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窗口邊的黑貓

窗口邊的黑貓

所謂靈異兩三事,就真的這幾件我確認過的真實故事,沒別的了。以下講的就是最後一件,發生的真實故事。

男主角是成功嶺上的隔壁床友人。以前男生考上大學之後,要去成功嶺上當個大頭兵,才能上大學。
我這鄰兵,北部人﹙但不是台北人﹚,考上成大土木系,他比我矮一點又比我瘦,和藹可親卻不多話,不過睡前我們倒是會小聲地聊聊天。
一聊才知道,他認為自己可以考得更好,所以打算註冊時去辦休學,如果能考更好就好,不行也不會搞得沒學校可念。
又過幾天後,我發現他越來越瘦,當他跑在我前面時…天啊!都快變成皮包骨了!某天夜裡跟我聊天,他有點感嘆,怎麼自己被分發到這麼嚴苛的連,聽說其他連很輕鬆。
要怎麼說呢?我的運氣很爛,因此跟我分同一連算是倒楣吧!不過這句話不敢對他說。
成功嶺結訓後,我回成大讀物理系,而他辦完休學後就回台北,然後再隔一年,也就是我大二時,在光復校區遇上他。
記得當天看到他,覺得…真是瘦到不行,臉色不知是否因為讀書太久不常曬太陽,有點沒血色的白。
我跟他打招呼,他也很熱絡地跟我聊天,然後我問他這一年準備得怎麼樣,是考不好嗎?怎麼回到成大來念保留學籍的土木系啊?
不問則已,一問他就嘆口氣:你不知道啊,這一年真是糟透了!
「那年回台北,租了一間雅房,每個月繳五千塊…」他說。
「五千塊,才雅房啊?」我有點驚訝,當時候的五千塊在台南租屋可以租到非常不錯的公寓了。
「在台北都是這個價。」他有點白了我一眼。「說是雅房,只有兩坪大,裡面放床跟書桌,還有一個小衣櫥之後,再也放不下什麼家具了。」
「哦,」我苦笑了一下,「那去哪方便跟洗澡呢?」
「整排房間最後面就是浴室跟廁所,」他說,「同一樓層的所有房客,都用同一間廁所跟浴室。」
「一開始去補習班上課,上完課就在自修教室猛K書啊,沒日沒夜地讀。」他說。
我想也是,重考生是該拼一下,何況五千塊在我年輕時也不算是小錢,當時一碗牛肉麵在台南最貴只賣65元。
讀了大半年,總是不像之前高三那麼好,補習班的模考也沒高到哪,他一直認為自己努力不夠,更是發瘋似地念書。
到快考試前幾個月,突然撞擊聲大作,外面好像有很多人的腳步聲,他一開門就被警察攔下來。
原來隔壁的大學生製毒兼販毒,警察尋線找到他,花幾天時間布置這場攻堅行動。
事件過了不久,某天騎腳踏車回家時,看到經常經過的工地旁的一顆大樹下,站著一位老人。
他不以為意,不過晚上十一點半,就這麼站在樹下,為什麼?他沒有深慮,對他而言,讀書是現在唯一要做的事。
騎過去時,還會有所好奇,他回頭看了一眼:咦?老人不見了…動作好快呦!就這麼一晃眼。
不去思考,不去煩惱,只要顧著自己現在的課業就好了,他這麼對自己說,也忠實地執行他的信念。
回到套房處,樓下一進門就帶上,那種紅色鐵門是當我們一帶上時,就會自動鎖上,然後旁邊有排整齊的一堆信箱。
他看著自己信箱沒信之後,就回頭準備上樓…咦?剛剛進門時只有他一個人,之後也沒聽到開門聲,怎麼入口處有個女生呢?
這女生先進入屋內,一進屋就得爬樓梯,他住四樓,每層樓整排有十來間,總共有六樓。
這女生往上爬,他尾隨在後,邊爬邊打量一下這女生的背影…沒見過這房客啊?新來的不成?
只見她往上爬到五樓…不知為什麼,我這鄰兵也莫名其妙上了五樓。他心想:不要讓人誤以為是跟蹤狂,就先假裝是住這一層樓好了。
這女生一上樓之後,就往某一間房間走去…他看著這女生開門,走進去,並看著她輕輕地關上門。
咦?奇怪了,他想:這不就是我正上方的房間嗎?房東說這間很久沒人住,也不曾租給別人啊。
內心想著,隨手就去拉這扇門,門應手而開。
他往裡面望了一下,床、櫃與書桌都佈滿灰塵,連窗戶也是緊閉的。
嗯,這景象的確是沒人住,房東沒騙他。因此我這鄰兵便把門關起來準備下樓…不對啊!
他猛然回頭,又去開那道門,內心浮現極大的恐懼:怎麼可能打得開!房東說那是上鎖的門!
果真!打不開…
當他懷著恐懼與不安的心回到原本他住的樓層時,想說去洗個澡好了,看能不能洗掉霉氣。
「當然不能。」我這時候對他提出建言,不過只看他很沉重的點點頭,想說應該還有後續,就只好閉嘴。
當他去洗澡時,是確認大家都沒在用的時候進去的。進去之後就反鎖,脫衣沖水抹肥皂,這些自然不用詳述。
然後讓他有點驚訝的事,他感覺怪怪的,好像浴室裡有人…可是浴室太小了,裡面若是有人會碰到才對。
簡單的說,要上演四腳獸是剛剛好,但一起洗要碰不到是不可能,重點是他還看不到對方。
因此一個正常人,之前沒什麼靈異體質又沒陰陽眼的人,那種認為「有人在浴室裡」的這種感覺,應該是可以完全地歸咎於之前發生的事情,使他心裡有鬼吧?!
是嗎?真的是心裡有鬼的錯覺嗎?
不虧是未來讀理工科的人才,他就拿著蓮蓬頭對感覺怪異的方向噴水。
不噴還不毛,這一噴啊,水似乎撞到什麼透明東西地落下來了!他用手去摸,空無一物,但水怎麼噴,就是噴不到牆壁!
天啊!真撞鬼了嗎?他拿起毛巾,往那方向拋上去,當毛巾落下來時,硬生生地拐了個彎…
再次強調,讀理工科的真有實驗精神,他為了確定是不是因為空氣阻力才拐彎,足足丟快十次才嚇到奪門而出。
他衝進門後把門反鎖,窗戶關起來,然後躺到床上去,思維著這一切的不尋常,還妄想用科學角度來彌平自己的不安。
這時候好巧不巧,他書桌前原來有本打開的參考書,不知道為什麼,開始一頁頁地慢慢翻過去…
他本來不以為意,到第三次翻頁時,他愣了一下:我門也反鎖了,窗戶也關上反鎖了,正常應該沒風才是…
正當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盯著書桌看時,窗外突然間,跳下來一隻黑貓!
那黑貓一直看著他,沒有出任何聲音,就這麼兩雙眼睛對看,相看一會兒,那桌上書就不再翻動。
這時我那鄰兵想起,這窗戶外是沒有陽台與遮雨台,應該說整棟大樓都沒有,他怎麼跳過來,又怎麼能跳離開?
正懷疑時,這黑貓突然往下一躍!靠!這是四樓耶!他從床上彈起馬上衝到窗邊,那黑貓已經消失,看不到任何蹤影。
隔天他遇到房東時,房東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

五樓那間呦?那間幾年前有個女生租來重考,後來考兩次都沒考上理想學校,加上補習班的男友考上大學後交到女友就拋棄她,因此…

她在那間房間裡自殺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