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我昨天晚上加班時

我昨天晚上加班時

我伸了個懶腰,站起身來。
  實在有點累了。
  為了明天能把計劃書交上去,我不得不在公司的電腦上熬到現在——都快凌晨三點了。
  我打了個哈欠,走出辦公室的房門,向洗手間走去。
                 
  這時,我聽到了高跟鞋清脆而有節奏的「嗒、嗒」聲。
  這麼晚了還有人和我一樣也在熬夜?
  我抬頭望去,不太長的走廊裡有一個白衣女子,長髮飄飄地正向右邊的陽台走去。
                 
  說到這裡,我先介紹一下我們公司的自然情況。
  我們公司在這座大廈的17層,佔了整個一層。
  中間是三部電梯,電梯兩邊是男、女兩個衛生間。
  正面是前台,兩側是辦公室。
  我是策劃部經理,辦公室在左側。
  走廊的兩邊都是封閉式是陽台,以便於采光。
                 
  我記得很清楚,昨天晚上下班後,同事們都走了,臨走時同事業務部經理老張還幸災樂禍地說:「積極努力哈,明天你能升職做老總。」
  所以,這時不應該有人出現在走廊上——除了我以外。
  而且,她的背影很陌生。
  公司裡的女孩子還真沒一個有她那一頭飄逸的長髮。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了——她是個賊,女賊!
                 
  抓到賊應該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所以我決定抓到她,一個夜半女賊。
  我牓腳但迅速地衝了過去。
  她似乎感到了身後的動靜,回過頭來——
                 
  天!
                 
  我只可以用驚艷來形容,真漂亮的一個女孩子啊1高挺秀氣的鼻樑,淡淡的蛾眉,一雙明亮而又清澈的大眼睛,配上豐潤的唇,實在是美女啊。
  美女望了我一眼,眼裡是冷冷淡淡的飄忽,便繼續走向陽台。
  我愣了一下,看著她走進陽台,然後又轉身望了我一眼。
  我不由自主地叫道:「哎~~~~~~~…………」
  就在這時,她撲在了陽台封閉的玻璃上。
  然後,不見了。
                 
  我大驚失色,以最快的速度衝到陽台上。
  陽台上什麼也沒有。
  玻璃也完好無損。
  但是她不見了!
  在這個封閉的空間裡不見了!!
  是怎麼回事?
  她不可能不見了的啊!
  我僵在那裡,感覺混身發木,頭皮發麻,背後,滲出了冷汗——鬼啊!!我見鬼了啊!!!
  我幾乎癱在陽台上。
  不知過了多久,我緩過氣來,膽戰心驚地回到辦公室。
  我嚇得連尿都沒了,應該是化成冷汗流光了吧。
                 
  我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忽然覺得是不是我剛才做了個夢?
  但是這個夢也太奇怪了點。
  為了怕真的是夢,我在電腦上記下了這件事情,並且在手機的短信息裡也記了下來。
  明天醒來的時候,我會看一看電腦和手機裡是不是還有這個記錄——如果有,就是真的,否則,就是一個真實的夢了。
  我看了一下時間——凌晨三點。
  折騰了半天,我實在是心力憔悴了,我朦朦朧朧地爬在桌上睡了過去。
                 
  刺眼的陽光驚醒了淺眠的我。
  我看了看表:7:48.離上班的時間還有四十二分鐘。
  我舒展了一下酸澀的身體,然後抓過鼠標點了一下。
  電腦的屏幕保護退去,我昨夜趕出來的計劃書露了出來。
  我準備再檢查一下,就打印出來。
  我一行行瀏覽下去。
                 
  結尾處——天啊!是怎麼回事?
  計劃書的結尾處是一個美女的相片!昨夜那個美女的頭像!!
                 
  燦爛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照在我的身上。但是我卻感到我渾身發冷,由骨子裡打起了寒戰!
  我用發抖的手抓過桌子上的手機,在短信息裡,我看到了昨夜的記錄!
                 
  昨夜,我不是做夢!!
                 
  我呆呆地坐在那裡,甚至不敢移動身體!
                 
  門外傳來電梯開門的聲音,是同事們上班來了。
                 
  我勉強打起精神,走出辦公室的門。
  「早啊!」
  和我說話的是公司財務部的經理。她是公司最老的職員之一。
  「早!李姐」我總算看到活生生的人了,有點興高采烈。
  「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像活見鬼一樣!」她笑著說。
  我打了個冷戰。
  「哦……我哪有……,呵呵……」
  我想我的神情有點怪異。
  她又看了我一眼:「你沒事吧?」
  「沒……沒事。」我趕緊支吾著說,說完,我就衝進了洗手間。
  我在洗手間裡沖了把臉,對著鏡子照了照——我的臉色還真難看,雙頰蒼白,眼圈發青。難怪李姐說我。
                 
  一整天,我都有點恍恍惚惚。
  下班的時候,我叫住李姐:「李姐,你是公司最老的員工吧?」
  「是啊,怎麼了?」
  「我給你看個東西。」我拉著李姐來到我的電腦前,調出計劃書的文件給她看。
  我想讓她看看那個美女的頭像,看她認不認識。
  但是,結尾處什麼也沒有!
                 
  「你讓我看什麼?」李姐奇怪地問。
  我張口結舌地呆住了。
  「你怎麼了?」那一瞬間,我感到李姐的聲音那麼飄忽遙遠。
                 
  我毛骨悚然。
  「沒有了,不見了。」我囁嚅著不知道該怎麼說。
  「什麼不見了?你別開玩笑耽誤我時間了,我走了。」李姐不悅地轉身而去。
  我無力地坐在椅子裡。
  是怎麼回事?
  我的大腦亂成一團。
                 
  不知過了多久,有種聲音驚醒了迷亂中的我——「嗒、嗒……」
  是高跟鞋的聲音!
  我感覺我的臉皮都麻得皺了起來。
  我慌亂地想抓住什麼東西對抗那越來越近的「嗒、嗒」聲,突然,那聲音消失了。
                 
  一片寂靜!
                 
  我縮在椅子上,動也不敢動。
  這時,我感到背後寒氣逼人。
  我想回頭,但是我的脖子僵住了。
  猛地,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一下子回過身去。
  她就站在窗前,白衣如雪,長髮飄逸,美麗一如昨夜。
  她的眼中是一抹冷冷淡淡的飄忽。
                 
  我想大叫一聲,但是我的嗓子憋住了,發不出聲音。
  她望著我,眼中的飄忽逐漸變淡,眼睛的顏色開始發紅。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幾乎同時,她倏地向後飄去,穿過封閉的窗戶,消失了。
                 
  我手忙腳亂地抓起手機:「喂?」
  「你怎麼還不回家啊?」
  是妻子。
  「哦,」我鬆了口氣,嚥了口唾沫:「就回了。」
  說完,我幾乎是衝出公司的。
                 
  第二天,我辭職了。
                 
  兩個月後,聽說公司新到的一個做策劃的小女孩瘋了,總是大叫有鬼。
  這件事是李姐告訴我的。
  她還說,最早,公司裡有一個做策劃的女孩子因為失戀,在辦公室給負心的情人的打完最後一個電話後,自殺了。
  就死在辦公室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