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我這幾年炒房專門買凶宅,我給你們講講4

我這幾年炒房專門買凶宅,我給你們講講4

轉自JT00TJ3131的分享~
--------------------------------

再講下個宅子的事情之前,我想順便講一個凶車的事情。


滿足一下各位的獵奇心理,而本人當時也覺得非常離奇。


這個凶車樓主沒有賺到錢,其實還搭了不少錢進去。但是是為了幫助一個朋友的一個親戚

(並不是之前文中的那個朋友)


所以一切還都是覺得值得的。


事情的起因很簡單,也跟很多凶車的來源一樣。就是一場車禍。


這個朋友的親戚我就稱作為A吧。


A當時也在出事的那輛車的車裡,他們迎面撞向了一輛運貨的重型卡車。


他們只是一部小車,結果可想而知。

(具體品牌型號就不說了,省得有的買同款車的人害怕)。



但A倖免於難,只是開車的司機被戳穿脖子,濺了A一臉的血。



只是最離奇的是,A在從醫院昏迷醒來之後。始終堅持她不是A而是當時開車的那個司機。

而更重要的一點是,A臉上之後開始出現了,當時被濺上的那片血跡的一模一樣的類似胎

記的東西。



最嚇人的是,當家屬以為她收到的刺激過度產生了精神障礙想把她送到省會的大醫院的時

候(要開車經過山海關的門樓)結果A死活卻說自己不能過關,有陰兵把守著城門不讓她

過去。



最後實在沒辦法,打聽到我在做這些買賣陰宅的勾當,無奈請我帶著朋友去看一下。



我雖然算是一個很市儈的人,但對於朋友有求也還是願意出手相助的。



何況我其實也沒什麼太大的作用,只是在中間起到了一個穿線的作用。



說服我這個朋友去看看A的情況。



朋友也很義氣,倒是很樂於幫忙。所以我們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行裝,第二天就踏上了去山

海關的過車。



一路上雖然旅途勞頓,不過權當一次旅遊了,也覺得挺新鮮。路上的事就不贅述了。

到了山海關,A的家人去了不少都去火車站接我們倆。



特別的熱情,給我們安排了當地最好的一個賓館住宿。



看情況還真是把我倆當救星了。



問了問情況,他們也找了幾個當地所謂的大仙來看過。用過一些辦法。卻沒有任何效果。



甚至連某三個字的什麼功的人都來了。也沒有任何好轉。



現在A只能被他們捆在家裡,送精神病院又捨不得,在家這麼一直綁著又不是什麼辦法。



送走了A的家人,我就和朋友在賓館裡聊。



朋友說,從A家人的話分析,無非就是一個鬼上身的事情。應該沒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如果這麼簡單的話,想必他們請了的那幾個大仙就可以解決了。



除非那幾個大仙都是招搖撞騙的,否則恐怕事情還是有些蹊蹺。



我聽完朋友的話倒也沒擔心,反正我又幫不上什麼忙。只是看看熱鬧就行了。



就這樣兩個人早早就睡了,第二天一早。就直接去了A的家裡。



A的家裡人已經都在等我們倆了。進了裡屋臥室,就看見A被困在了一張單人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反正人軟軟的癱在床上。



我走過去看了一眼,果然臉上真的有一片跟胎記似的東西。朋友圍著屋子轉了一圈,拿了

把香出來。點著了插在了一個盛米的碗裡。



然後讓我們所有人都退出了臥室,說先不要打擾A。讓她好好睡覺。



這個事,還得晚上才能處理。







A的家人聽後連忙都推到了客廳裡,聚到一堆開始抽煙。



朋友把我拉到一個角落,低著聲跟我說。這回有意思了。



問我見過神仙嗎?



我被問的一愣,意思是A要得道升仙了?



古代人修煉都是這麼升仙的?我問朋友,你是說附在A身上的不是髒東西,是個神仙?



朋友笑了一下,說不是。說完他用眼神指了一下抽煙的那群人。





說這群人裡面有陰兵你信嗎?





這下我更迷糊了,我看了看A的家人。數了一下正好有十個人。



這十個人裡面有陰兵?小鬼?



大白天的?



然後若無其事的跟正常人一樣聚一堆抽煙?還能互相聊聊股票什麼的?



說真的,我不信。



我悄悄問朋友,說你就坦白了當告訴我吧。我是誰也看不出來。按理說他們都是親戚,互

相肯定是瞭解的。





有人不正常了,聚一起應該會察覺吧。



朋友這下不賣關子了,又壓著嗓子跟我說,他剛才其實點的就是根貢香。



很貴的!你看他們誰沒抽煙。



誰恐怕就是在聞貢香呢。





聽完朋友的話我趕緊用眼神掃了一遍,到是真的有四個人沒抽煙,不過多半是女性,只有

一個是男人。我情不自禁的就吧注意力放在了那個男人身上。



可是看了半天也沒覺得有奇怪的地方。



再問朋友,朋友也撇撇嘴。他說他只是感覺這個屋子裡有這麼一個東西,但他也不確定他

是附在一個人身上了,還是躲在什麼地方。剛才點那根香就當是行賄了,打點打點,對咱

們沒壞處。聽完他的話我還有點緊張,轉念一想即便是鬼也是當公差的吧。應該對人沒威

脅。



我跟朋友又呆了一會兒,就找個藉口去吃點東西出來了。



A的家人還死活挽留想要帶我們吃點當地有名的菜什麼的。被我們拒絕了。



出了門朋友還很興奮,說這種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



他琢磨了一下,應該就是當時A在嫉妒驚嚇之中,嚇丟了魂,民間也有很多這樣的說法。



而恰好又是死的那個司機的魂離體的時候,陰差陽錯的就進了A的身體裡。現在A的魂恐怕

還在那個凶車裡。



今天來的那個陰兵或是小鬼,就是來收那個司機的魂的,可是現在身體和魂魄也對不上,

它也很難下手。



聽朋友這麼一解釋,我也有點開竅了。我記得我小時候因為什麼嚇一跳的時候,長輩總會

給我喊魂。以後樓主也會專門講到一個有關於喊魂的事情。並不是單純的喊一喊那麼簡單

,要跟方位,方向,林林總總很多因素結合,又要因情況喊若干次才可以。



我跟朋友在山海關古城裡溜達了一圈,吃了個午飯。下午又回到了A的家裡。



這時候A已經醒了,正在床上鬧。一直跟家人喊著你們別讓它把我帶走。因為朋友之前給

我解釋了,所以我能立刻明白A指的它就是那個來取魂的小鬼吧。



A的家人都圍在床周圍,動手也不是,幹看著也不是辦法。都用眼神看向我倆求救。

朋友讓他們都出去,讓屋子裡只剩下我們三個人。



朋友貓下腰在用耳語跟A說了些什麼,等到朋友再直起身子,A已經哭的淚流滿面的了。等

到A哭夠了,朋友沖他點點頭。就又拉了我出去。



跟外面的A的家人說,等到天黑透的時候,你們每個人進來用手摸一下她的額頭。

每個人只能單獨進來。



一個人出去,另一個人才能進來。



A的家人雖然不解,但都連忙點頭。



我也不知道朋友這是什麼辦法,說的好像是遺體告別式的。



朋友跟我說,這是給那個陰兵機會帶魂走呢,我把那個司機說服了。他願意投胎去了。



但總不能讓陰兵這麼大搖大擺的帶魂走吧,雖然別人看不出來。但它肯定知道我能看出來





必定還得給人家面子,給陰兵個臺階下。他說的理論還挺可樂,也不知道那些在地府當差



的人是不是都這麼小心眼。



反正事情看來也就這麼簡單解決了。



天黑的時候,朋友又先去找A聊了半天。這次甚至都沒讓我進去,等到他說完出來。



臉色就很差,好像特累的樣子。



接著就是按照之前的計畫,A的家人依次進到A的房間裡。



等到所有人都去過一次之後,我跟朋友再進去。A已經睡著了。



朋友用手探了探還有鼻息。趕緊出門叫A的家人帶他們去那輛凶車那裡。



一行人背上A就出發。



凶車至今還停在**事故大隊的停車場裡。在路上,朋友路過公園的時候折了個柳樹叉回來





到了凶車旁邊,朋友問家人裡面,A跟誰的關係最好。朋友把柳樹叉交給了那個人。



讓他在地上畫圓,一直畫圓,一邊喊A的名字。



然後剩下所有男人都得裡的遠一點。我和朋友都隔了三四十米之外看著那邊。



過了大概十多分鐘的樣子,A就開始有意識了。



起初她還是站不穩,也說不出話來。但看到家人還能認識。



朋友過去看了看,說休息休息就好。每天儘量去多曬曬太陽什麼的就沒事了。



A的家人千恩萬謝的差點沒給我們倆跪下。







又逗留了一天,我和朋友就返程了。



A已經能正常走路說話了,就是人比較虛弱,記憶力不太好。



只是臉上的胎記狀的印記始終下不去,不過也無所謂了。撿了條命,她也就不在乎這個了





臨回去的時候,我那個是A親戚的朋友,死活要塞錢給我。我推脫了半天,沒辦法就收下

了。



雖然錢不是很多,但對於這次旅途的花銷來說,那已經是一筆鉅款了。



我和朋友自此之後休息了小一個月,其實期間也有一些凶宅的消息,但不是房主要的價錢

太高,就是實在路途太遠,我倆都懶得奔波了。



加上房地產那段時間特別不景氣,很多房子都開始降價。一度我甚至都打消了繼續幹這個

的念頭,不過人嘛,總是一時淡薄,一世名利。



貪欲還是始終擺脫不了的,何況而後我們有碰上一個更離譜的房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