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

一片陰森恐怖的樹林環繞著幾座長滿野草的土墳,墳前的古房就是我的家。

我和爺爺住在這間古房里,據爺爺說這間古房是他爺爺的爺爺留給他的,那古房看起來非常古老好象是康熙時期的,我曾經對爺爺說過這座古房很值錢,也曾勸爺爺買掉古房到城里住,可爺爺就是不賣。我也問過他問什么,他卻一言不發從爺爺那復雜的表情看來其中一定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古房很大,其中兩間原來住著一對父子,兒子的父親沒有右手,兒子叫老王只有右手。

他們住在這已經很長時間了,從我出生的那一天一直到昨天他們就住在這,所以我們的關系非常好,當然我和爺爺的經濟來源就只有他們的房租,我和爺爺生活很艱苦但和他們父子一比卻算不了什么。

一次老王給我將了他的故事:我原本有個很和睦的家庭,就因為一次被電激傷了雙手也截了肢。我痛苦掙扎著過著每一天,母親無法面對現實跳了樓,我原本也想隨母親去的可父親砍掉了右手獻給了我讓我堅強的面對生活,而且還買掉了一個腎一直讓我上到了高二。

這個老王學習非常好就是死的太早了昨天還看見他好好的今天就因為煤氣中毒死了他父親把老王的尸體防進了醫院后舊神秘的消失了......
20年后,當!......當!......當!......這撞墻的人就是我,為了正到惡作劇的材料我不得不來到解刨室。

“哈.哈明天晚自習不用上拉”這說話的是大哥。我.大哥.紫牙.假發.還有法輪常常做一些恐怖的惡作劇,為了鍛煉膽量我們曾10次午夜到火葬廠.9次做在火葬廠的上方通宿講鬼故事.13次圍這幾個骨灰盒聽張震的錄音帶.2次到醫院解刨室砍尸體的手指.33次由于驚嚇過度到醫院搶救。

醫院就在我們學校旁邊,我對這家醫院很熟悉,就連醫院解刨室的尸體的名字也能倒被如流,畢竟常常來這家醫院嘛,所以這的一切我都非常熟悉,可是我們幾個暈到后也常常被送到這家醫院,最怪的是我們住的病房的對面就是解刨室。

我們住的這間病房環境非常不好沒有暖氣每天都是陰冷冷的。有時還有一些尸體腐的味道,我以為味是從解刨室傳來的,不過關上門味更大,在著住院每次都很郁悶,可為了明天的晚自習我門又在撞解刨室的門。

“當啷”門鎖別撞壞了,我們幾個走進了解刨室,大哥手拿袋子.我.紫牙.法輪.假發用帶有靈符的刀砍尸體的手指,慢慢的的大哥手中的那些手指已經沒過了袋子,當我砍下一具好象是新送來的尸體的五指手指的時候,大哥說:行了,夠了,”我就把手中閣下來的幾根手指仍到了一邊,跟著他們向外走去。

在通往回家的路上,大哥說:“這么多手指明晚的晚自習一定不用上了,而且還能把老師嚇個半昏,紫牙看著大哥說:“大哥看你這么興奮不如我請客你掏錢,到前面的飯店吃一頓,啊?怎么樣?”法輪抗著那袋滿是血跡的手指氣喘吁吁的說:“這個提議不錯看把我累的一頭的汗,快吃點東西補一補,”假發用疑問的眼神看著法輪,又用手摸了摸法輪的頭說:“這是累的嗎?是嚇的吧!

”我們幾個有說有笑不知不覺早已經到了午夜,“就去這家飯店吧”大哥用手指著右邊說,我們幾個飛快的跑進了飯店,大聲呼喊著:“老板!”這是從飯店里面緩緩的走出一個人,看那一身打扮好象是一個女的,老板背對著我們而且語速還非常慢:“你們要吃點什么?

”大哥望著他停頓了一會說:“來一箱啤酒幾個最好的菜,”那女人說:“好,一會菜和酒全部上來!”大家望著她緩緩的遠去似乎有些麻木,坐下后都一言不發,突然我喊了一句:“鬼!”大家都被我這一聲嚇的跺到了桌子底下,我無住嘴差一點就笑出聲來。

大哥從桌底伸出頭來看著我,氣憤憤的說:“好小子趕正這事,來都出來吧沒事”他們罵了我一頓,我坐下后看到他們驚恐萬分的樣子又任不住笑了,可老板端上來菜時我的笑聲卻停止了。

“”來著是你們的菜慢慢吃,“語速還是異常的慢的說完后便緩緩的走進了屋里,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和這間除我們外沒有任何人的飯店,我的心有些發寒,我從桌子底下拿出幾瓶酒說:“來別光顧的吃喝點酒壓壓驚”話音還沒落幾個人已經喝完了三瓶,我也開始大口大口的喝了幾瓶,不知不絕我門都醉了,到在桌上都睡著。在朦朧中我發現口袋里好象有什么東西在動那出來一看是那幾根在解刨室仍掉的手指,我又把它們仍掉了又到下睡拉。

第二天當我們醒來的時候卻發現不在飯店里而是在爺爺的古房后面的土墳上我們驚恐的離開了.........

在公交車上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該上學了,車開的很快5分中就到了學校,著個班及里 我麻木的做著,他們幾個也同樣如此,就著樣很快到了晚自習,我依然呆呆的忘著黑板,“哎發什么呆呢 ,化學作業寫了么,一位同學多我說,我忘了講臺上的試管才知道晚自習上化學課,我最不愛上化學課一看到試管就煩,我深情的忘著那幾個該死的試管,突然從試管的上面有紅色液體 在流,仔細一看是血。

房頂在小向試管流血,血越流越多試管里的血早就滿了放頂的血不段的在向試管流血,從試管里益來的鮮血染紅黑板講臺還有教室的地面也崩到了同學的臉上當幾個人腐爛的手指夾扎在血中扎碎了試管聲音穿入我的耳膜的瞬間教室里的人全都跑光了,只剩下我.法輪.大哥.還有假發大家好向被著一幕嚇的有了意識,不在呆呆的忘著黑板而是望著法輪說:“你小子弄的太過分了教室著些血只能清洗啊,”法輪沒出聲雙手抖動著指著黑板我順著他所指著方向看去,天啊 那幾根手指組裝在一起拿了一根滿是血跡的粉筆在黑板上寫著段指我想跑可是動不了,我被書桌里的伸出的雙手抓住了著時從門外走進一個身穿白衣段臂的老人,右手拿著一個白色的燈簍那人正是老王我門似乎已經忘了他已經死了

看到他就好向看到了希望我驚恐的喊著老王救我老王救我 .....老王沒有出聲只是緩緩的走上了講臺,他用那只無指的手放下了燈簍,望著我們冷笑 我看著他說你怎么了,救我老王一把抓住了我對他們說想活么想活就一人給我一刀他們幾個好不憂郁的走過來向不受控制“對不起了為了生存大哥先給了他痛苦的一刀接著是法輪.假發.紫牙.當我在生死之間掙扎的時候把他的尸體也背回家了”他們幾個打開書包把我的尸體的分成了幾份分別裝進了書包,背回了家老王仍然忘著他們冷笑

就著樣5天過去了回魂夜里我們幾個又在撞解刨室的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