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盜墓

盜墓

趙村是一個有幾百戶人家的村子。

人們生活的快樂、幸福,幾乎沒有什么愁事。村東頭有一片高低不平的空地,由于種不了地,所以也不知什么時候村里面習慣地把死了的人都埋在這里,久而久之大伙都給這個地方起了個名叫“亂墳崗”。

柳富貴可以說是村里的大財主,家里非常的有錢,可他卻非常地發愁,整天擺著個苦瓜臉。

原因就是他的唯一一個女兒從小就有一種怪病,身體非常瘦弱,經常吐血。柳富貴遍請所有名醫來治他女兒,可是看過的大夫都說“你女兒的病因實在查不出,恐怕是中邪了!”到了最后,有的大夫干脆就不來了。就這樣,柳富貴的女兒柳翠紅帶著這樣的怪病一天天的長大。這一年,也就是翠紅24歲生日的這一天,柳富貴大擺酒席為女兒慶祝生日。

這天翠紅穿上了平時最喜愛的一身紅裝,她很開心,可就在酒席結束時她突然暈倒了。在來的客人當中有的是大夫,急忙上前一看,誰知她哪里是昏倒,而是已經沒有呼吸了。就這樣好好的喜事卻突然轉變成了喪事。

柳富貴在傷心痛苦之余為女兒在“亂墳崗”選了一處寶地埋葬,他給了女兒很多隨葬品,他希望女兒在陰間也能過的幸福。  

 趙大寶是村里有葉的游手好閑,他有一個弟弟叫趙小寶,跟他哥也沒什么兩樣。

這哥倆兒都沒有結婚,因為沒有哪個女子愿意嫁給一個又窮又懶的人。

柳富貴女兒的死,可是使趙大寶眼前一亮,他心想老柳這老頭家里家財萬貫,他女兒死了,準有不少好東西在他女兒的墳里。

他腦子是似乎已經想像到過著富裕生活的情景。“哈哈哈……”他想著想著不由的大笑起來,于是他找到他弟弟笑著說:“老二,你我出頭之日就要到了,我們就要發大財了,到時候我們每人娶上五六個老婆,哈哈哈……”他又開始幻想了,倒是趙小寶呆呆的看著他哥,他不明白什么會使他哥倆發財。

他說:“哥,你瘋了嗎?我們上哪發財呀?”趙大笑著說:“傻小子,柳財主的女兒不是死了嗎?你想想她墳里的東西還能少得了嗎?”“什么,哥你要去盜墓,我可不敢去,那地方又陰深又恐怖。

聽說從前就有人去‘亂墳崗’盜墓,可卻沒有一個活著回來的。”老大笑著說:“那都是騙小孩子的,有我在你怕什么?咱們說干就干,今天夜里我們拿好工具在村東頭碰面。”    

今夜也不知為什么天特別的黑,月亮被擋住了一多半。趙氏兄弟拿著準備好的工具來到了“亂墳崗”。

這真是個可怕的地方,風從山的夾縫中吹來呼呼的作響,就好像有無數冤魂在那里痛哭一樣。趙小寶緊緊地跟在他哥后面,他感到自己的頭皮直發麻。趙大提著燈好不容易才摸到柳翠紅的墳頭,于是哥倆兒開始行動。

不一會兒就挖到了棺材。趙大第一個跳下去,用鐵鏟把棺材蓋打開,用燈向下一照,不由得笑出了聲。在翠紅的身邊放滿了金銀財寶。趙大高興地說老弟咱們發了,于是開始動手裝珠寶。翠紅的身體還是完好無損的躺在那里。

趙大只顧著開心卻沒有注意到一個死人死了快一個月了,而尸體卻沒有腐爛。趙大裝滿一袋后向上遞給趙小寶,然后他繼續裝。可就在趙小寶剛接過袋子抬頭的時候,借著燈光看見一個身穿紅鄧衣服,頭發松散著的女子。

更恐怖的是這女人的雙眼正在流血。趙小寶嚇的尖叫一聲“有鬼呀!”這一聲也把趙大嚇一跳,趙大爬上來向四周一看,哪里有什么東西,回過頭對老二說:“別他媽瞎叫,當心真把鬼招來。

”老二還是傻傻的呆坐在那里,他真是給嚇傻了,嘴里還不停地說著“有鬼,有鬼”。趙大急匆匆的裝完剩下的珠寶,和老二七手八腳的把翠紅的墳又給埋上了。回到家后趙大開心地用手摸著這些金元寶,對趙二說:“今后看誰還敢瞧不起咱哥倆。”  

   趙氏兄弟發了,這在村里面都傳開了。人有錢之后,上門提親的也多了起來。趙大寶最后娶了王麻家的石榴姐為妻。本想再娶一個,誰知石榴姐是一只母老虎,把趙大寶管的是聽命是從。

而趙小寶卻一直沒敢花這筆銀子。每天一到深夜的時候,總是有一個人影在他窗前,可他打開窗子卻什么都沒有。當他一上床睡覺,外面就響起女人的哭聲。這一連幾天他實在受不了,提著燈跑了出去。也不知什么原因,他跑著跑著發現自己來到了“亂墳崗”柳翠紅的墳前。

這里他才清醒過來,轉身要跑,可一回頭發現那天那個穿紅衣的女人,眼里依然流著血,嚇得趙小寶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腿都軟了。只聽那個女人說:“為什么,為什么我死也死的不安寧?”趙小寶這時說話聲音都變了,哭著說“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挖你墳的,你放過我吧。

”這時這女鬼用手把自己的頭發連著著自己半面的臉皮全部拽了下來,血一滴一滴的流在她的紅衣服上,她眼珠子也掉下來一個。輕飄飄鐵向趙小寶接近。這時趙二嚇得褲子都尿濕了,連話都說不出來了。紅衣女鬼看著他,憤怒的說道“就因為你們兄弟倆把我的棺材打開破了我的輪回,我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要讓你們不得好死。”說完雙后插進了他的眼睛里,然后把他的喉管和肚子全都剖開了,死狀極其殘酷。

  第二天,人們在趙大寶的門前發現了他弟弟的尸體。趙大當時整個人全傻了,石榴姐見到了這種情景也嚇得說不出話。人們誰也想不出誰跟趙二有這么大的仇,也許只有趙大心里最明白。

當天夜里趙大也非常害怕,雖說他不信有鬼,但白天弟弟的死對他的打擊很大,他嚇的坐在床上一動也不敢動。這時石榴姐推門進來,趙大對他說:“快把門關好。”石榴姐應了一聲,然后把門插上了。

趙大感到非常奇怪,在往常石榴姐總會對他大吼大叫一番,可今天卻答應的這樣痛快。趙大感到好奇,走下床來到石榴姐身后,一拉她,突然間石榴姐一回頭,趙大看到的是一張半面已經沒有臉皮的面孔,鮮血一滴滴的流著。

趙大發現自己剛才拉石榴姐的手頭拿著一只正在流血的胳膊,他發現是石榴姐的。這時人再大的膽子只怕也要給嚇破了。

只聽一個女人的聲音說:“趙大寶,你弟弟已經死了,你也很快就要去陪他了。我要你們兄弟倆為盜我的墓而付出代價。

”這時趙大寶已經完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跪在地上,哭著說:“對不起,你放過我吧,我把珠寶全還給你。

只要你放了我。”他剛說完話,一只手已經插入了他的雙眼,緊接著喉管被剖開,鮮血濺得滿墻都是。緊接著就聽到了一聲女人的嘆息聲,屋子里又恢復了平靜。

第二天人們在趙大的床上發現了石榴姐和趙大寶的尸體。趙大的死狀和趙小寶一樣,唯一不同的是趙大的雙手不見了。   官府仍查不出兇手是誰,這件案子就這樣不了了這了。

可是在趙大和趙二的房子里找到了許多柳富貴為女兒陪葬的珠寶,大家對趙氏兄弟的死議論紛紛,有的人說是柳翠紅變成鬼殺死了趙大和趙二,也有的人說是趙氏兄弟得罪了什么人而被殺。

可是誰都不敢去“亂墳崗”挖開柳翠紅的墳去看個究竟,村子里又恢復了往日的平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