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憲兵回憶:收音機傳出詭異交響樂

憲兵回憶:收音機傳出詭異交響樂

林口憲兵學校,是憲兵們的共同回憶。

男人們剛從陸軍新訓中心結訓,準備下部隊當憲兵以前,還必須過「憲兵學校」這一關。
地點在林口長庚醫院附近,交通還算是方便的地方。

故事發生在2010年10月底的時候,當時忠貞821梯(憲兵特有梯次)的弟兄剛準備要從第三大隊結訓,
該學的擒拿、奪槍、奪刀、長警棍、柔道、棍盾攻防(鎮暴)、莒拳道也都驗收完畢,
大家等著幾天後
下部隊的日子到來。

就在這時,我們第三大隊陸續有奇怪的事情發生。

首先是軍械庫。某天晚上,有一名義務役的弟兄正努力提振精神,坐鎮軍械庫的安全士官;
由於那個位置在各房舍的最邊邊,沒辦法看見其他中隊在做些什麼,是相對比較無聊的地方。

由於憲兵學校外面有大門哨,沒有意外的話裡面應該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這位弟兄原本也打算聽著夜間昆蟲的嘰嘰喳喳,緩緩渡過這漫長的2個小時站哨時間。忽然間‧‧‧

「蹦、蹦、蹦」

軍械庫的樓上不知道為什麼,傳來腳步聲。與一般熱脹冷縮的「達達達」聲音不同的是,
這個聲音是順著樓梯間反彈,傳到一樓的。很明顯,二樓可能有人!

這位弟兄不宜有他,拿起警棍就往二樓走去。他到了二樓的時候,發現腳步聲依舊持續著,但是沒有看見任何人。

「幹!」

義務役就這一年而已,卡哨的時後不管遇到長官還是惡鬼都不是件好事,安安穩穩度過這335天
(軍訓折抵一個月)才是真的。於是他趕緊下樓,打電話給當時值星的中士班長。

這班長名字我已經忘記了,只知道他聽到消息回報後,直接走過去軍械庫,罵這位安全士官:「大驚小怪!」
於是走到樓梯間,回頭跟他說:「什麼聲音都沒有啊!」

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走上二樓看了一下。但是沒多久這位班長卻急急忙忙的走下來,什麼話都不說。
「我跟你一起站哨吧!」於是兩個人就這樣卡到下一班哨(天亮了),才回去休息。據說,中士班長
後來自己也承認,走上二樓的時候,也聽見了腳步聲,但沒見到任何人。

這個故事傳出後,其實我們半信半疑;因為林口憲校的環境其實比新訓中心好太多了,感覺不像是會
有冤魂的地方。我們還是苦中作樂的度過每一天,直到憲兵學校畢業前三天。

當時先是第一中隊有怪事發生。也些詳細片段我快忘了,我盡量拼湊成一個故事看看。

就在要結訓前幾天,三大隊第一中隊傳出有人碰上不乾淨的東西。當兵的時候為了節省空間,睡覺都會分成
上下鋪;據說當時他們二樓還是三樓的一個兵,在睡覺的時候感覺有人在拉他棉被。

「誰呀?」

他努力睜開眼睛往下一看(他睡下鋪),不得了,居然有一個人「趴在」他床前瞪著他。這個阿兵哥嚇一大跳,
趕緊把棉被拉到頭上,假裝沒任何事情發生。

過了不久,他感覺到有人對著他頭髮「吹氣」,想說把棉被拿下來透透氣順便偷看好了。結果棉被剛從頭上
拿下來,意外發現後方玻璃窗上,有一個人趴著看他。這次他再也不敢裝作沒看到,趕緊衝出去找中隊長。

最後中隊長找來兩個人在他床前站哨,這件事才落幕。

聽完這兩個故事後,我們也開始覺得毛毛的了。早上刷牙時大家都在討論這件事,覺得不可思議。

「還好,跟我們三大二中無關。」

話才說完沒多久,馬上又換我們自己中隊發生狀況。由於我自己也被嚇醒,所以這部分記憶猶新。

當時大約凌晨四點左右吧!我在四樓睡覺。忽然間,樓下傳來十分詭譎的交響樂,聲音大到可以把隔一層樓
的我給吵醒。

「士官長聽音樂也開太大聲了吧!」

我不疑有他,繼續睡下去。結果隔天大家都爆動了:「你聽說了嗎?我們中隊昨天晚上鬧鬼。明明門被反鎖
起來的行政室,裡面的收音機居然自己打開了,還傳出奇怪的交響樂。」

「當時中隊長也被吵醒,但是不敢開門;後來連隔壁中隊的輔導長都被吵來了,只好硬著頭皮開門把收音機關掉。」

我們大家當時都在心中默念:「學長呀,我們就要結訓了,不要搞我們啊。」而長官也絕口不提這些事情。

直到今天,聊起這件事,依舊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收音機會自己打開、傳出詭異的交響樂。

可能有點不恐怖,呵呵,可是是真人真事。(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