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異聞錄 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六十一夜 紙虎 下

異聞錄 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六十一夜 紙虎 下

"你們知道那只老虎的主人是誰麼?"黎正坐到了床上,看來腿傷仍然使他無法長時間站立。
我和紀顏當然搖頭。"對於上次在山上無瞳消失後出現的那個白衣男人的身份,
恐怕你也應該猜出來了吧,的確很讓人無法相信,但是你知道怨崖是如何產生的麼?
或許說是誰製造了怨崖?"黎正一臉嚴肅地望著紀顏,後者沒有說話,
等於示意繼續說下去。

"那並不完全是我的祖先被滅族後產生的,準確的說他們還沒有能力製造一個類似黑洞
一樣專門吸收死者怨氣的東西。而無瞳也是怨崖的一部分,由於我帶著返魂香進入怨崖,
使得這一部分產生了自主的意識,居然想變成真的人類,不過它已經不存在了,連同我的肉體。

而我現在這副小孩的身體同樣無法再承受任何傷害了,想必你也察覺了,為什麼我的傷
恢復得如此之慢,這是因為身體不完整的緣故,而且如果再次受傷的話,這肉體很可能會突然崩壞。"說到這裡,黎正停了下,眼睛低垂了下去。
"你還沒有告訴我,誰才是怨崖真正的締造者。"紀顏問。

"就是那個男人,那個有著多重身份的男人。他充滿悲劇和壓抑的一生和在臨死前
發出的怨氣居然被殘存在返魂香內的九尾狐的意志捕捉到了,你應該清楚返魂香的來歷,
九尾狐為了追蹤三塊流落在各地的返魂香而將自己的力量分成了三份,無奈它雖然得到了,
卻無法全身而退,結果分別被凡人封印住了,其中留在中土的一塊就有它的部分靈魂。

否則以它的力量,是不會被輕易打敗的。所以九尾和他達成了一筆交易,至於具體內容是什麼,
我就不知道了。而紀黎兩家在大唐之初承擔的任務,一是為了*隱太子建成的冤魂,
貞觀初年長安妖氣橫行,這也是皇帝為什麼賜姓黎家李姓,並且特意用泰山桃木打造了桃木釘,
並在上面刻了'黎明蒼生,正氣永存',二就是守護封印在和氏璧中的那塊返魂香,作為鎮國之寶。

結果我的族人窺探了其中的力量,居然受到了九尾的蠱惑,與它簽訂了契約,
並承諾在黎氏一族中奉獻最優秀血統的女性來作為繼承九尾的那部分力量的載體。
我的祖先們以為這件事隱瞞的很好,結果還是被太宗知道了,一怒之下,以黎家與廢太子
--李承乾造反事件牽連而被滅門,並把這件事推到了你們家族身上,可惜那個老鬼臨死前
還以為是最好的朋友出賣了他。其實皇帝怕的是萬一九尾的力量出現,那大唐的基業就難保了罷了。

可是結果荒唐的是,滅掉黎氏一族卻依舊沒有阻止唐朝皇室的覆沒。至於那塊和氏璧,
據說也被太宗交給你們一族保護起來了,作為代價,紀姓人永遠不准出世為官,更不許在亂世
輔助豪強。"黎正這時候抬起頭來,望瞭望裡屋。紀顏的眼神忽然有些異樣。
"你的意思,難道是說李多?"

"作為約定和記號,被承載力量的那個女孩,成年後耳朵上就會浮現十三個耳洞,
所以那壓根不是什麼封印,只是個標記而已。她在出生以前的一千三百年就註定了她只是
九尾的載體,所以根本沒的選擇,因為每一百年就會浮現一個標記。"黎正嘴角向上翹起,
看著紀顏,可是紀顏的臉色都變了。"你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我問黎正。

他哼了一聲。"剛才的老虎告訴我的,而且,我現在就要離開這裡,等李多醒了就告訴她我走了。
因為那個男人答應我,可以恢復我原有的身體,當然是要有代價,不過到底他要什麼我也不知道,
總之去了再說吧。那只老虎並不普通,它有吞噬人類靈魂的能力,或者說它就是靠著吞吃人的靈魂
而維持著自己,我也不知道那個男人為什麼需要如此多的邪惡污穢不堪的靈魂。

"黎正從床上艱難的撐起身體,往屋外走去,到了門口,他站在紀顏旁邊,停了下來。
撫摸著那只紙老虎,老虎則聽話的低垂著腦袋。 "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我奉勸你還是不要
與那男人為敵,你應該瞭解,光是他用紙做出的那只老虎,我們兩個都敵不過。"說完這句,
他步伐緩慢地想要離開了房子。 "我不會讓你離開的,你去哪裡我不管,
但你起碼應該為你的親人想想。

"紀顏一邊說,一邊掏出匕首,往自己手掌插去。可是還沒等到拔出血劍,他的匕首
就被黎正用釘子打落在地了。"親人?"黎正忽然冷笑一下,"我在孩子的時候就親眼目睹
我的父親因為害怕我母親不經意間顯露出來的能力,而用我們家祖傳的桃木釘一根根
插進我母親的身體,而我只能抱著妹妹無能為力地躲在一邊,接著又無助地看著那個員警
用子彈打爆了我發瘋父親的腦袋,而現在李多根本不認識我,視我為路人,
你還覺得親人這個詞語對我還適合麼?"他走過來,撿起掉落在地上的匕首,遞給紀顏。

"謝謝你的照顧,不過我還是告誡你一句,別在浪費你的血了,你自己應該知道
你的父親和祖父是如何死的,這種東西對你的身體負荷又有多大,何況,以現在的你,
恐怕連這只紙做的老虎都敵不過。"黎正說完,拍了拍老虎,騎了上去,老虎朝天低吼了一句,
快速的跑出去了,消失在茫茫夜色裡。沉默許久,紀顏才長歎一口氣。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們一族要避世在在偏僻的山村裡,原來只是為了逃避那血腥的屠殺,
無論是任何當權者知道我們守護著那種東西,都不會放過我們一族。"我和他走進裡屋,
床上李多正睡的很香,紀顏看著她耳朵上閃閃發亮的耳釘,卻許久無語。
"為什麼明明是紙折成的東西卻可以活動呢?"我對紙虎非常好奇。

"很多有優秀的術師都可以做到,他們使用年代久遠的古樹表皮製造成樹漿,
並在裡面放入自己製作的符咒或者是自己的鮮血,接著將動物甚至人的靈魂融入其中。
這樣製造而成的紙張折成的東西便有了生命力,不過想要創造出像那只老虎龐大
而且具有攻擊力的人,恐怕少之又少了。"紀顏緩緩道來。
為了不打擾到李多休息,我們只好離開了那房子。一路上紀顏一直不說話,
恐怕他正在想應該如何去編一個怎樣合適的理由去說服李多關於黎正的失蹤了。(紙虎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