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學校的偷窺鬼

學校的偷窺鬼

所謂「人之死、鬼之生」,人體的最終歸宿━━墳場,便成為分隔陰陽界的恐怖地方。

在這里,存在有各式各樣的游離腦波,恁你膽大包天,終有看見鬼的一天。

而且,如果你在墳區嘻戲或對死者口出不敬之言,極有可能會誘引群鬼跟至你的住處搗亂,讓你一輩子不得安寧。這也就是為什么老人家千叮嚀、萬囑咐━━沒事千萬不要到墳場去,去了墳場也千萬不要亂講話,其原因就在此。

  復x專校的後面就是座墳山坡,滿山遍野都是年久失修的古墳,天氣一陰、山風一吹,便彌漫著一股戚戚的肅殺,令人在不知不覺中,生出一種凄涼的心境。

墳墓山的傳說本來就多,學生常把這些故事說來嚇人,倒也常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效果,直到有人惡作劇過頭,差點沒鬧出人命,這才稍稍收斂,不敢再用鬼來嚇人。

  「阿寶!你看,這副棺材里的人跑出來了!」星期假日,阿寶和室友閑著沒事,三個人便相邀至校後的墳墓山上閑逛,看看會不會有什么新奇的發現。

沒想到才逛了一會兒,便遇上墳墓失修,從棺材里滾出尸體的怪事。那尸體想來埋在此地已經相當多年,整個軀體早就已經腐爛不堪,散發出陣陣令人作嘔的味道。

阿寶他們看了尸體一眼,馬上捏鼻皺眉,跑到一邊呼吸新鮮空氣,心想怎么會這么倒楣?大白天就遇見一具腐尸? 正惡心之際,突然靈光一現,想起了一個惡作劇的方法,打算惡整令一個回家的室友阿輝。

阿寶的詭計很簡單,就是找人扮尸體,再把阿輝騙道墳墓山里嚇他就成了。三個人議定完畢,就開始進行這樁惡作劇。

  到了晚上,阿輝回到了宿舍,阿寶他們三個人假意閑聊,聊著聊著,便突然聊到早上所看見的腐尸。

「你都不知道有多可怕,那具尸體的身體已經爛光了,眼睛、鼻子、嘴巴也不見了,簡直把我們嚇死了!」阿寶加油添醋地形容那具尸體的恐怖模樣,有意讓阿輝的心里先蒙上一層可怕的想像。

「哼!那有什么好怕的?要是我在場的話,我一定會把他裝回棺材里,免得他暴尸荒野。」阿揮不屑地嘲笑阿寶他們的膽小,「鐵齒」地如此表示。

「你現在當然這樣說羅,我才不相信你膽子會這么大,要不然我們打個賭,你贏了我們請你吃牛排,你輸了就請我們!」阿寶見大魚冒大氣,感緊用激將法引他上鉤。「行!怎么賭?」阿輝果然中了激將法,一口答應了下來。

「很簡單,我現在這里有一顆糖,你在半夜十二點的時候,到我這里來拿,然後我會告訴你那具腐尸在那里,你把這顆糖放在他口中就可以了。隔天我們去看,如果那顆糖在尸體的口中,那就算你贏了,怎樣?」阿寶胸有成竹的說出打賭方式,一面用眼覷著阿輝。

阿輝聽得臉一陣青一陣白,又不想坍了自己的臺,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阿寶他們則在心里暗笑詭計得逞。

  半夜十二點,阿輝向阿寶拿了那顆糖,依照指示,摸黑走進了墳慕山里。那天沒有月亮,一層層厚厚的云沉甸甸地堆在天空,令大膽的阿輝心頭悶悶的,不過,話說回來,即使一個再大膽的人,要他在半夜拿支小小的手電筒在墳墓山里走動,說心里不發毛那是騙人的。

好不容易阿輝疑神疑鬼地走到阿寶所說的那個地方,這才松了一口氣。

那是一座班駁的古墳,墳墓旁躺著一具尸體,阿輝也無暇多看(其實是不敢看),只覺得那具尸體的臉死白一片,好不駭人,但為了面子,只好把心一橫,迅速扳開它的嘴唇,硬把那顆糖塞了進去。豈知,那具尸體咕嚕一聲,就把糖吞了下去,同時幽幽道∶ 「謝謝!」 阿輝愣了一下,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喔!」然後呆呆地站起身來,僵硬地走下山去。

過了半晌,那具尸體突然起身,噗哧笑了起來,同時從墳墓後面走出了兩個人,同樣笑得樂不可支,顯然是阿寶和他的室友。「笑死我了!你沒看見阿輝的樣子,我差點當場就笑出來了。」扮尸體的那個人笑道。

「不過阿輝的膽子還真大,你跟他說謝謝的時候,他居然還『喔』了一聲,沒有嚇得不腿就跑。」阿寶邊笑邊揉肚子。才說完,不遠處就傳來一陣凄厲的慘叫聲∶「哇━━有鬼啊!」接著一切便歸於沉疾。這一叫把阿寶他們嚇了一大跳,但接著卻又恍然大悟般的捧腹大笑起來。「還說他膽子大,這下可把他嚇壞了!」「好啦!別笑了,我們去找他吧,免得他受驚過度,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好了。」
  果然,走沒多遠,他們便發現阿輝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已經昏迷不醒。阿寶他們嚇了一跳,心想這次玩笑可開得過火了。他們七手八腳的趕緊將阿輝抬回宿舍急救,幸好阿輝沒事,醒過來之後,便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折騰了一個晚上,阿寶他們三個人也都鬧出了一身冷汗,於是各自拿了盥洗用具,走進浴室沖涼。洗著沖著,其中一個人忽然發現門口有顆人頭向他們窺探,便向其他兩個人低聲說道∶「喂!你們看,門口那邊有人在偷看我們洗澡。」「變態!看我拿水潑他。」阿寶裝了一盆水,趁著那個人縮回頭時,躡手躡腳地走至門旁,等待那個人在伸頭偷窺時,給他澆上一頭冷水。

不一會兒,那個人果真又伸出頭來看他們,阿寶嘿的一聲,作勢將水潑出,那人轉過頭來,阿寶頓時有如被點了穴一般,全身僵硬,臉盆舉在半空中一動也不能動。那個人赫然就是今天早上他們遇見到的那具腐尸,這會兒正用那兩個黑窟窿看著他,掉了下巴的嘴則上下喀動不已,不曉得在說些什么。

阿寶夏得牙齒直打顫,耳邊傳來其他兩名室友的驚叫聲,跟著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直到隔天,才有人發現他們三個人全都光溜溜地躺在浴室里。待他們道出其中原委,卻惹來他人一陣善訕笑,咸認為阿寶他們三個人是集體夢游。然而,接下來每天晚上都有人發現有顆頭在偷窺他們,偷窺的地點包括浴室、廁所、寢室......等,可是等他們追上去看的時候,門外都沒有人,於是鬧鬼之說便不脛而走。

  對於偷窺者的出現,阿寶他們知道是自己闖出來的禍,後來也曾買了奠品去那座古墳(已經重新修筑)祭拜道歉,可是并沒有什么效用,直到畢業那年,宿舍里還是有偷窺鬼出沒的說法。只是有件事,阿寶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為什么那個鬼那么愛偷窺呢?

附注∶   阿寶現為某信用卡的業務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