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開始倒數

開始倒數

開始倒數

「誰?」慵懶的聲音。

「天翔嗎?我是正邦,快來慈明綜合醫院來一趟!育生出車禍了!」

「王八……」天翔持著手機從床上懶散地爬起來,「他這次怎麼了?喝醉酒?在酒吧裡混太晚了?」

電話裡的聲音激動起來:「這次不一樣!你快來就對了!我還要聯絡其他人!」接著俐落地掛斷。

天翔隨便地把手機扔到床上,心中開始不爽。他剛剛才從到清南農場的旅行回到家裡,正想好好睡個覺,想不到育生卻又惹了個大麻煩出來。

育生是天翔的大學好友,從小喜歡喝酒,每當一到週末他整個人就是直接往酒吧裡泡,想當然爾,當他回去的時候自然是醉醺醺的,然後在路上撞出一堆車禍事故來。

對於育生出車禍的事情,天翔早已見怪不怪了。

「死育生,剛回來就跑去喝酒,不能節製點嗎?」天翔一邊碎碎念著一邊把服裝穿好,然後出去牽了自己的摩托車,飆向慈明綜合醫院。

當天翔騎著摩托車在停車場東晃西晃找車位的時候,遇到了同樣在找車位的小賤。

小賤同樣是天翔的大學同學,因為他臉上的瞇瞇眼再加上有點肥的臉,讓他成為賤兔的化身,朋友們更是直接叫他「小賤」。

「你也接到育生的消息了?」小賤問。

「對,」天翔微笑,絲毫沒有為好友出車禍著急的樣子,「你猜,他這次會是哪裡受傷?」

「老樣子嗎?」小賤笑著說。

「嗯。」

小賤歪了一下頭,說:「賭兩百,他手斷了。」

「嘿嘿,」天翔賊賊地笑,「賭三百,這次斷的是腿。」

「你這死損友。」

天翔笑道:「彼此。」

找到停車位後,兩人走向醫院的大門口。

在醫院門口等他們的是兩個女子,一個綁著馬尾,一個梳著俐落的短髮。兩人唯一的相同之處是,兩個人的臉色都是著急與不安。

「舒涵、貓仔,妳們也來了?」天翔腳步輕鬆地踏入醫院,揮手跟她們兩個打招呼。

「哇靠,好朋友出車禍了你還能那麼輕鬆?」綁馬尾的女子用責備的語氣說。

天翔無辜地聳了一下肩,說道:「別這樣,貓仔,妳算算看,從我們認識育生開始他出了幾次車禍?」

一旁的舒涵開始屈指算數:「一……二……三……數不清楚耶……」

小賤說:「對啊!育生這傢伙每次都出一大堆車禍,然後講得很嚴重的樣子,結果我們到醫院一看根本沒受什麼鳥傷。」

貓仔皺起眉頭說:「可是正邦說這次育生的傷很不一樣,現在還在急診室急救……」

「少蓋,我猜他只是在唬爛,他每次都小題大作。」天翔瞄了一下醫院內廳,說:「有多少人來了?」

「正邦跟阿虎都在裡面了,就差雪人。」舒涵。

「那我們先進去吧?」小賤。

大家點點頭,四個人結伴進去。

在走到急診室的路上,天翔問:「育生這次喝了多少酒?」

貓仔疑惑地問:「喝酒?」

天翔問:「他這次不也是酒後騎車嗎?」

貓仔搖搖頭:「不,正邦說育生這次沒有喝酒。」

「那是怎麼出的車禍?」

「不知道。」

「王八蛋……」天翔不自覺地握緊拳頭,育生不是酒後騎車,看來這次真的「不一樣」。

天翔一行人遠遠就看到急診室外坐著兩個人,兩個人都低著頭。

「育生還好吧?」天翔走到正邦的前面,伸手按住他的肩頭。他知道,正邦是個相當情緒化的人,往往只要一些小事就可能讓正邦整個人崩潰了。

正邦沒有回答天翔,依舊低頭。

「搞什麼?」天翔突然覺得怪怪的。

有些地方怪怪的。

地板是濕的。

都是水。

正邦抬起頭來,天翔頓時明瞭地板上的水是從哪來的了,因為正邦的臉上都是淚。

「育生怎麼了?」天翔吞了一下口水,他心中已經知道結果。

阿虎也抬起頭,然後悲傷地搖了一下頭。

「噢……」舒涵及時扶住牆壁,才沒整個人跌到地上。

貓仔跟小賤難過地用手蓋住臉。

天翔也整個人癱在正邦旁邊的位置上,想不到他剛剛在門口還抱著育生只是受了傷的想法,到了這裡卻必須接受好友已過世的事實。

在今天上午,他、育生、正邦、小賤、貓仔、舒涵、雪人、阿虎,他們這八個大學同學才剛結束了到清南農場兩天一夜的旅行,想不到剛回到家就必須接受此一噩耗。

天翔深呼吸一口氣,設法讓自己冷靜下來後,他說:「育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正邦搖搖頭:「不是普通的車禍,聽現場的人說,育生的摩托車就這樣自己從地面上翻起來,然後重重摔到地上……」

「那育生……」

「他當然跟著車子一起翻上去,被摔的慘不忍睹,醫生說他到醫院還活著就可以說是奇蹟了。」正邦擦著滿臉的眼淚。

阿虎一隻手搭上正邦的肩膀,說:「正邦,你去廁所洗一下吧,別再哭了。」

正邦啜泣著點點頭,站起來往廁所走去。

小賤突然問:「雪人怎麼還沒來?有通知了嗎?」

小賤這句話剛說完,一個人影就從走廊上鑽了出來,正是雪人。

「說曹操曹操就到。」阿虎說。

雪人氣喘呼呼地跑到眾人旁邊,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怎麼……樣了?」

就算不用問,從大家的氣氛也可以很清楚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雪人當然知道這一點,他在心中早已做了最壞的打算。

在阿虎跟雪人簡單說過育生發生的事後,雪人問:「為什麼育生的車子會自己翻起來?是路面上有什麼東西嗎?」

阿虎說:「聽警察說,路上沒有任何可以讓機車整個翻到天上的異物,但每個看到意外發生的人說詞都很一致,育生連人帶車飛到天上,然後摔下來。」

天翔問:「這怎麼可能?」

阿虎嘆了一口氣回答:「警察也不知道,他們說還要檢查現場。」

「有點奇怪。」說話的是貓仔,她跟舒涵兩個人一起靠在牆邊。

小賤補充道:「不是有點奇怪,是非常奇怪,雖然育生常常出車禍,但也不至於毫無來由的整台車飛到天上去啊?」

沒有人回答小賤的問題,因為沒有人知道答案。

直到雪人打破沉默:「正邦呢?」

「在廁所。」阿虎指了指廁所的方向,忽然感覺到手指上有一絲寒意掠過。


正邦在洗手台前不斷地用雙手捧起水龍頭流出來的水往臉上潑。

從未想到自己會哭的這麼慘,正邦心想,這次是第一次,第一次有朋友從身旁被死神奪走。

育生平常頂多只是愛喝酒,除此之外沒什麼不好,算是相當不錯的好人,而且育生是正邦大學生涯四年來最要好的朋友之一。

正邦持續地將水潑到臉上,卻擋不住源源不絕的淚水,每當自來水將淚水洗去,新流出來的淚水又馬上隨即而來。

「踏!」腳步聲從廁所門口傳來。

正邦馬上把頭壓低,假裝正在洗臉,不管進來的是誰,他都不希望他流淚的樣子再被別人看到。

腳步聲移動到正邦後面。

正邦用力地搓著臉。

腳步聲在正邦後面停止。

停下洗臉的動作,正邦開始發覺不對勁了。為何這個人要停在他的背後?

「天翔?阿虎?是你們嗎?」

沒有回答。

慢慢的、慢慢的,正邦把頭從洗手台中抬起來,眼睛往上挑,看到了鏡子。

鏡子裡,只有他一個人,後面則只有成排的小便鬥跟大便間。

「聽錯了吧。」正邦摸摸臉,發現又有淚水留下來了。

當他正要低下頭再洗時……

「呼。」

正邦猛地一個轉身!

沒有人,整間廁所,只有他一個。

正邦全身毛細孔都緊豎了起來。不會錯的,剛剛有人在他耳邊吹了一口氣,那絕對不是錯覺!

「呼。」吹氣。

轉身!又面對著洗手台。

正邦眼前的鏡子裡,除了他之外,他的身後赫然出現了另外一個人。

天!是誰?

到底是誰???

好恐怖!!!

雪人?是那個作家雪人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