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我這幾年炒房專門買凶宅,我給你們講講10

我這幾年炒房專門買凶宅,我給你們講講10

轉貼於PTT,只做過簡轉繁的整理
----------------------------------

這個宅子距離我們所在的城市並不遠,走高速的話,只有三個多小時的車程,況且我自認為我開車還是挺快的,自駕去的話又省了很多打車步行的時間.

所以我們乾脆直接開車上了路,一路無話,見到仲介人的時候時候還早,正好是午飯的時間,我們就請仲介人吃了一頓飯.

席間讓仲介人大概講了一下這個宅子的事情,仲介人說這戶人家住這裡已經有幾年了,男主人是一個中學老師,女主人在自家社區開了個小超市.

兩個人有一個16,7歲的閨女,一家三口之前的日子還是挺美滿的.



男主人因為是教師,每年的寒暑假有很長的假期,加上他本人也喜好旅遊,所以每年的假期都會自助旅遊,或是一家三口報旅行社去一些國內的旅遊景點.

怪事就發生在他們一家三口的一次暑假旅遊之後,當時他們去了東北的林場的一個尚未開發的山,因為沒有多少人工雕琢和污染.景色也十分宜人.

一家三口玩的十分開心,男主人臨上山的時候,特地從當地買了一個大西瓜,帶上山鎮到了河裡,想等西瓜涼透了再吃.

可是等到他們玩過一圈回來,河裡的西瓜卻已經不見了,因為當時並不能確定山上是否還有當地人或是其他遊客.

所以一家三口雖然掃興,卻也沒有辦法,只能暗自咒駡了幾句偷西瓜的人,最後悻悻的下了山.



而後怪事就開始發生了,在結束旅遊回去的路上他們的女兒就嚷嚷很困,說要睡一會兒,反正路途遙遠,兩個大人也乾脆睡了一覺.

等到回到家,他們的女兒還是很嗜睡,總是嚷嚷困,這對夫婦還以為是車馬勞頓,加上游玩耗費了不少體力,並沒有當回事.

可是當晚等女兒睡去後,就很難再醒過來,一連幾天都基本是在睡覺,兩個大人這才開始害怕,連忙送去醫院,然而各項檢查完全正常.

最後他們沒轍,有找了當地懂行的人來看,懂行的人說他們一定是在山上惹了什麼東西,現在這個閨女被上了身了,必須要重回當時的地方去祭拜一下.



兩個夫婦照做了,又重新買了很多貢品瓜果重回到那座山上,磕頭跪地求饒半天,並沒有效果無奈又反了回來,通過關系找了很多人來看.

都說是因為對山上的東西不敬所致,卻也都拿不出可行的辦法,所以兩夫婦無意通過仲介聽說了我們兩個一直在買凶宅的消息.

以為我們也是有些道行的,所以希望我們過來看看,而又知道我們都只是炒房的投資者,肯定不會白來.

一咬牙,就給了一個比市價低很多的價格,只要我們把他們的閨女治好,就賣給我們.



吃過飯,就直奔那對夫婦家,聽完仲介人的故事,我心理面有一點猶豫,這樣趁人之危的事情,雖然之前我也做過,不過如此明目張膽還真是頭一回.

但人已經到這兒了,姑且還是去看看,大不了實在受不了良心的譴責,就收點象徵性的費用回去算了,敲開宅子的們,這對夫婦看樣已經等候多時了.

很熱情上茶遞煙削水果,我沒接,先跟著朋友去了臥室看了看他們的女兒.



小女孩這時還醒著,見到我和朋友進來,也只是勉強的動了一下眼珠子,朋友走上前簡單的看了一下,回過頭叫我去他們家廚房拿把菜刀和案板過來.

我拿了菜刀遞給朋友,朋友從包裡掏出幾節枯樹枝一樣的東西,用刀剁碎了,用個紅紙包好摁在了女孩的天靈蓋上.

然後就叫我們從裡屋出來,在客廳裡商量對策,朋友說現在的情況很不妙,不過也的確是跟之前那些人看過的一樣,女孩的魂莫名其妙的丟了不少.



講到這兒我就不得不要講一個概念,就是所謂的三魂七魄,這想必大家經常會聽到,卻也很少人具體瞭解三魂七魄究竟是什麼.

在道教上來說,其魂有三,一為天魂.二為地魂.三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沖.二魄靈慧.三魄為氣.四魄為力.五魄中樞.六魄為精.七魄為英.

在這其中魂簡單點來講,就類似于一個生命的大腦,而魄則可以比喻成我們的神經系統,這兩個東西共同支配著我們的身體相互配合.

在這個理論中,三魂中只有命魂會在人身上常留,而其他二魂天魂和地魂,簡單點來講,如果天魂和地魂也都能歸於人體的話,也就是所謂的得道成仙了.

神話傳說中那些修煉千年卻並未得道的妖怪,基本僅僅是開了地魂而已.



在某一些地方的習俗中,很多小孩會有在脖子上掛小鎖頭的習俗,也其實也就是為了鎖住魂魄不讓其溜走.

幼兒時期,人體的魂魄並不是穩固的,很容易因各式各樣的原因脫離身體,一般很容易解決,如果情況不嚴重,找一個至親的人呼喚幾聲,自然乖乖尋回體內.

這也很容易理解,說通俗一點,就是這時候的魂魄容易拆卸,所以裝起來也輕鬆,而在人成年或是長大之後,魂魄趨於穩固,但也並不是不能被撼動的.

先不說被勾魂一類的事情發生,就單純在我們的俗語中就能窺其一二,譬如我被嚇丟了魂等,這其實並不是空穴來風,而就是基於我剛剛講述的概念.



值得一提的是,魂魄進出人體的通道則為天靈蓋,那些運用邪術取人魂魄用做己用的人也都是在受害者天靈蓋上面下功夫.

這個理論一直伴隨著我們幾千年的文化一起在發展,即便在神話小說西遊記中,大家也能看到.

緊箍咒是鎖在孫悟空額頭上的,這其實也就是鎖住了孫悟空的魂魄,即便孫悟空在靈魂出竅時,他的頭頂依舊會帶著緊箍咒,說白了無論他跑多遠狗鏈一直拴在脖子上,無非只是線放長了而已.

朋友儘量直白的把我上面所述的道理給我們講了一遍,那對夫婦聽的眼睛都紅了,一直求我們救救他們閨女.

朋友說,這也並不是沒辦法,只是實施的時候會比較繁瑣,但只要有耐心相信他們的閨女就會恢復,這對夫婦千恩萬謝就差下跪了.

我看著也覺得很心酸,我問朋友現在那個小女孩是什麼狀況?朋友說,現在看起來僅僅是三魂七魄丟了不少.

不過也看不出究竟是被什麼東西勾走了,還是因為什麼原因自己跑掉的.



我跟朋友合計了一下,因為之前他們在山上的經歷,我們更傾向于她的魂魄被什麼東西勾走了.

只是這樣一來就真的很棘手,因為首先並不知道對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東西,其次他們也去很虔誠的祭拜過了,並沒有效果.

可見那個東西脾氣和心胸並不寬廣,肯定也是個不好對付的角色,這種情況在以前城市化進程發展並沒有這麼迅速的時候,其實是時有發生的.

甚至現在的一些偏遠地帶,也常常會出現一些動物上了人的身體的事情,我記得我很小的時候聽過我奶奶講過一件他們村子發生的真事.

他們當地的一個婦女有次進山,因為內急就在一棵樹下方便,這其實是很忌諱的一件事情,因為說不定你就把排泄物噴在了一個你看不見的東西頭上.

這個婦女就因此著了道,回家之後人性全無見誰咬誰,家人見實在沒轍,就用繩子綁了起來放到了床上.

而後村民聽說了這件事,就找了一個十裡八鄉里還算懂行的一個人來看,那個人見狀,斷言是被仙魅上了身,卻也並沒有太直接的辦法.

只能用辟邪之物驅趕,但並沒奏效,後來反而是一個附近的屠夫,見狀大喝一聲問那個婦女何方神聖.

沒想到那個仙魅真的被屠夫身上的戾氣所震懾住,乖乖爆了一個叫做,梧桐山靴子洞的位址.




懂行的人見狀,立刻帶了全村人去尋找,終於在山裡的一顆大梧桐樹洞裡面找到了一對黃鼠狼.

最讓人稱奇的是,黃鼠狼可能也是貪圖舒適,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叼來了一隻牛皮靴當做床睡.

眾人急忙把黃鼠狼殺死,回去一看,果然那個婦女就恢復了正常,這雖然只是口口相傳的一個故事,我也並不清楚是真假.

但如按照朋友所言,想必也是會有一些真實性,朋友說如果是這樣的仙魅上身並不難辦,現在最讓人頭疼的是.

那個東西居然強大到直接把魂引走,這麻煩就大了,這就好比你的電腦中毒了,只要用好一點的殺毒軟體清除也就解決了.

可是倘若你的電腦平白無故的丟了硬體,這簡直就是難以想像的事情.



聽朋友這麼一分析,我的心情就有點沉重,因為我是真心想説明這兩口子,朋友也像是動了惻隱之心,想了一下決定還是先按照平常的辦法試一下.

這個叫魂的方式很繁瑣,實施起來也非常耗費精力,首先要在幾個固定的時間,子時、丑時、寅時、卯時。

分別站在窗前(窗戶不能關上)面向 正南.正北.正東.正西.四個方向,把家裡的燈全部關上,只點燃一盞油燈給魂魄之路.

然後不停的喚小姑娘的名字,最後再點燃一張寫有小姑娘生辰八字的黃紙,喂小姑娘喝下.



其次要在白日裡,辰時、巳時、午時、未時四個時間裡,面對,東北、東南、西南、西北四個方向,叩拜上供.

這為懇請各路神仙鬼怪網開一面給小姑娘的魂魄讓路,最後就是喂完小姑娘喝下寫有生辰八字的黃紙灰之後,7天內不能在晚上叫小姑娘的名字.

因為這時候小姑娘的魂魄未穩,這時如果被過路的小鬼聽到,便能用這樣的辦法,再次把小姑娘的魂魄勾出來.



等到這一切全做完,差不多就沒事了,我們也是按照這個步驟一步一步的實施的,雖然我作為一個外人並不需要參與.

但是即便如此,我光看著他們做這些事我就很累,而且最變態的是,整個步驟第一次做完後,並沒有見效.

朋友說可能是魂魄丟的太遠的緣故,就又讓重複了一遍,這次果然有了很明顯的效果,小姑娘在晚上喝完寫有生辰八字的黃紙灰之後,竟然自己坐了起來.

起初似乎因為久未活動,自己的肢體行動還不太受控制,而後經過短暫的適應,居然能下地走動了.




這對夫婦很感動,坦白講我也很開心,心理面尋思著就當做了一件善事,錢什麼的也就算了.

夫婦對我們倆不停道謝,估計把他們倆這輩子知道的好話都說盡了,男主人也當時就想要起草合同,按照當時的承諾把房賣給我.

我就把我的想法說了,說我並不想賺這個錢,男主人卻很堅定,而我也是鐵了心的拒絕,幾個人居然因為這個客氣了半天.

就在我們這麼你來我往客套的時候,朋友卻在旁邊輕輕拉了我一下衣角,我以為他臨時變卦了,想把這個房子收下來,轉過頭像勸勸他.

誰知道他看向他,他就不停的對我使眼色,我順著他的眼色看去,發現他指的是那個小姑娘,小姑娘這時候坐在床邊上,挺安靜的倒也沒看出什麼異常.

我就歪過頭用眼神詢問朋友什麼意思,朋友把我拉到身邊,耳語給我,說咱們得小心點,好像召回來的不是小姑娘的魂.




聽完這句話我瞬間就脊背涼了一下,又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剛剛明明覺得她看起來特正常,可是這回一看就覺得她渾身上下說不出哪裡讓人感覺不舒服.

我趕緊跟這對夫婦隨便找了個藉口,借機把朋友拉到一邊問他這是怎麼回事,朋友撇著嘴說他現在也不清楚,所有的步驟進行時都是他在旁邊監督的,並沒有出現什麼紕漏.

他也是剛剛感覺這個姑娘不對勁的,只是現在我們有點騎虎難下了,因為這沒辦法跟這對夫婦解釋啊.



我低著聲問朋友怎麼辦,生怕被那對夫婦聽到,這個對他們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心情的落差我怕他們平復不了.

何況我們現在也一時沒有解決的辦法,讓被興師問罪起來,真沒辦法應付,朋友簡單想了一下,說這個事情現在是真的不好處理了.

首先那個被招來的究竟是什麼東西,我們並不清楚,有多大的危害和什麼目的我們都是未知.

其次即便只是因為過路小鬼因為機緣巧合進了她的身也是很難辦的.

因為那些枉死之人對生命都是極其的留戀,好不容易逮著一次機會重回人間,是不可能輕易放手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我們還不能使用太極端的手段,一是怕傷到小姑娘的肉身,二是萬一對方玉石俱焚跳樓自殺什麼的,就真的完蛋了.



回到賓館朋友回憶了一遍招魂的過程,覺得還是沒有什麼紕漏,想必問題並不出在這裡.

而且在我們剛去的時候,他為了防止小姑娘的身體被東西趁虛而入,特意用了雷擊棗木剁碎了包上紅紙封住了小女孩的靈門.

據說被閃電擊中過的棗木不僅具有辟邪,樹正氣的功效,而且碾碎之後與露珠調和長塗于左手,還能有求子的作用.

一時間我倆都有點心焦,過了半天朋友突然恍然大悟的告訴我,他可能知道是什麼原因了,很可能是小姑娘的生辰八字或是名字寫錯了!



生辰八字對於這個招魂的儀式相當重要,所以他們在寫的時候也肯定確認了好幾次,而且在這麼關鍵的事情上,大家都會集中很大的注意力.

所以寫錯的幾率應該是微乎其微,名字就更不用說,簡單的兩個字,怎麼可能會輕易寫錯,可是朋友說就目前的狀況來看,也只能有這麼一種原因.

我說會不會這個小姑娘根本就不是她父母親生的? 所以並不能知道確切的生辰八字?

朋友搖搖頭,說他在整個儀式啟動之前,其實就有過擔心這一點,因為這個喊魂的人只有至親才行,他也把這其中的利害關係說的很明白.

那對夫婦不可能還會貿然犯險,聽完朋友的話我心是徹底涼了,我真不知道我怎麼面對那對夫婦,可是我又不能逃之夭夭.

我們倆都有點失落,躺在床上誰也沒說話.



第二天一早朋友就把我拽了起來,跟我說他可能想到一個辦法,先不說能不能找回來那個姑娘的真正魂魄,但起碼能把姑娘現在的魂魄弄出去.

我見他終於想到辦法,我也很開心,急忙穿好衣服跟他去了壽衣店,朋友抱了整整一懷的白蠟,也叫我幫著提了一袋.

二人直奔那對夫婦家去,對於我倆又突然造訪,那對夫婦起先還是很吃驚,估計以為我倆是變卦了想買下這個宅子,居然還很好心的又要主動起草合同.

我這下更不好意思了,朋友隨口跟他們編了一個理由,說是姑娘的魂魄還未穩,他得用方術做個簡單的儀式幫她穩一穩魂.

這對夫婦本來就把我倆當救世主,對於朋友所言必定言聽計從,朋友交代我們在房間的時候他們不可以進來,就帶我直接走進了姑娘臥室.



那個姑娘八成也能感覺出朋友懂行,見我們進來雖然沒有表現出恐慌,倒也能看出她有些懼怕.

朋友沒有走進她,而是默不作聲的開始往外掏白蠟,我見狀趕緊跟著學,也往外掏.

我俯下身子,視線剛好被朋友的身體擋住,可是我又忍不住想看一下那個姑娘現在的表情,我剛想側身,朋友就提醒我,說千萬不要跟她說話.

看儘量也少看,他現在屬於身魂不一的狀態,一會你聽我的口令,我點著了蠟燭之後你幫我把她摁在地板上,記得要快,別讓她跑了.

我也不知道朋友究竟想幹什麼,但聽他的總是沒錯的,我點點頭表示我聽到了.



我很奇怪那個姑娘明明知道我們想對付她,反而沒有做出任何應對的反應,就這麼一直坐在床邊上看我們,其實我也不知道她究竟看沒看我們.

因為朋友說完儘量不要看她,我就一直在克制自己不要抬頭,幸好蠟燭雖然多,但往外掏還是很容易的,朋友從成堆的蠟燭裡開始數,選了幾根出來.

又把剩下的蠟燭用紅線打捆,放在一邊,我心裡緊張,我生怕朋友忽然叫我摁住那個姑娘的時候我來不及反應.

是真的有點害怕,因為雖然她現在是肉身,但畢竟也不知道她身體裡面的是什麼東西.

而且我也擔心我失手把她的肉身弄傷了,回頭魂魄倒是找回來了肉身出事了,這也是個大麻煩.



就這麼琢磨的功夫,朋友那邊差不多已經完事了,我還想提醒他一會兒喊得時候小點聲,別嚇著姑娘的父母.

朋友忽然就大喊了一聲上!我完全是依靠條件反射猛地站起身的...

可是由於太緊張了,我腳底下也沒留神,居然一腳直接踩到一根白蠟上面,這麼一滑我竟然直接摔在了地上.

那個姑娘似乎也是沒想到朋友能抽冷來這麼一聲,也是嚇了一跳,我聽她啊了一聲,直接就從床上一步越到了窗戶邊上隨手就把窗戶打開了.

我一看心話這回徹底是完了,這她要是跳下去,我賠個傾家蕩產不說,沒准都得蹲監獄.



我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居然跟那姑娘喊了一聲你冷靜點,我聲音還沒落下去呢,朋友一步就從我身上跨過去,伸手就想去抓住那個姑娘的胳膊.

姑娘見狀,居然義無反顧的就想往窗外跳,幸好還是朋友的動作快一些,提前拽住了她,我趕忙爬起來想去幫朋友把它摁住.

可是意想不到的是,姑娘居然一點也不反抗,朋友沒多費功夫就把姑娘直接摁倒在了地板上.

朋友掰開姑娘的手連忙叫我把白蠟點著了,用火去烤姑娘的掌心,我也沒敢耽擱只好照做.

雖然我心裡非常不忍,可是這種情況下也由不得我憐憫了,我把火焰放在姑娘手掌底下,剛放了沒兩秒鐘,蠟燭就滅了.



朋友叫我把這根滅了得蠟燭丟掉,換一根新的點上,這根蠟燭也是照舊沒過了多久就滅了,過了半晌,點著又滅掉的蠟燭堆了一堆.

每一根都會莫名其妙的熄滅了,不過倒是好像每一根蠟燭燃燒的時間都要比前一根蠟燭長那麼一點點,那個姑娘始終也不叫痛,甚至連聲音都不出.

又這麼持續了半天,才聽見姑娘悶悶的哼了一聲,直接癱到在朋友懷裡,這根蠟燭就在沒有熄滅,朋友把姑娘放下,趕緊過來捧著蠟燭.

在屋子裡面轉了一圈,見火苗並沒有異樣,才長出一口氣.



我看朋友的表情,已經沒那麼緊張了,就也跟著放鬆了起來,我問朋友是不是沒事了?

朋友點點頭告訴我,現在基本上是沒事了,只是又回到了我們最初的起跑線上.

這次上姑娘身的幸好並不是什麼兇神惡煞,看這反應多半是個還沒長大的小鬼,這種鬼死後雖然也很不甘心,卻也鬧不出多大的動靜.

在傳說中8歲以下死亡的兒童是不能順利投胎的,女生因為陰氣較重的原因則與男生有時間上的差別,它們即便進來地府也只是能再奈河岸邊徘徊.

這就是為什麼,在中國對於兒童的束髮年紀基本是有一個硬性限制的(基本都為八歲起)這其實就是標注這個孩子的靈身已經基本合一.

死後也是能順利進入輪回之路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我們雖然常常會聽到厲鬼作祟的傳言,卻很少聽說有厲鬼的兒童到處害人.

因為它們只是抱著對生命的一種留戀和不舍存在在陽間,並不會有多大的怨氣,即便會親身經歷,也僅僅是被捉弄.

而隨機而來的小病小災並不是它刻意強加與你,而是但凡有過相關的接觸,被沖了運勢,自然就會走背字.



而大家可能也會有耳聞,墮胎是會因為扼殺了孩子的生命而遭到孩子的怨恨,但這也並不是必然的.

因為所墮之胎分為兩種,一種是陽壽未享便被扼殺,這一種是的確會有怨氣存在,這通常會影響其父母的運勢或是身體.

不過也並不是很快或是一定就會應驗,因為這還要結合具體情況而定,譬如父母的陽氣夠盛,或是命理八字至陽等,都會有一定的緩解.

而另一種其實就是命該如此,這一種的胎兒因為註定並沒有陽壽所以即便不甘心,卻也並不能給父母帶來多大的影響.

而這裡我還要說一個概念,就是陰八字的事情,我們所謂的生辰八字即是我們出生的年月日時,這是按照出生的那一刻來推算的。.

而陰八字則是根據所謂鬼魅轉世投胎的那一刻的年月日時來計算的,雖然我們人類的妊娠週期大體相同,但是細分起來卻在天數上還是會有很多區別.

而況且輪回轉世之道並不僅限於人類,這區別就更加大了,生辰八字作為命理學的核心,可以推算出各種資訊.

如若有高人推算,雖不能說的事無巨細,但起碼也會是大體一致,而陰八字則是用來推算前世的,也就是投胎轉世之前的事情,這我並無力求證...



現在我們只是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但是姑娘的魂魄究竟去了哪兒我倆誰也不清楚,我問朋友,剛才的用白蠟烤的方式究竟算是怎麼一回事.

朋友解釋說,白蠟拋開物理屬性不說,從玄學上看,其實是比較能感受陰氣的東西.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喪事上面都選擇使用白蠟,而且一旦影視劇表現陰氣逼來的時候,總會給白蠟一個特寫鏡頭看其熄滅,這其實都是有一定根據的.

用白蠟的火去烤姑娘的掌心,也就是想用蠟燭的火去燒姑娘身上的陰氣,而每當陰氣把蠟燭的火侵滅的時候,就要換一根新蠟,是因為那根蠟燭已經被陰氣侵過,再點,效果則大減.



可是這事也實在是瞞不住,我跟朋友簡單商量了一下,沒辦法還是開了門出去把事情說了,那對夫婦起初並不相信,朋友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了一遍.

加上估計這對夫婦也發現了小姑娘雖然不貪睡之後卻還是反常,最後也只能相信了,於是我們幾個人就重新坐下商量對策.

朋友又仔仔細細的把姑娘出事那天的情況問了一遍,朋友聽了就直皺眉頭,依舊陷入僵局,我在旁邊幹看著卻也幫不上什麼忙,心裡也感覺堵得慌.

朋友思考了半天,突然問那對夫婦他們去旅遊的那天,是不是陰曆的3號13號或者是23號?那對夫婦回憶半天,表示好像還真是23號.

朋友聽見他們給予肯定的答覆,眼睛立馬放光了,說他估計找到事情的原因了.


朋友說,首先3日.13日.23日這三天據說是地府的閻羅王出行的日子,傳說中閻羅王會在這三天,去親自去為冤魂申冤昭雪.

大鬼小鬼必然避讓,倘若在這天與其相遇,如有不敬或作奸犯科,恐怕也會受到牽連.

這雖然只是傳說,我也沒有親眼見過閻羅王,但之前那個國企食堂發生的事情,讓我不得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些我們不能親眼看見的制度和統治者.

朋友繼續說,他想如果這是真的話,恐怕他們那天還真就是碰上了,估計正好趕上西瓜丟失,這個小姑娘說不定在心理面說了什麼大不敬的話.

魂魄才會被小鬼勾走以示懲罰,倘若真是如此,也許按日去城隍廟虔心祭拜,也許慢慢的小姑娘就會恢復.

這對夫婦見事情還是有救,自然感動流涕,我見朋友已經找到了事情的起因,就跟這對夫婦告辭準備和朋友返程.

出了門我就感覺朋友有些不對勁,臉色始終不太好,我問他是不是不舒服,朋友這才開口,告訴我其實他剛剛講的是騙那對夫婦的.

雖說有閻王出行的傳說並不假,但卻並沒有日期或是時間上的限制.

我想各位總會經歷過,在一個人多的場所,大家都聊得熱火朝天時,會突然莫名其妙的全部靜下來.這個在西方的傳說中,是恰好有天使或是魔鬼飛過.

而在我們中國人的傳說中,多半認為是閻王爺出巡恰好經過,作為一個統治者,必然會有小鬼在前打著肅靜的牌子,所以可能我們的忽然安靜其實就是出於一種玄妙的身體反應,這種反應類似于對靈體感知的東西.



朋友解釋說,他編造的那幾個日期,倒是相對於陰氣較重的時候,但他主要還是希望讓那對夫婦更加相信他所言非虛,去虔誠的祭拜.

但是究竟有沒有效果,他就不知道了,聽完朋友的話我只剩下唏噓,這種感覺很讓人難受,想要説明她們卻也無能為力.

這次的宅子給了我很大的觸動,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感覺心情壓抑,看朋友的樣子也是不開心,我倆一路上甚至都很少說話,就這麼默不作聲的開回了家.



這次經歷讓我身心疲憊,回去很多天心情比較低落,我索性在家裡關了手機悶頭玩了幾天遊戲,期間朋友倒是沒來看過我,不過我們偶爾在網上說兩句.

朋友說他其實跟我的心情一樣,不過事已至此也實在沒有辦法,我直接告訴他,我可能不想再做這一行了,雖然利潤相當可觀,可是最近接手的這兩個宅子,

讓我實在是招架不了,朋友倒是挺贊同我的意思,不過他也告訴我,其實很多事情就命中註定的,從一開始的一個細微的決定,很可能就逼迫著我們要走下去.

我沒聽懂他說的話,但是我也懶得揣測了,又玩了幾天遊戲,終於感覺身體實在是發慌了,打開手機就看見頭天晚上一個仲介人給我發的資訊,

那個中間人有筆大生意要讓我過目一下.


11會整理的比較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