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第五部電梯6到8章

第五部電梯6到8章

第六章

阿正想到的是,那天余某某倉皇地從電梯裡撞出來,可是電梯卻一直留在1樓,那麼他到底在裡面幹什麼呢?!

  管理處。大樓管理處有監控電梯內部的攝像頭,一定拍下了全過程。阿正覺得事情越來越詭異難料。

可是這時他的自信又膨脹了起來,儼然覺得自己就像冒險家衛斯理,正在偵破一樁神秘莫測的事件。

  他估計到管理處一般是不會拿錄像出來給生人看的。他想到了小娜,小娜可以充當一回小報記者的角色!

  下午,兩個頭頂耐克棒球帽,戴著烏蠅鏡,斜挎著炮筒的神秘人走進了大樓。保安照例將他們攔截住,

胡亂登記完,兩人就直奔5樓管理處。

  門開著。兩個穿著軍綠色長棉衣的保安正在裡頭吞雲吐霧。

  小娜摘下眼鏡,柔聲問道:「師傅,請問這裡是大樓的管理處嗎?」

  兩人紛紛轉過頭來,目光從頭到腳溜了小娜一遍,其中一個開口說:「是啊,什麼事?」

  「哦,兩位師傅是這樣,」小娜從馬甲兜裡掏出本黑色的派司一晃,「我們是某某報的記者,

上次有個跳樓的余某某你們一定知道吧,關於那篇報道我們向再跟進一下,寫點追蹤什麼的,想在你們這裡找點線索。」

  「喝!來的正好,我們正為這件事想破腦袋咧!」另外一個保安接口道,「交給公安也沒什麼用。

還是便宜你們吧,這下又有東西寫啦!」

  小娜和阿正交換了一個眼神,小娜問:「師傅您的意思是?您有什麼獨門線索?」

  「什麼獨門線索,哈哈,我還獨門暗器呢。你們自己看看吧。」

  一個保安起身,從密密麻麻堆滿錄像帶的櫥裡抽出一合帶子,放進錄像機裡,

按下FORWARD,大約半分鐘後又按了一下PLAY.看來他對這段錄像的時間已經很熟悉了。

  攝像頭是朝外設置的,所以電視機屏幕裡先出現的是電梯門。接著,門打開了,

一個微微謝頂的男人走了進來,阿正認出那個男人就是余某某。他在30樓這個按紐上按了一下,

指示燈亮,接著又按了一下關門紐。電梯門緩緩合上了。

  「這是今年第一個乘5號電梯的人。奇怪這5號電梯乘的人總是少的可憐,實在太奇怪了。」

一個保安在一邊說著,「你們注意看阿!注意看!」

  小娜和阿正睜大了雙眼。他們看見電梯門打開了,門上的指示燈顯示30,正是余某某的目的地。

可是他卻沒有走出去,反而以一種奇怪的表情看著四周。

  門關上了。

余某某的臉上維持著那種難以言喻的表情,雖然攝像只是他的側面,但能清晰地看見他的臉微微泛紅,

嘴角上揚,似乎在笑。緊接著,他慢慢地把臉轉了過來,對著攝像頭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阿正渾身一激靈。

接著,他看到了幾乎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一幕!
  只見余某某飛快地理起西裝,解開皮帶,接著又迅速地脫下內褲,身體伏在電梯側壁上,

屁股開始一晃晃地抖動起來,舌頭不停地舔著電梯壁,一臉陶醉的樣子

  小娜已經把頭別過去了。兩個保安不斷地罵著變態、精神病之類的話。只有阿正愣在那裡。

  馬上,又有了一些變化。余某某似乎被什麼聲音

(阿正判斷那只能是聲音,因為電梯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而且門也是關閉的)驚醒,

他睜開眼睛,神色極為緊張地從地上拉起長褲,手臂在空中胡亂揮舞著,大概2分鐘後,

突然沿著電梯壁坐倒在地上,面色灰白,壁上留下一道清晰的水印,那竟然全是他的汗!

  就這樣又過了好幾分鐘後,余某某頹然從地上撐了起來。電梯門也在這個時候打開了,

門外站著一臉茫然的阿正。余某某就在這個時候飛快地從裡面竄了出去,接著門關上,一切回復平靜。

  回到家,阿正感到有點虛脫。小娜適時地遞上一支點燃了的香煙,他狠命地抽了一大口。

  還是小娜先發話。「你說電梯一直留在1樓,可是事實上它卻曾升到30樓,並且又重新回到1樓。」

  「我也搞不清楚。什麼都不知道。還有,他在電梯裡面做什麼,他是個暴露狂?」阿正答道。

  事實上,當余某某把褲子脫下來那一刻,阿正就猜出他在幹什麼了。只是還有點想不通。



  第七章

阿正還是重複著忙碌的工作,偶爾光顧麗人坊尤比從前偷偷摸摸的更甚。

  那天他留在公司,本要等小娜晚上8點半下班後去接她,再一起去看《哈里。波特》,

誰知突然收到一封俄羅斯客戶的電子郵件。阿正急切想將這批貨脫手,就給小娜打了個電話,

讓她自己先過來公司樓下等,自己忙著先回那個客戶郵件了。怎料俄羅斯人馬上回郵給他,阿正一看表,

心想8點半了,再回怕是來不及了,不如先下樓叫小娜一起上來。他匆匆披上外套搭電梯來到一樓大堂,

看見小娜已經等在那裡了。

  阿正一臉歉意地說道:「娜,看來電影是看不成了,呵呵,有個很難纏的客戶,不得不應付啊。」

  小娜微笑著回答:「沒關係,看不成就改天。我陪你上去吧,等會咱倆一起回家好了。」

  阿正忍不住在她紅紅的小臉上親了一下,順勢把她摟進懷裡。小娜像一隻溫順的小貓蜷在他的懷裡,

兩人相擁著來到電梯前,阿正伸手按了一下朝上的箭頭。

  門打開了,兩人一走進去,就緊緊地摟在一起。門還沒合上,阿正就忘情地親吻著小娜。

小娜這時更像一隻溫順的小貓咪了。

  突然,小娜似乎想到了什麼,她猛地掙開阿正,盯著他的眼睛說:「正,我們進的是哪一部電梯?」

  阿正覺得自己的臉部肌肉有點僵硬,不過他還是硬擠出一個笑容。「好像是第5部電梯吧,呵,

這下到可以看一看我們會不會像死掉的余某某一樣?」

  話剛說完,他就覺得自己的話似乎很不吉利,下意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

  電梯裡的空氣好像一下子凝固起來。小娜緊緊地握著阿正的手,而他的手心裡也正在冒汗。

  此刻時間過的極慢極慢。兩人死死地盯著門上方的紅色指示燈,看著它8、9、10、11地跳著。

  終於到了14樓,阿正和小娜在短暫的失重狀態下感覺到電梯慢慢停了下來。接著『叮』一聲響,

門打開了。兩人手拉著手幾乎是同時跳出了電梯,終於長長出了一口氣。

  電梯門在他們身後合上了。阿正剛想說幾句俏皮話逗逗小娜,轉過頭不禁大吃一驚

  小娜臉色煞白,圓圓的杏眼死死地盯著電梯。

  阿正伸手推了推她,像是在觸碰什麼怪物。「娜,你怎麼了,你在想什麼?」

  「正……正,剛才上來的按紐是不是你按的?我是說14樓那個按紐?」

  阿正頓時愣住了。他不記得自己曾按過那個紐。到底有沒有按過?有吧?

好像真的沒有!那電梯是怎麼知道我們要上14樓?

  阿正強扮出一個輕鬆的表情來。可是連他自己都感覺到那一定是尷尬無比的。

「當然是我按的啦。智能系統還沒有發達到能閱讀人的思想吧,哈哈,」他只有這樣對小娜說,

儘管他的聲音有點微微發抖。

  小娜噓了一口氣,聳了聳肩,對阿正做了個鬼臉。

  阿正趕忙將她拉進自己的辦公室。燈火輝煌溫暖如春,他感覺心裡有底多了。

不禁感覺自己有點神經過敏。只是,不知道哪裡不對勁,阿正心裡還是感到隱隱的不安。

  「我們都是自己嚇自己了,」小娜掂起腳尖在辦公室轉了一圈。「哎?正啊,你們公司什麼時候把燈都換掉了?」

  阿正感到頭皮轟地一下炸開了。他知道自己為什麼感覺不對頭了。他的辦公室裡裝的全是日光燈,

可是現在,清一色的燈泡,照的辦公室黃幽幽的,燈泡的影子在地上晃來晃去,像是一個個上吊著的屍體。

  阿正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他的上下排牙齒互相扣擊著,發出只有他自己才能聽的見的『的的』聲。

  小娜也僵在了原地。她的一隻腳伸出去甚至來不及收回來,還在那裡保持著一個掂的動作。

  阿正感覺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一開口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又沙又澀:

「我們,我們下去吧。」說著他拉住小娜的手。手心全是冰涼的,沒有一滴汗了。

  可是一個更恐怖的聲音還是傳到他們的耳膜裡。那是高跟鞋的後跟敲擊在花崗石地板上的聲音,

得,得,得,有遠及近清脆無比,接著聲音啞了下來,變成嚓,嚓,嚓,高跟鞋已經走過花崗石地板,

走上了阿正公司鋪的墨綠色地毯上。最後,停在他的辦公室門外。

  此時阿正感到血往腦門湧,他不顧一切地摔開小娜的手,

衝過去一邊大聲吼著「他媽的走路不會輕一點啊!」一邊伸手拉開門

  門外站著的是他的秘書小陶。小陶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經理。會議室裡等著你開會。」

  說完她看也不看阿正一眼,轉身就走了。嚓,嚓。得,得。……越走越遠。

  阿正的手還握在門把上。

  小娜跑過來,急急對他說道:「正,MISS陶今天不對勁,平時她看見我最開心了。」

  阿正一言不發。事實上,他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正,今天這裡一切都不對頭,都是從我們走進第5部電梯開始的,第5……第5部電梯?

……難道我們和余某某一樣都沒有走出過那部電梯?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幻的?

余某某也是以為自己真的被抓了才自殺?正,我們現在是到什麼地方了?」

  阿正楞楞地看著小娜,腦子裡還是空白一片。

  小娜用手掌拍拍他的臉,又搖著他的肩膀說:「正!正!我們看到的一切全是虛假的!

不要當真!我們現在很有可能還是在5號電梯裡面!阿正!」

  阿正的眼睛裡有了一點光彩。「阿正,我們現在無論看到什麼都不要怕,因為全不是真的,記住!

我們兩個在一起什麼都可以挺過去!」

  阿正終於感到自己有點恢復了。他摸摸自己的臉頰,定一定神開口說:

「我要去會議室看一下。因為現在即便是想下去,……估計下不去。」「我和你一起到會議室!」小娜馬上接道。

  兩個人手拉著手走出辦公室,向著大樓另一端的會議室走去。




  第八章

走廊的燈光要更昏黃。阿正和小娜的手緊握在一起。

隱隱地,阿正似乎聽到一個陰冷而潮濕的聲音在遠處叫喊,一直綿延到耳朵邊,有點像女人的呻吟,他辨別不出。

  快到拐角了,有幾道紅亮亮紫幽幽的光束從走廊的另一頭射在地板上,接著快速地變幻閃爍。

阿正有點吃驚,這種怪異的色彩他太熟悉了。可是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他有點迷茫。

  當然沒有看見會議室。

  終於過了拐角。

  那片班駁陸離的色彩終於鋪面而來,霓虹燈的光芒,快速地變幻閃爍。幾個紅艷艷而曖昧的字躍然眼前:麗人坊!

  阿正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差點一下子靠在小娜身上。

  小娜並沒有伸手去攙扶。因為她看見紅艷艷的霓虹燈影裡,幾個光著身子的男人和女人在交媾。

她看到了腆著大肚腩的余某某。接著她看到了其中一個抬起頭,朝她咧開嘴笑的男人,竟然是阿正!

  還沒回過神來,小娜就聽到耳邊一聲大叫,阿正猛地掙脫了她的手,跌跌撞撞地跑向電梯。

「正!」小娜叫喊著跟著跑向打開門的電梯。




  尾電梯飛快地運行到一樓。阿正倒撞出去,跑出大門,跑向夜幕下的大馬路

  「阿正小心!!!」腦後傳來小娜的叫喊。阿正感到有一束刺眼的亮光和著刺耳的騎車喇叭聲襲來,

他本能地伸出手擋住了雙眼……緊接著他感到被人重重地推了一下,身子一側翻了出去……

  一陣刺人耳膜的輪胎與地面摩擦聲,伴隨著重物落地的聲音。阿正發瘋似的在地上爬了幾步,看見了血泊中的小娜。

  「娜!小娜!」阿正竟然忘記了站起來,還是手腳並用地向前爬去,爬到小娜身邊。

  「小娜,小娜!你忍著我就去叫車,你千萬忍著!」阿正聲嘶力竭

  「正……阿正,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對嗎,你告訴我,只要你告訴我,……我,我……就相信……」

  「假的!都是假的!我只有你一個,只有你一個!!娜?娜!你聽見沒有!」

  一瞬間,許多往事湧上阿正腦海。

  第一次見面的5支冰棍;

  每天清早熱騰騰的豆腐花;

  保暖瓶裡可口的菜;

  還有薑湯和康泰克……

  5年來的體貼和遷就……

  阿正終於忍不住淚流滿面,哭倒在小娜的屍身旁邊……

  阿正從這棟大樓裡消失了。沒人知道他在城市的哪個角落。

  也沒有人知道這棟大樓裡的5號電梯,究竟會在什麼時候再開。

  只有燈紅酒綠的那個地帶,依然是夜夜笙歌,笑語不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