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基 地 夜

基 地 夜

1999年的這個時候,學校組織我們去天津勞動實踐基地勞動。上過高中的同學都知道,這是高中必修課之一。

  當時的感覺只是高興。因為能和最愛的人在一起。我是說,經過這次,也許我們之間會有改變。可是,生活怎能一帆風順呢?!生活就是這樣捉弄人。我甚至懷疑這是不是我的生活,我是否還活著。

  那天,記得有大風。呼呼地刮了一夜。半夜的時候,我和同學去廁所。本來宿舍門口是有看門人的。可是,那一夜,看門人不知哪去了。

  風呼呼的吹著,雖是夏夜,可是風變的冰冷。基地很荒蕪,很破舊,廁所離宿舍很遠,而且沒有燈。

  我和同學相依而行。那段路,不知怎的,變的漫長,冰冷。風,從四面吹來,夾雜著北方特有的沙塵。

我們被黑暗裹脅著,某種不可言表的力量從四面八方把我們推向廁所。我覺得這室懸,說不定……所以,想往回走。當我剛轉頭時,那個同學,是的,那個平時和我最好的同學,用一種涼涼的目光盯著我。

  我說:“咱回去吧,風太大了!”同學沒回話,低著頭,拉著我走。他的力氣好象一下子變大了。沒辦法,只好跟他走。

  奇怪的是,剛到門口,手電就壞了。我們瞬間被黑夜吞沒。我驚叫了一聲。趕緊摸索著手電,可無論如何也不亮了。

  我說:“怎么回事,咱回去吧,如果摔……”話還沒說完,同學使勁拽了我一把。我感覺我在上臺階,然后像是進了一間屋子。我以為是廁所。所以摸著墻,慢慢走。

  忽然,同學松了手。我有點害怕,說:“你在哪?我看不見你。”同學:“我看的見你。”我:“哦,你沒事吧。

”同學:“沒事。我就在你身邊。”我轉身看看,可什么都沒有。有的是黑暗,沙塵,和四處亂竄的風。
  ……
  “給我來張紙!”“啊!!!!”我驚叫一聲。那不是同學的聲音。廁所里還有另外一個人。

  “給我來張紙!!”他(她,它)的聲音有些急。我給他撕一些紙。
  ……
  過了一會,那個聲音又說:“給我來張紙!”你可真費事,我心想。又撕些紙給他。

  ……
  第三次,他又說:“給我來張紙!”紙用完了。我覺得奇怪,怎么會用這么多紙?!我想離開這倒霉的鬼地方,叫同學的名字,他卻不回答。我試試按手電按鈕,手電突然好了,有了光亮,但昏暗的很。

  昏暗的燈光照亮了廁所,同樣的昏暗,透著寒氣。這是夏夜啊,我的天,是我的錯覺嗎?!怎么會這么冷?!
  我發現我旁邊蹲著一個人。他在動,像是揉搓著紙,慢慢的。

  “你看見我同……”我用手電照他。
  ……
  我不知道當時我是怎么逃出來的,可能是人的潛意識作用,我從來沒跑得那么快。順著狹窄的通道,我跑到門口。突然,不知是什么,我被拌倒了……

  當時,我想,“完了,這回我死定了。

我還沒談過戀愛呢!!”我掙扎地爬起來,用手電照拌倒的那堆黑忽忽的東西——是同學!他倒在那,一動不動。

他倒的位置正是剛才手電突然壞掉時我們的位置。

如果說,當時,同學暈倒了,那么,是誰,是誰拉著我進廁所呢?是誰跟我說話?

  我想到那個向我要紙的人。我不敢想了,只拼命地跑,跑回宿舍門口。可是,可是,可是,門!門,被鎖上了!!!
  我絕望了,大喊著,可沒人應。
  ……

  我醒來時,那個同學在我身邊。

  “你怎么在外面睡了一夜?!昨完你跑哪去了?!”“我和你去廁所,后來,你暈倒了……”“我?我沒和你去廁所啊?!你做夢了吧你!”“我……”夢,對,這是夢。

只有夢才能解釋這一切。因為,在廁所,我看到的那個人,穿著清朝時的衣服,他在用紙擦脖子上的血,可,他的脖子上,沒有頭。

  ……
  后記:這所勞動基地地處偏僻,聽老農講,這曾經是晚清時屠殺革命黨的刑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