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第五部電梯第三章到第五章

第五部電梯第三章到第五章

第三章

阿正今天起的很早。在上班的路上,他就想好了今天一定要去乘一乘那部5號電梯。

  走進燈火輝煌的大廳,迎面就看見那五部電梯靜靜的橫在那裡。

  時間還早。阿正看見,除了第4部電梯現在正在上升外,其他幾部的指示燈都沒亮,那表示它們都停留在1樓。
  阿正伸手輕輕碰了碰箭頭朝上的按紐。他的公司在14樓。

  第一部電梯的門打開了。他半探身進去,按下30這個按紐,接著一個跨步出來。

8秒鐘後,電梯門自動合上了,接著指示燈亮:1、2、3、4……

  阿正再次按下向上的箭頭。他突然覺得自己像回到了學生時代,可以為所欲為而不必承擔很大的責任。

  他如法炮製,將第2部和第3部電梯也遣送了上去。

  現在只有那第5部電梯了。阿正想著,終於搭上你了!哈!

  他信手按下在第5部電梯旁的向上按紐,正打算等門開啟時以一個優美陽剛的軍步跨進裡面。

  門開了,阿正卻楞住了。

  裡頭有一個人,確切地說,是一個男人。

  他大概40歲上下,穿著西裝,襯衫領口解開著,領帶也像一條上吊繩一樣垂在胸前。

大概是大樓中央空調太熱的原因,他的臉上都是汗,油油的泛著光,

禿的很厲害的頭頂上緊緊地貼著一屢被汗水浸透的頭髮。

  阿正覺得那張臉很熟悉,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那個人看見阿正時的表情很怪異,先是驚恐的往裡靠了一靠,

雙眼睜的很大像是有什麼要喊出來;接著倉皇抬頭看了看,

估計是看見了指示燈顯示是1樓層,又立刻以箭一般的速度撞了出來。

  那真正是『撞』出來的——阿正離電梯門也很近,那人實實地撞在阿正身上後,

馬上踉蹌著跑向大門,喉嚨裡發出含混的呻吟。

  阿正回不過神來。他根本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電梯門已經緩緩合上了,阿正連忙再按向上的箭頭,打開的卻是第4部電梯的門。

因為身後已經有了其他兩三個等待的人,阿正也只能在他們的簇擁下跨進了第4部電梯。



  第四章

忙碌的工作讓阿正很快就忘了上回也談不上詭異的事。

  那晚,阿正正在回一個東歐客戶的電子郵件,小娜拿著一疊報紙走到他面前,柔聲問道:「正,這個人你認不認識。」

  小娜很少在他工作的時候進來打擾。彷彿是受了小娜神秘語氣的影響,

阿正不由得把視線投向她手中的報紙,這一下卻讓他的眼球再也轉不回來了——

  那是一份本城內比較知名的小報。報紙頭版刊著一張不大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那個男人精神熠熠,

面貌很普通。如果不是看到他的炯炯眼神,還真難單從外表判斷他的身份。

  可是阿正卻記得那個人,他一把從小娜手裡搶過報紙,只見報紙上赫然印著幾個粗體黑字:

「知名實業家、設計師、天成建築設計公司董事長余某某,昨晚夜間10時許自其居住的海天花園18樓跳樓身亡。」

接下來是一大篇幅的關於余某某的身平以及相關人士對其自殺原因的胡亂猜測。有說是因為負債纍纍而自毀的,

也有說是因為不堪情變而隕命。

  「他的公司是在你們那棟大樓裡。」小娜說道。「我想或許你會認識他,就隨便來問一下看看。」

  「唔,是。沒錯。」阿正心不在焉地回答著,「哦。不對,不認識。只是看見過幾次。」

  小娜遞給他一杯熱牛奶。阿正喃喃自語:「不對頭太不對頭了,明明電梯是停在1樓的,

怎麼會從裡面跑出個人?難道他是一直在裡面的。他在裡面幹什麼呢?還有他為什麼這麼慌張?」

  他一口喝光了所有的牛奶,放下手中的報紙。「娜,假如有一個人失魂落魄地從電梯裡衝出來,

你覺得會是什麼情況?」「當然是干了虧心事啦。」她不假思索地接道。虧心事。阿正心裡一稟。

「其實有很多可能性了,比如報上說他公司要破產,他怎麼會不失魂落魄。情變也有可能啊,

最心愛的人背叛了自己,難免會傷心死,」小娜續道,「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他看見某些詭異可怕的東西了,

因為電梯本來就是個容易聚集怪事的地方,像衛斯理寫的小說《大廈》。」

  她的語氣一下子變的很凝重,阿正感到背上有一絲涼颼颼在慢慢地爬上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開口說道:「娜,小說畢竟只是小說嘛,別說你還當真了。」

「人家說說而已嘛。不合理的解釋有時就是最準確的解釋!」小娜嫣然一笑,卻笑得阿正心裡有點發毛。

  阿正感覺余某某的自殺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也許這只是錯覺,他覺得這棟大樓裡有普通人並不知道的詭秘在,

可是他不敢去發掘。他只敢嚮往波瀾不驚的生活,有錢有事業,有那些足以滿足他的女人。當然也少不了小娜。



  第五章

小報不愧是小報,它能在第一時間滿足諸多喜歡刺探他人私生活的閒人們的窺視欲,

當然也可以把一件本來尋常的小事誇大到最極至。當小娜把那份報紙遞到阿正的手裡時,

他的眼珠子簡直要從眶子裡凸出來了;因為報紙上清清楚楚地寫著:

余某某墮樓之大追蹤——神秘事件甚至牽扯到紅燈區麗人坊和市公安局(詳情請見第5版)。

阿正的心砰砰跳的厲害,但是他還是不動聲色地呷了一口茶,

跟小娜閒扯道:「這年頭,有錢的男人喜歡這個,沒錢的男人也興玩這個。」

眼睛不停瞟著尋找報紙的第5版。小娜一邊收拾著一邊答:「看看詳細內容吧。我覺得這件事有看頭。」

阿正抽出第五版,真正是心急火撩一目十行,但突然覺得應該讀的仔細點,於是重新開始看起。

  文章開頭以比較細而娟秀的字體登著一段類似於日記的東西,以省略號開始,

估計是編輯刪除了一些文字。正文:「……沒有了前途,沒有了名望,

苦苦樹立了幾十年的威嚴竟然在一朝坍塌。老張告訴我今天絕對不會有臨檢,不能怪他,

他畢竟只是個分管。沒什麼好說的。可是為什麼會突然臨檢麗人坊???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被抓出來?

那就好像被扒光了衣服暴露在許多人面前。我面對不了那麼多人,叫我怎麼去面對這麼多人。也許,只有走。……」

  阿正看的有點雲裡霧裡。他只有耐著性子看下去。下面全是記者所謂的追蹤報道。

  「毫無疑問,這是余某某在自殺墮樓前的懺悔。一個知名建築設計師,一個身家達億的實業家,

經查訪,竟然是紅燈區麗人坊的熟客。公司裡的下屬看見威嚴的他只會恭敬地叫一聲余董;

家裡的孩子看見慈愛的他會以崇敬的心情叫一聲爸爸;而小姐們則更『親切』地稱他余哥。

是的,余哥花在她們身上的錢足夠幾家小公司好幾年的支出,她們怎會不心甘情願地叫他一聲哥,

儘管他的年紀足以當她們的父親。一個名人的陰暗暴露在大眾的陽光下,是他最承受不了的痛。

所以,他選擇了另一條不歸路——自殺。」

  阿正看的有點心驚肉跳。他沒有算過自己這幾年在麗人坊的消費,但大略估計一下就知道,數目絕不會少。

  「但經本刊編輯在市公安局的查證,余某某墮樓前後一個月內局裡並沒有派出疾風行動小組掃黃,

那麼余某某日記內所寫的『被抓』是怎麼一回事呢?筆者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大快人心的是,根據其日記裡所記載,

神秘人物老張現已被雙規。估計雙方有一定程度的權錢交易。」

  阿正閉上疲憊的雙眼。他在不自覺間已經將個體代入,幻想著自己是余某某,

名譽地位在一瞬間崩塌,眾叛親離。小娜當然也會鄙棄他,離開他。

  他有點痛苦地睜開雙眼,發現小娜正在旁邊詫異地看著他。他苦笑了一下。

「娜,看的我有點頭疼。還是早點睡覺吧。」小娜關切地握著阿正的手問:

「工作壓力太大了吧,你是該早點去睡,明天我給你去買點洋參丸可以擋一下疲勞。」

  阿正點著頭,心裡突然有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