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靈異學長

靈異學長

某日在營區中~有位學弟半夜與安全士官吵了起來,說什麼半夜亂叫衛哨,那晚我剛從彈藥庫服完衛哨,我勸了他幾句,他說安全還說什麼自己沒叫,我告訴他,人菜就要認份,去睡覺了。回來時他還嘮嘮叨叨的,第二天有人把事情傳到連長那兒,連長其實也沒來多久,就把那個學弟和安全叫去罵了一頓!

  結果第二天有個20梯的學長來會客,因他和我不錯,因此大家聊聊也就聊起這件事,他笑了笑說沒什麼,其實..那是阿東剛到連上二個時發生的,那時本連的寢室是個內封的,也就是沒有後門,出寢室會先到本連的飯廳也就是中山室,然後便是正門安全及衛兵,因此晚上若有人想去外面閒逛要先和安全商量才有辦法外出。

  那晚阿東在晚點名後知自己晚上沒有衛哨因此早早便去睡了,一覺睡到沈睡到一點多,突然有人來搖自己叫自己起來服勤,他心想大概是叫錯了,因此不理他,但等了十分鐘又有人來這次是搖得有些不耐煩,他探頭起來一看,搖的那人頭戴小帽,分明便是安全士官,只是那個個頭應該是連上少數幾位老兵,照理說晚上是不可能他們在服衛勤的,那人看他有所動靜便蕩出了中山室去了。

  阿東趕快穿上衣服,一看時間是晚上一點二十五分,照理說叫衛兵都在衛哨前十分鐘,也就是在十二點五十分左右便開始叫哨,不應該在這時候自己起來服勤的,但穿好衣服,戴好鋼盔便趕快跑到外面去準備接哨,這時安全士官一臉疑惑,狐疑的看著他,他便問:「學長你怎麼了??現在是我站哨啊?」,安官說:「誰叫你換哨?是不是作夢了?」

  這時他才注意到這個學長的個頭不像剛剛所見那位,但那人明明是走向中山室,照理說安全應該是他,不然也一定看得到他,但安全又說剛也沒人走過來,他一想回寢室去看看誰不在或許就是他了,一回寢室不在的是位30梯的菜鳥,來連上不到半個月,心想也不太可能!

  結果在他準備躺回床上繼續睡覺時~那個30梯的學弟卻進來了..而且看他樣子有些發抖??他一好奇便問:「怎回事?」那學弟說:「剛廁所裡居然有人戴帽子在裡頭,我一走到門口,便看到他在那裡跳來跳去,不知是在幹嘛?因此便跑了回來..」

  據他描述的身材高度也和自己見到那人差不多,平哥心裡也開始發毛,從此本連在晚上再也沒人敢到廁所去方便,晚上門口的樹成了我們澆灌的場所,那戴帽子的人也就被傳開了,只是沒人知他長的怎樣,後來在我入連上的前兩個月營區搬到了後里,這件事也隨著退伍被人淡忘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