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百元商店之香煙

百元商店之香煙

有沒有煙啦?來一支啦!」捲毛良對著角落的男子叫喊著。

  「每次都不自己買,都喜歡抽別人的,下次再這樣就不鳥你了!」

昌仔口中不爽的念道,但還是遞了根煙給捲毛良。

  深吸一口,煙霧從小良口中吐了出來。

  「喔,爽!」彈了彈煙灰,小良開口問道:「欸,最近有沒有什麼賺錢的好管道啊?」

  「有的話我還會在這邊喔?」昌仔給了小良一個白眼。「也不是說沒有啦,但你要自己懂得去找貨跟賣的地方就是了。」

  聽到有賺錢的管道,小良的眼睛為之一亮。「什麼什麼?講來聽一下,最近窮到快把鬼拖去賣了!」

  「現在就算是大白天也不要提那個字好不好?」昌仔熄掉了手上的煙。

「前陣子巷口開了家百元商店,裡面有時可以挖到一些好東西,反正那邊東西都不超過一百,你如果肯花時間去找,也許能找到些超值的東西,然後再轉手賣出去,這樣多少可以賺一點。」

  「我還以為是啥好消息勒!就這個,那得花多少功夫跟時間啊?」小良不高興的抱怨著。

  「那是你家的事,要不要賺看你自己,反正我已經告訴你了。也許你會挖到什麼好寶也不一定啊!到時可別忘了分兄弟一份啊!」昌仔拍了拍小良的肩膀,自顧自的走掉了。

  小良看也沒什麼搞頭了,深吸最後的一口煙,熄了煙,便往巷口的商店走去。

  「要不是老子現在缺錢缺的兇,不然說什麼也不可能進你這什麼鬼店。」

雖然是這樣抱怨著,但小良還是走進了百元商店。

  東晃西逛了半天,也沒看到什麼昌仔口中的超值品,正打算離開商店時,小良看到旁邊木頭櫃子上的一條香煙。

  「煙欸,不過這什麼牌子的啊?怎麼沒看過?」小良拿起那條煙研究了

半天,還是看不出來什麼名堂。

  「老闆,這煙多少錢?」小良將煙拿到櫃臺詢問。

  「一條一百。」老闆臉上帶著笑容回答著。

  「這麼便宜喔!那還有沒有?我全包了。」小良高興的說著。

  「這個...」老闆面有難色的說道。「客人很抱歉喔,因為這是特價品,

目前就這麼一條而已,如果還要的話,可能要再等一段時間喔。」

  「這樣啊...那...算了,那先包這條吧。」小良失望的說著,本來打

算拿煙去賣的念頭也被打消了。

  「好的,謝謝惠顧。」老闆將煙包好拿給小良,小良也只顧著拿煙,卻忽略掉老闆將煙給他時的那股笑容...

  小良回到家後,迫不及待的將煙拆了開來,俐落的點起了一支煙。

  「呼..,這煙怎麼抽起來感覺特別爽啊?!」說完,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

  反正抽煙也是無聊,小良便拿起煙盒來研究。

  「怎麼全是英文字啊?!它認得我,我可認不得它。」翻看了半天,最後小良只在最底下找到一行他看得懂的小字。

  「『多抽本煙,有助造福下一個吸煙者。』這什麼鬼標語啊?」小良將煙盒拋到桌上,而後,又是深深的一口煙。

「算了算了,管它寫什麼。倒是這煙抽起來感覺就是特別的爽,精神好像也好很多。這麼多英文,應該是外國煙吧?!外國煙抽起來果然就是不同。」

  從那天起,小良可是從此煙不離手,而且他發現,越抽,他的精神就越好。

  不過抽歸抽,那精神莫名的亢奮讓小良不禁有點擔心了。

  「這個不會是大麻煙還是什麼毒品煙吧?!」不過這擔心的念頭也只存在不到五秒,就被小良突想的另一個念頭給完全的蓋了過去。

  「要是我把這煙當成毒品來買...嘿嘿...那應該是能賺到不少喔!就算被警察贓到,他們也不能拿我怎樣啊。嘿嘿,就這麼辦。」

  當晚,在一震耳欲聾的PUB當中,幾個穿著火辣的正妹正在舞池中展現她們姣好又誘人的肉體,小良則是在一旁和幾個看起來就絕非善類的人正交談著。

  「你不信喔?沒關係,來,這一支算是給你們體驗一下的,不收你們錢。絕對比那些都還爽」小良遞了一根煙出去。

  當中一個臉上穿滿洞,而且掛得叮叮噹噹,似帶頭的人接了過去,點火,深吸一口後,將煙交給一旁的人。

  「如何?比那些都還爽吧?!」小良在一旁笑著。

  「爽...」帶頭者輕微的搖了搖頭。「金送...沒抽過這麼爽的啦!阿良,兄弟一場,10支5千。」小良一琢磨,發覺這絕對是暴利,而且這個市場絕對是自己壟斷的,連忙掏出十支煙遞到對方手裡,同時接過五千塊錢。

  「謝啦!有需要記得在跟我要欸。」說完,小良便從後門溜了出去。

  「靠,這真好賺,要是照這樣下去,我絕對是能發一筆大橫財的。」 小良看著手中白花花的鈔票,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不過高興歸高興,小良也不是個笨蛋,他隨即想到以後的貨源。畢竟當時店內就那麼一條香煙而已,自己是說得挺闊氣的,但若到時真的沒貨,那可就信用破產了。

  於是小良當下便決對回去店內再問看看還有沒有貨,或是看能不能從老闆口中問出是從那批來的貨。「這個...客人啊,不是我不賣你,是真的最近都缺貨,再快也可能還要等一個月才有可能調得到貨啊!」身高不滿150的老闆對著小良解釋著。

  「少來了啦,不然你將大盤的電話給我,我自己跟他調貨!」小良不滿得咆哮著。

  「這...」老闆面有難色的看著小良,這時店裡的另一名店員走了出來,

在老闆耳邊低語了幾句,老闆的臉閃過一絲震驚,隨後便笑著對小良說:「嗯,好吧!那地址在這,就請您自己去和他談看看囉。」老闆從懷中掏出了張名片遞給了小良。

  「算你識相!」小良接過名片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奇怪...老闆怎麼會願意接見他這種人呢?」老闆一臉茫然的望著漸行漸遠的小良。

  小良照著名片上的地址走到了一處頗為荒涼的社區當中,七拐八彎後,小良站在一間看來頗為破舊的雜貨店門口,小良朝內喊了喊:「有沒有人啊?!老闆在不在啊?我是來談生意的啊!」

  這時從一旁的暗處突然冒出一隻絨毛大手按在小良的肩膀上,然後就這樣將

小良整個人抓了起來!

  「你...你...你是誰啊!?放我下來啊!」小良對著大手又踢又打,

但大手的主人依舊是不為所動。這時小良只好停下他的舉動,打量著眼前這人。

  抓起小良的是個身高兩百多公分巨漢,那滿是肌肉跟手毛的大手,輕易的就將小良舉到跟他同高的位置,巨漢將小良抓到眼前努力的嗅了嗅,那動作就像是在鑑定這食物是否美味的感覺。

而小良這時也被迫去觀察那巨漢的臉,但那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小眼睛配上蒜頭鼻,再加上那佔去臉三分之一的大嘴,些許口水還不自主的流在嘴旁,一口黃臭爛牙,不過那四支異常突出的犬齒則吸引了更多目光。

  小良吞了吞口水,試著想要和眼前這巨漢說明自己沒有惡意,只是想要來找人談談生意罷了。

但當他開口想說話時,巨漢那突然張開的大口讓他將話全吞了回去。

  「住手!格拉非岡!主人要見他,不可以吃掉!」一個嫵媚的聲音從店裡傳了出來,阻止了巨漢的動作。

  『吃...吃掉?!』小良的大腦還在思考著這句話的意思時,就被眼前出現的人完全佔滿,無法思考了。

  只見店裡走出一名穿著合身的美女,秀麗的臉龐伴著喜歡惡作劇的神情,讓人有種小孩裝大人的可愛,又不失本身的清新高雅,但那媚眼卻又能輕易的勾引起男人的慾火,凹凸有致的身材在合身的衣物下若隱若現,比穿著火辣清涼更讓想一親芳澤。

如果真的要說有什麼不好的,也只有那部份臉龐和一隻眼睛被那烏黑的秀髮給遮蓋住了吧。

  巨漢聽到命令後便將小良快速的放下站在一旁,而小良不禁感到逃過一劫,但在他被放下的同時,卻感覺巨漢格拉非岡正不自主的顫抖害怕。

  「不好意思喔!讓你受怕了。他是我們這的保全,這邊常有一些奇怪的人會來搗亂,所以我們交代過他遇到陌生人時要先盤問一番。」美女用著會讓所有男人骨頭都酥掉的聲調對小良解釋著。「不過...看來我們沒有教得很好...」美女邊說邊看往格拉非岡。

  這時小良很明顯的看出巨漢顫抖的更厲害了!就好像他聽到什麼死亡宣判一般。

但小良只覺得美女的聲音讓自己骨頭都酥了,也就沒有再想太多了,畢竟美女就算有什麼錯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小良這般想著。

  「那不好意思喔,因為我們主人的辦公室在後面,就請你從後門那進去可以嗎?」美女向小良欠了個身,並帶引著小良走向後門。

  不一會,美女停了下來說:「到了。」小良這才將黏在美女身上的視線拉了

回來,印入眼簾的是一個破舊的黑色小門。「從這進去直走就會到我們主人的辦公室了。」

  「主人?!」這時小良才發現美女所用的措詞有些許怪怪的。「妳說的應該是老闆吧?!」

  「呵呵...」美女清脆的笑了笑。「隨你怎麼稱呼都可以囉!」

  「好啦,那我已經將你人帶到了,我要走囉。」說完,美女便準備轉身離開了。

  小良眼看美女就要離開了,連忙開口:「等一下,美女我還不知道妳叫什麼名字呢?手機方不方便給一下啊?下次一起去吃個飯如何?」

  「嘻嘻...你們男人喔...嘖嘖嘖...這樣不行喔!不過我還是可以告訴你我叫做Saimnicy,你可以叫我妮西,至於有沒有機會再一起吃個飯,就看你的表現囉...而手機嘛...你就跟我主人要吧!如果他願意給你的話。」妮西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消失在轉角的那一頭。

  小良眼看是沒機會約妮西出去了,還是決定先將自己本來的目的先完成再說。

小良推開後門,走廊是一點光也沒有,靠著開門時微弱的光線,小良看出路只有一條,便延著牆壁慢慢前進,走約一百公尺左右,前面出現了一間小小的辦公室,小良知道他的目的地到了。

  當小良正打算敲門時,他聽到辦公室內傳來兩人的交談聲,他停住那正要敲門的手,打算先等到兩人談話結束。

  等的時候總是最無聊的,小良便點起了跟煙,耳朵也沒閒著,正偷偷聽著辦公室內兩人的對話。

  「我說彼列大人,你的手段是越來越厲害,那天也關照一下小弟我吧。」

  被稱做彼列的人說了:「阿撒瀉勒,這有什麼問題呢?對了,別忘了上次我

跟你提的那件事,記得幫我轉達給你們家大人,只要這事談妥了,包準有你的好處。」

  「那就先謝過大人了。那我先離開了,別讓外面的貴客久等了。」

  「不送啦!」

  交談就這樣結束了,小良還等著對方離開,好見見他心中的大金主,不過門打開後,卻只有一個人在房間內,這樣的情形讓小良不禁愣在門外。

  「年輕人,愣在那做啥?你不是來找我談生意的嗎?」比對剛剛的聲音應該是彼列的人開口問道。

  「呃...你是?」小良問道。

  「喔,我叫彼列,聽我的下屬說,你是來跟我談生意的,不知你要談什麼生意呢?」彼列為自己倒了杯酒後,將身體塞進了柔軟的大沙發當中。

  「喔,對!我是想跟你進一批貨!越多越好!」小良提出了他的目的。

  「喔!?你說的是什麼貨?」彼列小酌了一口酒。

  「這個煙。」小良從口袋中將煙掏了出來,遞給彼列。

  彼列拿起煙來看了看。「你說這個啊...嗯...你想要多少貨呢?」

  「越多越好!」小良開口回答。

  「喔...這麼好胃口?!不怕噎死?」彼列將煙遞還給小良。「你要貨也

不是不行...不過...目前我只能給你一箱的貨,如果你能在一個星期之內賣完,那我就能將更多的貨給你。而往後的進貨量也是看你的銷售速度而定,你覺得如何?」

  小良酌磨著之前的銷售情形,覺得一星期一箱,應該是沒什麼大問題,於是

他答應了。

  「合作愉快!」

  就這樣,小良抱著一大箱的煙離去了。

  「彼列大人,你這樣好嗎?那些不是下個月要交給Baphomet大人的貨嗎?」妮西從角落裡走了出來,一身的媚骨依在彼列身上。

  「如果他真能在一星期內賣掉一箱,那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妳說是吧?」

彼列笑了笑,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小良抱著一整箱的煙回到了他的住所,他正思考著要如何在一星期當中將這些煙全數銷售出去。

  這時小良住所的門突然傳來的敲門聲。

  「小良,你在不在啊?」聲音的主人便是當時在PUB和小良買煙的人。

  「來了來了!怎麼有空來關照小弟啊?」小良打著哈哈。

  「少在那說客套話了,上次的煙還有沒有?再給我來幾管。」

  「有有有!老價錢,十支五千!」小良從口袋中掏出煙來。

  「欸...老朋友了,便宜一點啦,最近手頭很緊。」

  「這樣啊...但我也是要賺錢活口的...好啦,那不然這樣,你幫我賣,我看業績分你錢跟煙,你說怎樣?」

  就這樣,小良靠著這樣老鼠會的銷售方式,不到五天,就將一整箱的煙賣個精光。而小良也再次找上了彼列,進了更多的貨,當然,源源不絕的錢更是讓小良笑不攏嘴。

  在賺錢的同時,小良也發現煙的需求量也跟著加大不少,另外就是,剛開始幫忙賣的那幾個小弟和幾名老顧客現在人都不知跑到那去了,用盡方法也找不到人,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

  儘管事情透露著些許的不尋常,但俗話說的好:「死道友不死貧道!」就算

少了幾個小弟跟老顧客又如何?再找就有啦,反正這社會這類的人太多了。

  不過小良也發現自己身上開始出現了些不尋常的情況,他發現自己身體的膚

色越來越深,而且越來越不容易有食慾,尤其是水份,從剛開始一整天不想喝水,到如今一個多禮拜滴水未進,但卻不曾感到口渴或難耐。

  而煙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兇,如今一天抽個三四包還有點感到不夠。警方也開始查覺這香煙有所問題,進而開始追查起主嫌,小良這樣下去一定不行,還是先離開一陣子避避風頭的好。

  深夜,小良在港口正焦急的等著接風的人,焦慮的情況下,煙更是一根接一根,這時小良身後傳來個嫵媚的聲音。「帥哥,我主人要我來接了。」

  小良回頭看到妮西,不禁感到困惑,他深吸一口煙,卻又聽到妮西笑著說道:

「最後一口!時間剛剛好。」

  小良還在思考這句話的意思時,他發覺他自己全身上下已經完全不得動彈,

不只這樣,如果靠近一點聞,還會發現小良身上傳出濃濃的煙草味。

  小良被格拉非岡扛在肩上,三人快速的消失在夜色裡,而原本得到消息要來圍捕的警方全數傻眼的看著那空無一人的碼頭。

  小良被丟在一處像地下工廠的地方,四周盡是一根又一根深咖啡色的木頭

柱。小良只能用著他還能轉動的眼珠子不停的搜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

  「主人啊,我真搞不懂為什麼你要將他放到現在才肯帶來這呢?」妮西的聲

音由遠而近的傳了過來。

  「這妳就不懂了,有句話不是這樣說的嗎?好酒沉甕底。要給大人們的貨源當然是要挑好一點的囉。」彼列的聲音傳了過來。

  彼列走到小良的面前,用手敲了敲小良的手臂,聽著那深沉如木頭聲的回

音,彼列露出滿意的微笑。

  「看來品質比我想像中的好,那大夥開工吧!明天就要將貨送到大人們的手中,剛來的新貨就做成雪茄,品質挑高一點,成品少一點也沒關係。」

  一名全身穿著黑斗篷的人將小良抬到了一張大桌子上頭,拿出了刨刀、鋸子等物...小良只能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的被削成碎片,然後包裝成一支又支的他熟悉的香煙!而這時小良也看清楚那些他原本以為是木頭柱的東西...一根一根都是他之前的老主顧和小弟。

  等到雙手雙腳都被削完之後,黑斗篷便拿出大大的紙卷將一根又一根的人柱給捆了起來,放進了一個巨大的鐵盒當中,印上燙金的Hell smokables...

  「我說彼列老弟啊,你這雪茄真是不錯啊!好久沒抽到品質這麼高的了,肯定花了你不少心力吧。」一個低沉的聲音說著,而聲音的主人正抽著剛出場的雪茄。

  「Satan大人跟Baphomet大人你們滿意就好。」

  「嘿嘿嘿......」

  「看啊...這雪茄裡的人還會動呢!」只看到煙裡的小良正因為頭頂燒燙

的高溫正不住的扭動著...

  

  如何?!要不要來根煙啊?!會讓你爽翻天喔!嘿嘿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