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醫院鬼故事/含冤麻醉師不甘 怨靈逗留午夜現身

醫院鬼故事/含冤麻醉師不甘 怨靈逗留午夜現身

在台大醫學院六年、在台大醫院六年,離開了醫學中心的洪浩雲,終於有時間停下腳步,回憶記述過去在醫院忙碌的點點滴滴。恰逢鬼月,就從醫院裡面的鬼故事開始吧!

文/洪浩雲

那是一個規模不大的醫院,八個可以做全麻手術的開刀房,一邊四個,規格是回字型的排列,前排是往供應室的電梯,中央是護理和麻醉辦公室,後面是庫房。前方兩個門,較大的一個是病床出入用,另外一個門比較小往病理部。

平時上班時間當然是八線全開,不過畢竟醫院小啦,可以開六線就不簡單了,最常見的狀況是四線,不過讓我很困擾的是,明明靠大門的這邊四個房間比較好用,可是最早收線的一定會是一號房,而且晚上要開急診刀的時候也會跳過一號房,在隔壁的二號房進行手術。

當然這樣的設計沒有不好,平時膽大又懶散的我最喜歡值班時躲在開刀房上網,這個房間又大又寬敞,累了可以借床睡一下,要上急診刀也方便啊,所以我的第一個值班夜就準備在這個一號房度過。

當天晚上用完餐洗完澡,走進一號房打開電腦上網,運氣不錯沒有急診刀,整個開刀房就我一個,我就這樣上網掛逼殺時間,上網的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晚上十點多,然後我的公務機就響了!「有急診刀嗎?」接起電話卻馬上就掛斷,靠!是怎樣,查查電腦卻沒看到有急診排程,剛好坐很久了,起來上廁所吧,走出大門上完廁所回到一號房外,「咦?麻機是開的!」

我愣了一下,然後看到一個麻醫走過來,我湊近問他「有急診刀嗎?」對方卻不理我,逕自走進一號房裡,我想說你不理我算了,我去問護士吧,就走到中央辦公區,「怎麼半個人都沒有啊?」我也覺得很怪,如果有急診刀的話,這邊至少會有人啊,我再走到一號房想問清楚,卻發現一號房沒有人!麻機也是關的!只有我剛剛上的色情網站還停在M字開腿那一頁!「見鬼了!」嘴巴上這樣念著,身體倒是很誠實坐下來繼續看美女圖,結果身後又傳來一個奇怪的聲音「嗶!呼呼呼呼....」轉頭一看....麻機又啟動了....這下子我真的有點毛了,關掉視窗不等關機就跑回宿舍去。

隔天上刀的時候心裡一直很不舒服,就趁下刀用餐的時候巴著一個資深麻姐問她為何我們一號房都不太用?

麻:「你想知道原因嗎?猜猜看?」

我:「是不是因為那間比較大,營運上比較耗能所以要早點收?」

麻:「哈,大的房間才好用啊,不是這理由啦!」

我:「喔,是喔,我昨晚還在那房間上網待到很晚耶。」

麻:「你昨晚一個人呆在那邊?」

我:「是啊,怎麼啦?」

麻姐這時候才收起嘻笑神情嚴肅起來,慢慢跟我說了這個故事。原來啊,原本的一號房是用來當急診房的,幾年前呢,說不定已經是十幾年前,也可能是幾十年前吧...在那房間開的某台急診刀最後病人術中往生,面對家屬的質疑和責難,主刀醫師把責任推給麻醉科醫師,而麻醉科醫師又比較年輕想不開,最後選擇在這房間注射藥物自盡。

之後呢,這房間就一直常常有狀況,尤其是晚上十點過後,麻機會無緣無故出警報,電話會亂響,電腦會當機,所以院方就決議儘量不用這個房間了。嗯,原來如此,所以說他不理我也是情有可原,誰叫我穿著外科刷手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