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車前紅影

車前紅影

能跟命做對抗嗎?
  我不知道。
  信自己的夢嗎?
  在夜色恐怖的回魂夜,或許要信一次。

  他叫阿吉,開了十多年的車一直提心吊膽的,總算是平平安安的過去了,每個司機最怕出車禍,在開車的時候總是把“安全第一”寫在腦子里,或許是這樣,極度的精神緊張導致很多司機在夜中和鬼魂相遇,一陣血光和驚嚇后,帶來了一頭的冷汗,在他們輪子下的或許是冤魂,可是他們又何嘗想惹如此孽障呢?

  阿吉就住在我家隔壁,他夜里經常做夢,說什么“紅衣姑娘”,如果說是他們膽小,我并不認同,一個人在深夜里開在一條條樹木包圍的黑漆漆的山路上,偶爾幾聲烏鴉叫,人的魂可能不在車上,還是要搖動那生命的方向盤,怎么能說他們膽小呢?

  可是我也不敢肯定,因為阿吉的鬼故事特別多,有時候說出來就像真的,他說他見過鬼,鬼的樣子不可怕,但是就是見不到臉,最能見清楚的是鬼的衣服和頭發,他還說:“鬼走路很慢,因為他們沒有腳,一飄一飄的,還有鬼一般都喜歡三個人行,不喜歡一個人,可能是地府孤獨吧!”

  不過我還是不信,因為我們老家是農村,里面很多墳墓,山村的房子又是亂七八糟的,所以我們家家在墳堆里。

  可是我從來沒有見到鬼啊,還有那天我一個太公去世的時候,我還和叔叔們陪過他一夜,可是還是沒見到鬼,或許我跟鬼無緣吧!但是我們那里很多傳說“水鬼”叫“胡須鬼”“吊死鬼”“田鬼,地鬼,”什么鬼都來了。可是我還是有點懷疑,因為他們都是老人說的,或許是老人快要和鬼一起去了吧!

  不信是因為我們年輕,因為我們人氣旺。

  不信歸不信,但是這是個真實的故事,讓我有點懷疑人世,我知道對一個大學生來說很不象話,但是我還是相信了阿吉的話,阿吉告訴我“夢救了他一次”。

  那是一個冬天,雪遲遲沒有包圍我們那狹小的山村,偶爾的雨夾雪被那冰封的嚴嚴實實,剛建好的盤山公路上的瀝青在冰下打著一個一個的寒蟬,司機們都在車上綁了鏈條,開的很緩慢,可是在那陡坡下的速度很難控制,這冰封大地給司機們一個真正的考驗。

  一大清早,阿吉就把我從床上拖起來,我朦朧的睜開眼睛,問他干什么?
  阿吉的臉色很差,顯然又做噩夢了,又要和我講那種鬼故事了。也好,司機活的也很累,既然他們愿意講,我聽聽也無妨。我坐了起來,輕輕的拉好被子,阿吉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口了。

  “昨天我做了一個夢,我開車在龍腰彎的時候,好象眼睛很模糊了,上面的雪一刮下來,把我的玻璃都弄白了,我看不見眼前的路,又剎不住車,不是剎車不靈,好象有人在擺弄我的手,我不停的擺弄,最終還是撞到了竹林里,血肉模糊,我以為自己死了,不一會兒,我又起來了,奇怪的是那車沒事,我又開車往前走,可是明明往前開的,車卻回來了,經過大黃道(快到我們村的路,一路平坦,是唯一一段好路)的時候,我看到前面有三個影子,兩個黑的在一邊,一個紅的最醒眼,其實那連個黑的我更本看不清楚,只知道有,哪個紅的最清楚,頭發散亂,沒有眼睛,一張嘴巴好象在說些什么。

但是我看不到,只在那數秒之內,我的車和那個紅衣人穿插而過,只見我的車窗上都是紅色,是血還是她的衣服,我不知道,只知道她死了。我看了看車后面,一個不小心掉下了山,后來就醒了。”
  我瞪大著眼睛看著他,編了這么多,這個好象最吸引人了。

  盡管阿吉不想去開車了,想避過今天的難,但是最終還是去了,因為他老婆罵起來的樣子很兇。
  阿吉走了,我又睡了,我們仿佛除了睡覺就沒事可做了。

  等我第二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阿吉又在我面前了,我以為我睡了很久了,拿起手表看了看,才過了半個小時,我回頭看了看阿吉的臉色,嚇了一跳,只見臉色青的像海水,嘴唇在顫抖,身子在搖晃,手里拿著一件紅衣服,
  坐在我床邊發愣。

  “你怎么了,那來的衣服,買給誰的?”
  “我見鬼了!”

  我給他倒了杯水,他定了定神,慢慢地說了出來。

  “我今天一早出門無開車,剛沒開出多少,就發現油箱好象不對,我下去看了看流的不多,我想就算了,跑完再說吧,跑到龍腰彎的時候感覺車子跑的快了,停下車看了看,才明白裝的木頭掉了很多,我綁的時候綁的很結實的,我自己也說不清楚,因此我只好把車開回去,因為今天弄不好要弄到很晚,所以我沒法子,車子開的很快,但是快到大黃道的時候,因為昨晚做過的夢,我把車速減的很慢很慢,忽然我眼前真的多了三個女駭,因為一時激動,眼睛都模糊了,看不清樣子,只覺得哪個紅的耀眼,我沒有猶豫,馬上下車,慢幔地走近那三個姑娘,走向那紅衣服的姑娘,告訴她,我想買她的衣服,我花了八百塊錢買的,她開始以為我是色狼什么的,后來看在錢份上終于賣了,我一直看著她們走上橋。

才開車,我當時真的很怕,所以就回來了。前后還不到半個小時。”
  如果說別人,可能不信,但是我信,因為阿吉是個著實的鬼迷。

  我輕輕的安慰了阿吉,阿吉走了,我腦海中想著什么,但是一下就刪除了,我是個搞科學的,怎么能和迷信同步呢?
  睡了一整天,我終于起來了。

  起來的時候,我的女朋友,也是同學在我身邊了,她告訴我他們村里死了個女駭,我沒問,她已經全部都發了出來,哪個女駭是在淘米的時候掉進河里死的,死的平常,這我到不驚訝,但是她告訴我哪個女駭死前賣了一件衣服給一個開車的,是紅衣服,我眼睛瞪的很大,為了證實什么?

  那天,我特地去她家看了看,證實了這一切。

  從那時候起,阿吉也不開車了,我也再不懷疑他的感覺了,那是鬼嗎?我不知道,哪個女駭我以前見過,長的很迷人。最喜歡穿紅裙子,仿佛那天她一定要做鬼了,本來是有人一起陪她受罪的,但是……
  我也說不清楚,明白什么呢?

  讓天回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