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情人節之女鬼殺人

情人節之女鬼殺人

情人節還沒到。聖誕節過了。元旦也過了。春節過了。我失戀了。
  情人節將一個人度過。
  一個人的情人節應該很有趣吧。至少比兩個人有趣。
  
  不過在出去散心前心情一直處於低落。我在家不停的抽駱駝香煙。喝CAPPUCINO咖啡。打電動遊戲CS。看汪曾祺的小說。這些都是他喜歡的。我想一次都把它們全部消化。
  
  我不想有殘餘的記憶。這對我來說太沉重了。
  
  我現在正在放假。
  我不上學的時候在家寫字撰稿。算是偽SOHO。
  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挺好。自由,而且生病不用考慮遲到。這話是網上的一個朋友說的。因為失戀的關係我這幾天夜裡常去QQ。碰到許多女孩。
  
  一般我都在凌晨二三點去QQ。朋友推薦說這個時刻人的心最容易獲取。
  但當我跟他們說起我失戀的事情時,都沒有再多理我。
  他們基本三句話就把我搞定。
  他們最喜歡在離別時打這麼幾個數字:3166。
  我一直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後來我放棄了去QQ裡再找一個女友的幻想。
  
  我去過很多城市,相對而言,我其實很喜歡北京。不是因為我住在這裡,北京並不是我實際意義上的家鄉。或許是地鐵的緣故。北京的地鐵又破又舊。特別是地鐵入口的樓梯。深長而斜陡。風特別大。讓人感覺渾身不自在,壓抑,窒息。我常暗地猜想有人死在這裡。
  女朋友總是很奇怪,我對事情的感悟不同於他。就乘地鐵的事情他很反感。我喜歡北京是因為他有帶死亡氣味的地鐵。這沒什麼奇怪,就像有的時候一個很醜的東西總是讓人萌生出想多看他幾眼的慾望一樣。顯然,在這一點上,我是得了一種所謂的強迫症。
  
  死亡。無處不在。
  我不怕死亡。
  
  讀大一的時候我親眼看到一個老師被車撞的飛彈出去,血肉模糊。她沒有掙扎就死掉了。許多人都恐懼的驚叫起來,但我沒有。我常常做夢會夢到這樣的情景。
  
  有天晚上我那個死去的不是很熟悉的老師過來找我。她說她沒有東西吃。她在另一個世界很窮。沒錢買東西吃。黑暗中,我看的很清楚。於是我從抽屜裡拿出兩個蘋果給他。她笑著咬起來。她的嘴上身上都是血。把蘋果染的都成黑色了。我說你別急,我幫你去洗洗。她以為我要搶她的蘋果吃,轉身走了。
  
  我覺得人死亡之後會有另外一個生命延續。雖然我不知道不明確那是種什麼。有人說是靈魂。
  我想是吧。
  
  每次走地鐵入口的時候我會看到一個女孩。年齡不大。長著挺可愛的。留著長長的頭髮,梳的不是很整齊。穿紅色的短大衣。一雙及膝的靴子,露出一截皮膚。
  女孩坐在地鐵入口的圍欄上,擺動著雙腿。
  有時她會對著我笑。笑容說不出的意味。嘴角彎成一道美麗的弧線。
  幾次碰面之後,她對著我招手,她的手上戴著一根皮草編織的手鏈。很漂亮。
  
    HI。
    HI。
    一個人。
    一個人。
    今天是情人節。
    哦,是嗎。
  
  該死的情人節。我想。若不是她提醒,我都快忘記自己失戀的事情了。這下子又陷入了傷境。
  過來坐。女孩說。
  我慢吞吞若有所思的走過去,靠在圍欄上。學她的樣子坐在那裡。
  
  打算玩去呀。女孩說。
  恩。我點著頭,心裡又開始有些難過。我上哪玩去?玩。你呢。我說。
  我呀,呵,不知道。去年我死了,就一直在這裡,沒有人陪我說話,還好碰到你。女孩抬起頭,撅著小嘴,似乎非常不開心的樣子。
  
  別難過啦。我說,我前幾天剛失戀。唉。所以出來散散心。
  恩。我去年和你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候,和男朋友過情人節。下地鐵的時候我忽然呼吸睏難,就死了。
  
  死了。我剛反應過來。死了。我站了起來。我不是害怕,只是驚訝。
  想不到在這兒會碰到這種事情。以前我也有過類似的經歷。我是說有時候我能看到死人。或者說靈魂。
  
  你不信呀。女孩說。她伸出手來。摸摸看,是不是很冷呀。
  恩。很冷。和我的手一樣冷。
  
  我又坐在她旁邊。
  你不說話呀。女孩似乎不高興了。
  我在想我男朋友現在在幹嘛。他會不會有一點點想我呢。即使和別人在一起。唉。我低下頭,我們坐的是地鐵的圍欄。圍欄是不銹鋼做的,很冷。沒女孩的手冷。也沒我的冷。
  
  我也是。女孩說。我很想我的男朋友。我一年都沒有和他說過話了。有時候我看見他在我面前經過,但他看不見我,我叫他,他沒反應。我叫破喉嚨,叫不出聲來,他就消失在地鐵裡了。
  你肚子餓嗎。我說,我一個死去的老師每次見到我都說她肚子餓,沒錢買東西吃。
  
  不餓。女孩說。
  哦。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是覺得蠻傷感的。不知道為死去的那個老師還是為失戀。
  
  你喜歡喝CAPPUCCIO嗎。我說。
  不。女孩說。我不喜歡喝咖啡。我喝冰水。和男朋友吃麥當勞時我最喜歡咬可樂裡的冰塊。不過,女孩說。我男朋友比較願意喝CAPPUCCIO。
  
  那你打不打遊戲。我說。
  不打。不過我男朋友愛打。他喜歡CS。
  呵。蠻可笑的。我說。我男朋友也是。
  
  你很愛你男朋友。
  是的。我說。你呢。
  也很愛我男朋友。女孩笑。
  我們一起笑。
  
  你是怎麼死的。我說。
  死就死了。還怎麼死。
  
  我特別喜歡北京的地鐵。入口風大,吹的衣服鼓起來,真好。
  有同感。我說。
  我男朋友好幾次都跟我說不要乘地鐵了。可我說地鐵快。他說快有什麼好。也是。再快,我到醫院時還是死了。
  
  喂喂喂。女孩的呼聲突然有些急促。
  幹嘛。我說。
  我男朋友。
  什麼。
  我順著她走指的方向看去。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孩,頭髮不長不短。帥氣。
  你男朋友?我說。
  恩。他每次都來這裡乘地鐵。其實他並不愛乘地鐵。女孩擺著雙腳,眼神愛慕。她叫了起來,喂,大貓,大貓。我是卡佳,我是卡佳呀。
  男孩聽不見。絲毫未察覺。
  女孩走上去想握住他手。她握不住。她還想抱他。
  
  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我說。
  我想和他說話。我很想他。
  
  男孩快進地鐵口的時候我快步追上去。
  是大貓嗎。我說。
  男孩有些疑惑的看著我。他說,卡佳,你怎麼在這。我怎麼沒看見你,不是說好在家裡等我嗎?
  我說,有個叫卡佳的女孩很想和你說話。她是你女朋友。不過她死了。
  你又發燒了。男孩唾罵一聲。拉著我要走入地鐵。
  
  他倒底是不是你男朋友呀。我轉過頭問追上來的女孩。你有沒有看錯。我開始懷疑女孩所說的話了。
  當然。
  那他怎麼這樣呀。把我當成你了。
  他很想我嘛。一個人很想自己心愛的人變的神志不清是很正常的嘛!要是他也死了那該多好。我們就可以在一起說話了。女孩歎了口氣,哀思。
  
  是呀。如果我們都死了,那該多好。我也歎了口氣。
  嗨,不如你去殺死他吧。這樣我們就能在一起說話了。女孩仰起頭,顯然為這個建議感到滿意。
  
  殺了他。我喏喏道。
  對呀,殺了他。女孩
  對呀,殺了他。女孩催促。
  恩。殺了他。然後我再去殺了我男朋友,然後我再自殺。
  對呀對呀,很好耶。女孩差點興奮的跳起來。
  然後我們就能在一起說話了。一起過情人節了。這句話是我說的。
  
  不是讓你不要生著病到處亂跑嗎?生病還穿這麼少,難怪滿嘴胡話。那個男孩子插嘴。我很驚訝的看著他,想像不出眼前這個人是怎樣的病入膏肓。等我再次回頭看那個女孩時,四下裡已經沒人。只有一個紅點遠遠的背道而弛。地鐵的風很大,把那個紅點吹的有點像飄飛的氣球。
  
  
  我叫卡佳
  以前我每天傍晚都到地鐵口去
  是西直門的西北角的那個出口
  然後等待我男朋友從裡面出來
  
  我討厭22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