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六女死不瞑目 運屍車拋錨

六女死不瞑目 運屍車拋錨

六女死不瞑目 運屍車拋錨
偷渡的六名大陸女子溺斃後,發生不少靈異事件,親眼目睹的當事人感到不可思議。經營葬儀社十多年的孟文田印象尤其深刻。他回想八月廿八日載運這六名大陸女屍,先後發生運屍車拋錨、爆胎、女屍皆不闔眼和托夢等怪事。他說,這是他從事葬儀工作以來最怪異的一次。


  「或許是那些大陸女子遠渡重洋,同時枉死六人,冤魂死不瞑目,才會一再發生靈異現象。」孟文田說,最想不透的是,他與二弟文相、三弟文源及工人一起為死者做功德,竟然只有他遇到怪異現象,讓他難以理解。

  八月廿六日清晨,六名大陸女子溺斃後,兩具在通霄鎮海岸發現的女屍,分由通霄消防分隊和三二大隊運到大甲殯儀館冰存;另四具女屍則由海巡署警艇載到台中港,因當地葬儀社擔心處理大陸偷渡女屍收不到錢,多表示沒有意願承接處理後事工作。

  在苗栗縣苑裡鎮經營慈航葬儀社的孟文田接到海巡署詢問有沒有承接意願?他認為這是做功德,二話不說就接下,並立即出車從台中港載四具女屍到大甲殯儀館冰存。

  苗栗地檢署檢察官為瞭解六名女子死因,八月廿八日在公館鄉龍泰殯儀館進行解剖。檢方請孟文田負責運送屍體,他和兩個胞弟及工人分別開兩輛車,一次運三具屍體,分兩趟運到公館。

  孟文田回憶說,當天下午一點多解剖完畢,他開廂型車載兩具女屍欲運回大甲殯儀館,胞弟文源駕駛另一輛車載一具女屍。車子沿中二高南下,至通霄鎮五南里女子溺水路段,孟文田的車子突然熄火。當時車子時速一百一十多公里,突來的狀況令他嚇出冷汗,急忙穩住車子慢滑到路肩停住,尾隨的孟文源見狀也停車詢問原委,但他說不出原因。

  為儘快把屍體運到殯儀館,孟文田打電話請吊車拖吊拋錨運屍車,十五分鐘後,一輛高速公路緊急救援車抵達,見車裡躺著兩具覆蓋白布的屍體,即表示不願拖吊,並嚇得急駛離去。

  孟文田和弟弟求援無望只好自力救濟,在車子週邊四處尋找能拖拉車子的繩子或工具。在百尋不著之際,他情急的打開後車廂門,對著女屍說:「我是義務處理此事,若妳們不幫忙想辦法早點回去,我就把屍體放在路邊。」話剛講完,眾人竟然同時發現車旁護欄掛著一條長約三公尺、小指粗的廢棄繩子,正好可利用,就由孟文源的車子拉拋錨車上路。

  孟文田的拋錨車下了苑裡交流道,馬上電請修理廠派員修車,奇怪的是卻仍找不出原因,只好向大甲光田醫院要求支援救護車運屍體到殯儀館,再把拋錨車拖到修理廠檢修。怪的是,此時拋錨車竟然不用修理就能啟動,令在場的人心裡直發毛。

  下午兩點多,孟文田駕駛同輛車沿省道台一線欲到公館載第二趟屍體,車子經過通霄鎮五南里時,右後輪又突然被壓扁的舒跑飲料鐵罐刺破,他百思不解這種鋁罐怎會把輪子刺破。經請修理廠派人緊急換輪胎再度上路。

  抵達龍泰殯儀館,抬上兩具女屍後,孟文田感到心中鬱悶,擔心路途又出狀況,即告訴女屍:「若車子再出問題,我就不載了。」這招果然靈驗,車子就一路順暢的運送屍體回到大甲殯儀館。

  更玄的是,孟文田翌日午睡時,夢中出現六名長髮披肩女子,誠懇的向他說已收到他燒的那麼多紙錢,祭拜的牲果也吃到了,感激他的好心,但她們都沒有穿衣服,全身濕淋淋、非常冷。大陸女子託夢後,他趕快打電話請示苗栗地檢署法醫王頌鴻,詢問既已完成解剖,是否可以為她們穿衣服?王頌鴻說可以,孟文田馬上花一萬七千元買了六套壽衣替女屍穿,完成她們的心願。

  這起偷渡女子溺斃慘案中,通霄消防分隊也遇上奇特現象。一具在通霄溪鐵路橋下河床發現的女屍,由消防隊員溫耀隆抱上擔架,欲推進救護車時,腳架卻卡住無法收下,經同行隊員一起默念「我們是在救妳,一切以運送路途安全為上,請趕快上車。」妙的是,話說完用腳一踹,腳架竟然鬆動的收下,讓大家感到不可思議。

  碰到怪事的不只葬儀社人員,連偵辦溺斃案的苗栗地檢署檢察官戴瑞麒、法醫王頌鴻,也有一段離奇遭遇。

  戴瑞麒率同王頌鴻到龍泰葬儀社解剖六名溺斃大陸女子時,先是王頌鴻的單眼相機在解剖室突然失靈,無法按下快門。他原以為相機沒電,但換了電池後一樣沒效,等步出解剖室後,相機卻恢復正常了。

  戴瑞麒當天手機一直保持暢通,而且功能設定在響鈴狀態,但他奇怪的是,手機全天都會通,但鈴聲卻從頭到尾沒響過一聲。他以為在解剖室才有「靈異」現象,不料回到地檢署後再次測試,結果還是一樣,迄今他都百思不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