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福建閩南鬼事之小陳的朋友的“朋友”

福建閩南鬼事之小陳的朋友的“朋友”

小陳是我們單位雇的一個臨時工,年齡和我們差不多,長著一張長長的臉,有點像大家所戲稱的馬臉,而且屬馬。記得有一個好笑的笑話是,同事們說,馬這種動物是站著睡覺的,而且睡覺的時候眼睛是睜著的。當時小陳在旁邊,就好奇地問了:“你們在說什麽?”我就隨口說:“大家在講說,屬馬的人睡覺的時候是睜著眼睛的。”他嚇了一大跳,馬上說:“是不是這樣啊?我自己睡的時候不大清楚耶。”看到他一臉當真的樣子,大家全哈哈大笑起來。
  以前單位住在個老房子,三個女生,就是我們剛畢業沒多久的,只有他一個男生和我們一起住,其他老同事家住在當地,都回家了。晚上閑著沒事的時候,只好打撲克打發時間,邊打撲克大家就邊說話。有一次大家就想找點刺激的話題,就說:“不如大家來講鬼吧。”小陳一改往日愛開玩笑的特性,露出一臉高深莫測的微笑說:“我不講了,這種東西以前不信的
時候隨便講講,現在我不喜歡講了。”我們三個女生好奇心重,一致追著說:“不行啊,你肯定知道些什麽,快說出來。”小陳面對著美女(我同事之一是美女)攻勢,在我們一致要求下,沒辦法只好嘆了口氣說:“好吧,就講講我朋友的事吧。不過你們對外千萬不要說出去哦!”在大家的同意下,小陳開始敘述他的朋友的經歷。
  他的朋友是和他一起玩大的朋友,感情很好的。人很皮,喜歡開玩笑,有點痞子個性。有一次清明節將至,他和一群朋友到同學家玩。回家下樓的時候,這位朋友起了玩心,就躲在樓梯下的某個黑暗角落,趁女孩子下樓的時候,忽然從角落裏跳出來,大喊一聲“鬼啊!鬼來了!!”女孩子嚇得面如紙白,大聲尖叫,他和朋友們洋洋得意地大笑了起來。這個普通的惡作劇本來也沒什麽。過了幾天,這位朋友就開始發現有點不對勁了。首先,他睡醒的時候,如果正好家裏光線昏暗,就會感覺出現點幻覺,有點類似於我們的夢魅,看到一個人形的骨架,模模糊糊地面前晃動。初開始他以為是沒睡好,揉了揉眼看看又沒了。就沒放心上。
  這樣過了幾天,沒想到情況越來越嚴重了。有時候他好好地坐在家裏,燈開著,眼前就會恍恍惚惚地開始出現這種幻象,一個高高的人形的骨架在面前慢慢清晰,還會來回走動,有時候坐在床邊,有時候靠在桌前,黑洞洞的眼睛窟窿仿佛在看著他。他想可能是自己眼睛花了,就故意轉移註意力,看會書什麽的,可是只要轉過頭,就會又看到。這時候他覺得事情有點嚴重了,可是還是不敢太當回事。日子一天天地過去,而他與幻象會面的機會卻越來越頻繁。有時候他在幹著某件事情,忽然心裏會“咯噔”一下,身上一陣發麻,繼而一陣發冷,他就預感到:它要來了!!往往這個時候,他就會低著頭假裝沒看到,而身邊的寒氣愈重。轉過頭去,那個模糊的影像就在身邊晃動著呢!!
  小陳講到這裏的時候,我和其他兩個同事臉都白了。我嘴硬地說:“說不定是你朋友生活壓力大,出現幻覺了。”小陳停了一下,嘴一瞥,把牌摟到手上,開始洗牌。邊洗邊說:“他跟我講的時候,我也不大信的,直到有一天,我去了他家。”
  小陳去他家,剛開始兩個人還像往常一樣說說笑笑。過了一會,他朋友臉色一變,小聲地說:“來了!”小陳身上一陣發緊,有點怯地左右看看,什麽也沒有啊!他有點不信地看著朋友,這時,朋友的弟弟進來了,在旁邊看著他們說話。朋友一邊說話,一邊心不在焉地眼睛忽上忽下的轉動,似乎在看著一位老朋友。忽然,朋友很快地說了一聲:“在床上了。”然後飛快地使了個眼色,往床上靠去。只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被子張開來,往床中央用力一罩,他的弟弟馬上沖上來,將被子往下壓。他的朋友再用力撲上去,整個人撲在被子上。就有那麽嚇人,床中央是空的,而那個被子卻成為了個圓弧狀,裏面仿佛有個東西在動來動去。小陳的朋友和弟弟壓在上面,看得出用了很大力氣,而那個被子依然成圓形在裏面掙紮,仿佛有個人被罩在裏面。小陳站在旁邊都看呆了。大概過了有十幾分鐘,他朋友沒什麽力氣,也有點玩厭了,才松了口氣,和弟弟起身來,那被子像被誰一下子掀開似的,癟癟地攤在床上。
  小陳要走的時候,他朋友挽留他住在他家,小陳鐵青著臉執意要走,像逃命似地離開了朋友家。
  後來小陳說聽他朋友講,他朋友去算了一卦,算命的說是他前世的朋友,沒錢花了,來找他了。他朋友就去買了些紙燭,備辦了些東西,在深夜十二點的時候,上山去燒了。聽說在燒的時候,他“前世的朋友”就站在他旁邊,看上去特別清晰。後來我們又問小陳他朋友現在怎麽樣了?小陳說好久沒見到他了,不知道怎麽樣。不過聽說燒了後那前世朋友還跟著,沒離開。可能是舍不得他吧,呵呵!
  一轉眼五六年過去了,那天晚上講的事我依然記得很清楚,時不時地會想起來,猜想他的朋友現在過得怎麽樣了,可是小陳離開單位已經三年多了,一直沒機會問他。去年在某同學的婚宴上見到小陳,他的身邊是個漂亮的哈爾濱女朋友。席間我們久未謀面,談得很開心。在那麽大喜的氣氛下,我一直開不了口問他朋友的近況,直到離開時都未能啟齒,也不知道他的朋友現在依然健在否?
  在這樣的深夜,聽著光良的《童話》,講完了久積在心的一個故事,心情輕松了許多。最後,真心地祈禱小陳過得幸福,他的朋友一切平安,他朋友的“朋友”能早日脫離苦海,重新做人!!阿彌陀佛阿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