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異聞錄 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六十二夜 背 下

異聞錄 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六十二夜 背 下

告別了老人和村民們,我們按照回去的路慢慢返回。直到第二天中午,我在一個水庫
旁邊稍微休息下。拿出些乾糧和水進行補充。這個水庫很大,也很乾淨,城市裡很難看見
還有這麼乾淨的水源了,我甚至可以看見水底的石頭和魚。我正在觀賞著四周的景色,
卻沒有注意到被蜇傷的朋友沒有吃太多的東西,而是從自己隨身帶的旅行包裡
忽然取出了一個包裹的整整齊齊的塑膠袋。

我還以為他自己留了些好吃的,單獨藏起來了,於是笑了笑,不再理會。可是我看見他
從塑膠袋裡拿出的是一捧紅色的土。那是那個村莊的土,是老者再三叮囑我們別讓他吃的東西。
可是他是什麼時候挖的?難道是昨天晚上?還沒等我多想,正要衝上去阻止他,
朋友已經將一巴掌紅土塞進了嘴巴,隨便咀嚼了幾下,然後使勁吞咽了下去,
接著露出一種非常滿足的神情。

'你瘋了!'我大聲吼到,接著搶過了他手中的袋子,可是他卻拼命從我手中想奪回那個塑膠袋,
他的力氣變的出奇的大,即便是身體健康的時候他也從未如此過。'好吃啊,真好吃,
你應該試試啊,什麼魚翅鮑魚,都滾蛋吧,這紅土才是寶貝,就像是神仙的食物一樣,
吃下去傷痛啊,疲勞啊,全都沒了,吃啊,吃啊!'他笑嘻嘻地,嘴角淌著口水,
就像精神病人一樣,一邊搶過我的袋子,一邊抓著土大口地吃了起來。

旁邊的另外個夥伴已經呆滯了,忽然,他也拋掉手中的乾糧,試探著抓了一點吞下去,
緊接著他也瘋狂了,和受傷的朋友開始搶奪紅土,兩個人就像兩只見到一塊肉骨頭的饑餓野狗,
打起架來。搶奪到一半,先前被蟄傷的那個人忽然高高仰起脖子,就像打鳴的公雞一般,
怪叫一聲,噴出口中的紅土,不停地吐著白沫全身抽搐地倒在了地上。

但是和他搶奪紅土的那個卻絲毫不去搭理,只是還在往嘴巴裡塞著紅土,甚至還掰開那人的嘴巴,
把他還沒吞下去的紅土挖出來吃下去。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場面,可是我馬上反應過來,
一定要先救活我的朋友,他的身體開始劇烈的抽搐起來,為了怕咬傷舌頭,我不得不
拿了塊毛巾塞住他的嘴巴,接著立即尋找藥物。

在鎮靜劑的作用下朋友開始慢慢平靜下來。旁邊的同伴也似乎恢復了神智,
他驚恐跑到旁邊用手指摳著嗓子想吐出那些紅土,無奈他吐的膽汁出來了也沒吐出一粒。
那些土吃下去後仿佛有生命一樣,死死的趴在胃壁上?我和那個同伴決定輪流背著傷者,
趕快回到醫院去,希望可以還能挽救他的生命。

可是炎熱的天氣,加上四周的幾乎一樣的地形,我發現我們三人居然在這麼小的地方迷路了,
其實我知道,最關鍵的是我們的理性已經漸漸被粉碎了。
背著他每走一步我都很艱難,同伴也是,他把剩餘的紅土都扔掉了,就像扔掉瘟疫一樣。
終於,我們三人走不動了,找了一棵大樹,坐在樹蔭下休息,我看了看大家的行囊,
食物和水已經不多了。

由於他有時候醒過來很激動,還張口咬過我們,我無奈之下只好將他翻轉過來,
讓我的背貼著他的背,用繩子固定在身上,這樣才能背著他繼續前進。
'放棄,放棄他吧。'同伴望瞭望已經昏迷的朋友,忽然小聲對我嘀咕了一句。
我的腦海裡何嘗沒有浮現這種想法,可是很快就把它按下去,但這個想法就如同水瓢,
總是拼命地浮上來。

'不行。'我堅決的反對,舔了舔乾澀的嘴唇。'我們可以留一部分水和食物給他啊,
這樣就不算拋棄他了!'同伴還不死心,將臉湊過來對我說,那一?那我覺得他長的很讓人憎恨,
當然,如果我有鏡子照照,會覺得我同樣很難看。因為我最終也同意了這個提議。
剎那我把所有的食物和水分成了三份,留下其中的一份放在昏迷的朋友旁邊。
'不要怪我,你一定要撐住,我們馬上來找人救你。'我在他耳邊輕輕說道,
而處於昏迷狀態的他忽然伸出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腕,非常疼。

他閉著眼睛低沉了一句。'別走,別離開我。我猶豫了下,但還是使勁掰開了他的手,
接著和同伴繼續向前面走去。回頭望去,朋友已經離我越來越遠了。'不用這樣,如果背著他,
我們三個都走不出去。'同伴熱心地開導我,拍了拍我的背。'滾,你真讓人噁心,如果是我,
你也會毫不猶豫地拋棄掉吧,說不定連食物和水都不會留!'我架開他的手臂,那人愣了下,
接著冷笑了幾聲,不再說話。

我們接著走了整整一天,終於發現前面已經離旁邊最近的城市郊區不遠了,我和他都很高興。
於是決定睡一覺,好好休息下,依靠最後的體力趕快回去。那一覺睡的很沉。
可是當我醒過來卻發現自己和同伴依舊躺在拋棄朋友的那棵樹下。我之所以知道,
是因為地面上還有著我留下來的食物和水,一點也沒有動過,但是朋友卻不見了。

我連忙搖醒了同伴,他嚇壞了,說可能我們走錯路了。兩人連忙爬起來,四處尋找了下朋友,
可是根本沒有蹤跡。'冷靜!要冷靜!'我這樣提醒自己和同伴,兩個人稍微平靜了下,
再次靠著地圖和工具往城市邊緣走去。 可是只要我們一睡覺,醒過來就發現回答了那棵樹下。

而且我依稀可以看見樹下又一個人睡過的痕跡,而且還個人形的地方與旁邊不同,
是紅顏色的土壤。 食物和水都沒有了,我看見同伴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那些紅土。
我狠狠揍了他一下,總算沒讓他幹傻事。在商量了下後,我們決定再次趕路,
不過睡覺的時候輪流值班,每個人睡一小時。 走了一天后,我們知道一個荒蕪的舊房子可以休息,
入夜後,我們躺下了。

每人一小時,雖然有些麻煩,但卻是最好的方法了。大概兩點的時候,是我值班。
長期的跋涉已經讓我不堪重負,還好平時的鍛煉起到了作用,我還可以支撐下去。
不過眼睛依然在互相打架,當我將睡未睡的時候,忽然聽到門開了的聲音,我閉上眼睛,
只留了一條細縫觀察著。 這裡夜晚的天空很明朗,所以還是可以看得比較清楚,不過
我寧願當時我是個瞎子。我原以為是路過的旅行者,或者是附近的獵戶,要麼是一隻野獸
我都不會害怕的讓自己覺得無助。

可是我偏偏看到了最不願意看到的人。不,或許已經不能稱他為人了。我的那個朋友,
腳步蹣跚的扶著牆壁靠近躺在地上的我們兩個,借著外面不多的光,我可以看到他的腦袋
如同一個拔開了皮曬乾的芒果,臉已經開始腐爛了,乾枯的如同缺水的樹葉,已經開裂
而且臉皮一片片耷拉下來,而嘴巴卻鼓鼓的,一下一下的蠕動,我知道,那裡面一定是紅土。
因為他每走一步,嘴邊都掉落一些紅色的土渣下來。

他面無表情,走向了躺在我床邊的朋友,然後機械的將他提起來,倒過來放在背上,
背靠著背將他背去,接著,邁著同樣的步伐慢慢走了出去。 我努力控制著自己的牙齒,
死死的咬著,避免它們因為顫抖而發出聲音。臨出去的時候,他回頭望了我一眼。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和同伴無論走多遠都又回到那顆樹下了。不知道等了多久,我迅速跳了起來,
任何一樣東西都不去收拾,立即跑出屋子,向外面狂奔。天快亮的時候,我終於看見了一戶
冒著縷縷白煙的民房,我沖過去,看見一個農夫正在生火做飯,終於,我昏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在這裡當地的醫院了,我不願意去回憶那些事情,我也不知道我的朋友
將那位同伴帶到哪裡去了,總之,那七天幾乎成了我這輩子最想磨滅卻又印象最深刻的日子。

"那人終於說完了,我們兩個握著聽筒沉默了很久。不過,還是他打破了僵局。"你知道麼,
我一直在尋找那個村落,可是一直都沒有再遇見過,我的兩個夥伴也秒無音訊,員警把他們
列入了失蹤人口,他們的親人不止一次的質問我,為何只有我一個人活著回來了,所以,
雖然我沒事,但是我卻最痛苦,幾乎每晚都能夢見他們兩個,口裡塞滿著紅土站在我面前。

"說到這裡,他已經泣不成聲,我安撫了他幾句,才使他稍微好點。掛上電話,我不禁想到,
究竟有多少人在那種情況下,還可以義無反顧的背起自己的朋友繼續往前走,或許背起的
不僅是一個人,更是一份信任,或者說是責任。可是真的面對這種情況,我會選擇背叛他,
還是選擇背起他? 或許這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個無法選擇答案的問題。(背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