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別在墓地拍照

別在墓地拍照

風和日麗,大強和兩個哥們騎車去郊外踏青。大家的興致都高漲極了。一路上說說笑笑,手舞足蹈,沿途還留下了“倩影”。

  時間在歡聲笑語中過得飛快,眼見著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三人正有些著急過夜的地方,一家小旅館出現在他們眼前。

三個年輕人興奮地停好了車,奔了進去。旅館里只有老板一個人,更別提客人了。老板說是因為附近的一片無主墓地近年來不太安寧,影響了這里的生意,許多小店和旅館都陸續搬走了,他的旅館下月也要拆遷了。

  老板在他們吃晚飯時,將一間房間稍加打掃,把鑰匙給了大強,便上樓休息了。年輕人不管條件多么差勁,總是能找到消遣的方式。他們把房間弄的亂七八糟,拿床單和水杯等做道具,擺出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姿勢來拍照。

最后還剩一卷膠卷,大家都不樂意留著第二天回去路上拍,大強突發奇想說那這樣吧我們去墓地里拍。兩個哥們起先都有些猶豫,后來受激不過也不愿落下個膽小鬼的臭名,便壯著膽子去了。

  他們騎車不久便找到了那片墓地,把車停在了一棵大樹旁,慢滿地走了進去。這墓地在陰黑的伸夜里顯得格外怕人。

一座座有碑無碑的墳堆上雜草從生,一陣陣陰風吹得樹葉嗚嗚作響,月光不知何時變得慘白慘白的。

兩個哥們幾乎都挪不動腳了,抖嗦地說回去吧我們回去吧。大強也覺頭皮發痲,但想是自己提出來墓地拍照的,不能臨陣脫逃,便強作鎮定地說,真沒用你們真沒用,這樣吧看我的,我過去,你們拿著相機給我拍。

說完他就走向一個墳堆在那兒擺了個姿勢,說來吧快拍吧。一個哥們舉起相機向前兩步按下了快門。閃光燈一閃,后面那哥們突然發出一聲慘叫。

拿相機的手一抖,相機掉在了地上,他也顧不得去撿,急忙往后看,只見那哥們眼睛瞪的不能再大,面部極難看的抽動著,顫抖的手指著大強。

另一個哥們迷惑地轉身看大強,不由發出了一聲更為凄厲的叫聲。這哪是大強呀,活脫脫一個僵尸呀。它雙眼出血,面色慘白,嘴唇潰爛得只剩兩層皮,露出森森的白牙,最可怕的是他臉上的表情,似乎還帶著詭異的笑容。

它平伸著雙臂,開始向前跳躍。早已嚇呆的兩人這才反應過來,沒命地向后飛跑,連自行車都忘在了腦后。

  他們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了旅館,叫醒老板要他一塊兒去找大強。老板聽說了經過后死活要等到天亮。兩人無法,只好在惴惴中等待天亮。

天亮后,三人來到墓地,恐怖地看到昨夜丟棄在樹旁的自行車變的銹跡斑斑,并且車身上滿是奇怪的黃色粘液。在往前幾步,他們看到了大強。他目光呆滯地躺在墳堆前,口水鼻涕流了一臉。當他們小心翼翼地扶起他后,他一味地傻笑……

  大強退學進精神病院治療已經兩個多月了,醫生說他是受了嚴重的驚嚇刺激,可能很快康復,也可能一輩子都好不了了。

兩個哥們對任何人都決口不提此事,據說他們把撿回來的相機里的膠卷自己沖了出來,可是卻誰也不讓看,說是不想記住這段痛苦的往事已經燒了。據其中一人的室友講,有一天半夜他在夢里哭喊:“鬼!鬼!它抓住了大強的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