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賣水餃的阿婆

賣水餃的阿婆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我一面抓著菜籃子一面放下頭上的大花夾子,將頭髮隨便梳一梳紮成高高的馬尾,連妝都還來不及化就出門了。早上把兒子送到學校門口回來後覺得累,索性就躺回去睡了個回籠覺,沒想到一睡醒已經快中午了,冰箱裡只剩幾片菜葉子和一條魚,晚上老公又要帶同事回來吃飯,於是我立即跳了起來往兩條街外的那個小型市場跑去。

其實我不太常到這個市場來買菜的,只要再多走一段路就會有一個更大的批發市場,不過因為現在時間晚了,大市場只開早上一段時間,就算趕的到菜販也差不多都在收拾了,我只好往這個小一點,卻營業時間長一些的小市場走過去。

已經快中午11點,市場裡頭還是有不少人在穿梭買賣著,生意相當熱絡,可見現在的家庭主婦已經不時興一早就起床上市場了,個個都是像我一樣一附剛睡飽的模樣,拎著小錢包懶懶的在翻動那些鮮魚,要不就只是站著和熟識的攤販聊天。小市場面積不大,但需要的東西也算齊全,不像大市場裡競爭多還得大聲仇靮?H來購買,這裡每種商品就那麼一攤,顧客如果需要一定會上門,所以老闆總是一附悠哉的模樣,和周圍的攤檔也都是十多年的老夥伴了,隨時都可以見到聊天說笑的親切畫面,讓這裡反而多了一份熱情悠閒的感覺。

我忙碌的在那些潮濕的小徑間穿梭,腦海裡將需要的菜肉魚蝦都全列出一張清單來,然後一攤攤的掃過去,生怕一緊張會少買了什麼,但還是不忘偶爾跟老闆聊聊天殺殺價,發揮一下家庭主婦的本能。等籃子裡東西都差不多了,也沉甸甸的快拿不動時,我開始拖著菜籃往回家的方向走,就要步出市場前瞥見角落有一個雜貨店,想起家裡醬油快沒了就朝著雜貨店走去,就在店門口繕菑@袋袋紅豆、薏仁、乾筍、金針等乾貨的架子旁有個老舊的矮架子,一個頭髮全白的老婆婆在慢慢的包著水餃,整個攤子就只簡單的賣些水餃、餛飩,一盒盒白胖水餃整齊的排放在架面上,老婆婆坐著矮板凳認真且熟練的幫水餃折出花邊來並裹上麵粉防潮,那攤位看起來簡單乾淨,尤其是老婆婆安詳穩重的神韻更是莫名的吸引我,所以我提著醬油忍不住就向她多買了兩盒水餃,雜貨店老闆在店裡偷偷的瞄著我跟老婆婆買東西,表情怪異的很,我想一定是他不喜歡婆婆在他的店門口藍u,才會這樣小氣的瞪著我們。

我才不在乎老闆討厭的模樣,一面拿出零錢交給婆婆一面親切的和她聊了起來,說到剛升國中的兒子最近都不愛吃飯很偏食,不管煮了什麼好吃的都只挑愛吃的吞其它的連碰都不肯碰,有時整天就吃肉有時又吃蔬菜吃上很長一段時間,零食和炸雞可樂更是讓我傷腦筋…婆婆笑著對我說孩子大了就不必太限制他,只要有吃就好了,孩子會自己吸收他需要的養分的…
婆婆的新潮觀念真讓我嚇了一跳,她這說法我在書上看過,說是人類天生有能力挑選含有自己身上缺乏養分的食物來吃,尤其是小孩,像是如果缺鐵,就會特別的多挑些紅肉類的吃,如果活動大缺熱量,自然是會愛吃油炸的或是卡路裡高的食物…我連著點了幾個頭表示贊成,以前老是怕孩子正值發育期吃的不夠,還常常強迫他進食結果老是鬧的不愉快,婆婆這樣一說我倒是想通了些,如果不逼孩子吃東西他搞不好反而會吃的開心些,我也省的每天在那裡絞盡腦汁的設計他吃飯…。

謝過了婆婆的意見我提回沉重的菜籃將水餃塞進去,臨走前還是瞄見雜貨店老闆在擔心的看著我,真是個超級小氣鬼!我瞪了他一眼然後才開心的往回家路上走。

回家後忙亂的將食物分類洗整放進冰箱後,就趕快接著洗衣服打掃家裡,晾衣服時想起剛剛的菜籃裡好像少了什麼東西,卻又沒頭沒腦的記不起來,直到幾天後的下午,兒子打完球回家嚷著肚子餓,我嘴裡還說冰箱裡有水餃,後來打開全部檢查過一遍才發現是少了向婆婆買的那兩盒,心裡猜想可能是那天東西太多,在路上給掉了不曉的,於是就隨便下了碗麵線給兒子充飢了事。

隔天又得上菜市場,我拎著菜籃決定還是再去向婆婆買些水餃放著,免的兒子又突然來的肚子餓,水餃只要下水滾一下就可以吃方便的很。一見到面,我就嘮嘮叨叨的說著上次丟水餃的糗事,老婆婆安靜的聽著,臉色看起來有點蒼白。
「阿婆,今天怎麼看起來沒精神的樣子,身體不舒服啊?」
婆婆點點頭:「沒要緊的…還是要兩盒嗎?」
「嗯,好,要韭菜的。」
她抖著手將兩個盒子裝好遞給我,今天雜貨店老闆沒見到人,倒是對面的水果攤老闆娘坐在籐椅上,一面拿著扇子搧風一面直盯著我瞧,我皺了皺眉頭,心想這市場的人怎麼都這樣,連讓個可憐的老婆婆賣水餃賺點小錢都要計較?於是我掏出一張整鈔遞給婆婆還要她不用找了,婆婆堅持不肯但是又找不開那樣大張的錢,我笑盈盈的說:
「下次再找好了,我還會再來跟妳買水餃的…」
婆婆也笑了,慢慢的用沾了白麵粉的手將紙鈔謹慎的折好收進口袋裡頭。

這次我確定有將水餃完全放進籃子當中才離開那個小市場,可是奇怪的,回到家後連籃子都快被我挖破了還是找不著那兩盒韭菜水餃…我懷疑的抓著頭髮,明明放在菜籃的最裡層,上頭還壓著水果蔬菜絕對不可能像上次一樣給抖出去,籃子又沒破洞更不可能漏下去,其他東西全沒少,就硬是少了那兩盒水餃?

第三次,我提早去了市場,對這水餃的事耿耿於懷,什麼都還沒買就直往婆婆的攤位過去,可是那地方卻空置著,像是清理過似的連矮架子都收的無影無蹤,我正猶豫著雜貨店老闆就從店裡走出來,見到他那張臭臉我立即情緒不好的說:「老闆啊!不是我要說你們,阿婆年紀那樣大了你們都不肯讓她在這裡藍u糊個生計,只是賺一點小錢嘛!現在還把她趕走,那你要她怎麼…」
話才說到一半老闆就對著我搖了搖手,然後指著巷子底一間掛白帳的矮屋子:「小姐…妳誤會了…」
他從上衣口袋裡掏出零錢和一張折好的鈔票交給我,表情哀怨的接著說:「阿婆是住在那屋子裡的,以前就一直在我的店旁賣賣小東西打發時間,我們都已經是十幾年的好鄰居了,沒可能要趕她走的…」
他望著那白帳深深的嘆了口氣:「半年前她中風昏迷就一直住在醫院裡沒醒過來,後來有天街坊們都看見她健朗的走回來藍u做生意,剛開始以為她病好了不覺得奇怪,可她的孩子卻說她還是在醫院的病床上昏迷當中,從未離開過…大夥兒一開始都怕的不得了,但後來想一想,認為阿婆也只不過是喜歡待在她熟悉的環境裡罷了,所以我們對每天還是來這裡的阿婆全都不做聲,讓她的魂魄照常的做生意,期待那天她開心了真的會醒過來也說不一定…除了我們這些好鄰居外平常的客人好像也都沒看見她過,直到那天妳來了還跟她聊的很高興,我想妳和她也算是有緣吧,這些錢是妳給她的,阿婆消失後就留在地上,每次我都會幫她收起來,現在阿婆終於去逝了我想該把錢還給妳…」

我顫抖的手裡放著那張鈔票和零錢,眼眶慢慢紅了起來…那張折的整齊的紙鈔上還沾著白白的麵粉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