等不及了,他心想,自己現在就衝進去,給她來個措手不及,但是他想著想著就改變了主意,還是等她出來吧,現在如果踹不開門,對我就很不利了。他一邊著急的等著,一邊翻看著那兩個錢包。第一個錢包裡有200多塊錢。阿奇又仔細翻了一下,在錢包的夾層裡找到了一張身份證,上面寫著一個人的名字叫:張守實。

阿奇一驚,這怎麼是我哥哥的身份證呢。張守實和阿奇是親兄弟,也是同行,但是張守實在一年前就死了。當時張守實入室盜竊,與那家的女主人產生了爭鬥,在爭鬥中女主人正在做飯,廚房不慎被他們的打鬥引起火來,燒掉了整座房子。張守實把女主人一把推倒,自己跑了⋯⋯

這件事本來大家都不知道,然而突然有一天張守實跑到公安局自首,去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臉上已經少了好幾塊肉了,很是嚇人。入獄沒幾天,張守實就死了。

阿奇想到這裡,突然覺得脊背發涼,難道這就是那所著了火的房子,難道那個女的就是那個女主人。不可能吧,那所房子已經燒了,女主人已經死了。阿奇漸漸地有了些恐懼,但是他還是在不停地安慰自己,不能因為自己這點無聊的不切實際的想像,讓到手的鴨子飛了吧。

阿奇又開始翻另一個錢包,錢包了什麼錢都沒有。但是同樣的也有一張身份證。身份證上的男人很帥,阿奇仔細一看好像見過他,但又好像沒見過。他仔細的看著照片。

突然間,照片裡男人的臉變了,左半邊臉彷彿被一口一口的咬去一樣,慢慢的露出了白骨。阿奇驚呆了,男人的照片對著他笑了起來。然後那張臉漸漸地變成了一個漂亮的女人,然後女人的臉突然扭曲了,慢慢的變成了黑色,猙獰的笑容對著阿奇。

阿奇扔下身份證就要跑,他剛一起身,就碰到了一張臉,一張黑色的臉。阿奇的臉和她的臉撞在了一起,阿奇往後倒著。走到了牆角處。女人慢慢的走了過來,嘴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女人嚼了兩口然後咽了下去,接著女人開口了:

“你是在等我嗎?我早就知道你在這了,來,快過來啊⋯⋯”

“不不不,你離我遠點,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

阿奇乞求著。他的四肢早已癱軟無力,無法動彈了。

女人走向他,慢慢的貼近他的臉,那黑乎乎的臉,到處流淌著粘液,朝阿奇伸了過來,漸漸地貼在了一起。

女人一口一口的咬著阿奇的臉,一邊咬一邊自言自語:

“好吃,好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