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虎姑婆傳說 [打印本頁]

作者: may0138    時間: 2013-5-5 17:26     標題: 虎姑婆傳說

在往下讀之前, 請先確定你讀過「虎姑婆」這個故事。
虎姑婆是一個神祕的故事,可以嘗試去尋找中國各地的民間故事。
就會發現,不斷重複的,虎姑婆模式。
深山裡,虎婆婆進入妳家,等著妳睡著,然後咬掉妳的頭,妳的腦,吸允妳的手指頭。
到底,有沒有那隻老虎的存在?
是不是曾經真的存在過?
動物是不是真的可以修煉成精?
我們身旁,是不是隨時可能出現一個滿口血牙的野獸?

東北的沃狸、歐洲的狼、日本的山妖,
這故事除了代表人類對陌生人的恐懼外,

是不是真有這樣的鬼魅存在?
沒人見過!因為見到的人,都已經.....。

只剩下,口耳相傳。在奶奶..爸爸...與記憶中...不斷的輾轉流傳...。
曾經有這樣三個人,兩個男孩,一個女孩。
他們的名字分別叫做小茹,阿建,和阿中一起就讀於台北某大學...
大二那年,他們一起修了一門叫做「鄉土文化與民間傳說」的課程,
到了學期末,老師要他們每三個人一組,選擇一個口耳相傳的故事。

去找尋故事的源頭,或是蒐集所有相關的版本,做歸納和整理。
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其實充滿著許多的故事。
原住民的矮靈祭,海邊的望夫石,以及大家耳熟能詳的虎姑婆。
他們三個人經過一個下午的討論, 決定選擇虎姑婆做為報告內容。
於是,他們分為三線進行,一線去圖書館或是資料館,尋找所有虎姑婆的故事。
一線回到鄉間,去尋找遺落在坊間的虎姑婆故事。
最後一線,則是去查詢所有傳說,所有相關性的故事。
結果大出他們三人意料!
因為可考和不可考文獻的虎姑婆故事加起來,竟然超過200篇。
雖然內容大同小異。
不過故事普及的程度真是驚人, 許多不識字的阿公阿媽都熟悉知道這個故事... 而且都是比他們更遠古的長輩跟他們說的...。

台灣土地上,由北到南,這個故事膾炙人口的程度,讓人吃驚
為了這個驚人的數據,他們又聚在討論,唯一可以解釋的,這故事應該發源於中國大陸。
不然,在那些沒有電視,故事書,和廣播的年代,又隔山隔水的台灣島,如何塑造出類似性這麼高的故事?!
而負責第三線的男孩, 更帶來更驚人的消息,全世界跟虎姑婆相關的故事多到數不完。
全世界似乎都有這麼一隻善闖空門的野獸,舉例來說,發源於德國的「七隻小羊與野狼」
故事裡,當母羊離家,野狼想要進入小羊的家,喬裝成羊媽媽,小羊為了鑑定野狼的真實性,還摸了摸野狼的爪子,

不過爪子因為抹滿了麵粉,所以騙了小羊們。終於野狼闖進了小羊群的家,吞了其中六隻。
再回頭看虎姑婆故事裡,老虎的爪子,是用樹葉騙過姐弟兩...
甚至中國大陸裡,從東北到雲貴,從西北到東南,似乎都有這樣一隻妖怪存在。
會在深夜敲門,騙過小孩後,然後吃掉小孩。
這三個人做「虎姑婆」報告做出了興趣。
於是他們約了時間,去找老師詳談。
他們的老師來自大陸,曾因為抗戰走中國大陸各個地方,聽過各式各樣的故事。
聽完了他們的簡報,老師非常欣賞他們求學與求知的精神。
於是老師對他們說,如果你們肯在暑假的時候,去一趟大陸,然後找回虎姑婆的真正的源頭,

這份報告分數就給你們99分,而且錢方面由老師想辦法。
三人回到家裡,向父母商量。
小茹家裡都是老師,所以開明,況且有這麼一個機會讓小孩去走走,機會可遇不可求,非常爽快的答應了!
阿中的家裡非常有錢,曾多次出國,對他來說,這是一次簡單的散心。況且去大陸沒有語言問題,家裡毫無疑問的贊成了!
阿建雖然家裡比較沒錢,不過父母也贊成他去大陸看看,反正為了求知,這是非常棒的機會。

三人就這樣訂下了約定,就在那年的暑假,去一趟大陸,找回虎姑婆的源頭。
暑假終於到了,飛機離開了台灣土地,降落在大陸機場。
他們三個人拿著老師提供的資料,去拜訪當地有名的學者,民間文學的高人,一邊遊山玩水,一邊尋找虎姑婆的發源。
終於,他們在北平找到了所謂的鄉土文化權威,卓教授。
那是一個刁著煙斗,滿臉皺紋的老人。
因為老師曾經幫他們提點過,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就見到了老人。
老人,聲音低沈沙啞說到

「沒錯,全中國都有這樣類似的故事,其實我也曾研究過... 如果我沒記錯,最早出現這樣故事的地方應該在東北...」
東北?
一但進入東北,就不是所謂的觀光線了,也將會替這次旅程,摻上一些未知的危險...
三人連日討論,並與台灣的老師通過電話,畢竟是年輕人啊,最值得傲人的勇氣和衝動,
引領他們毅然決然往大陸的東北邊探訪。
臨行之前,卓教授給了他們一個人的名字和住址。
還特別叮囑他們,這個人雖然不是什麼文學大家,不過這個人曾經因為戰爭,腳印遍佈整個東北,甚至全國的每個角落。
在當地人人都尊稱他一聲 『東北通』。
他們三人背起行囊,在彼此的加油打氣聲中,浩浩蕩蕩往東北出發。

沿路上的大原野風光,深深的撼動他們的心,在擁擠的台北城,哪能見到如此綿延萬里的麥田,如此寬過清澈的藍天,火車上竟是年輕人,習慣了大陸的貧窮與落後之後,馬上開始享受大地的風光。
不過在旅途中,發生了一件非常掃興的事, 就是富家子弟阿中,在歐洲的爺爺病危,家裡急電要他飛往歐洲,去探望爺爺,也許是爺爺的最後一面,所以阿中非走不可。
三個人好不容易一起奮鬥到這裡,感情已經非常的深厚,阿中,阿建與小茹,都很不捨對方。
不過阿中又不能不走...
阿中臨走前,笑著說,「歐洲不是也有類似的故事嗎?我這趟去歐洲,也去找找有沒有充滿傳說的森林!
等我們回到台灣,再交換心得吧!」
三人依依不捨,分成兩組,分道揚鑣。
阿茹和阿建到了東北,因為台灣老師用盡了人際關係,一路上都有人照應, 雖然有些小挫折,不過都難不倒他們的決心。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越靠近東北,他們開始遇見幾件難以解釋的事, 就像是半夜裡,

他們一直放在背包裡的虎姑婆故事書,好像被人翻過,有著烏黑的手印。(或是爪印?)
甚至他們在睡夢中,會聽到野獸低嚎的聲音,
甚至某次夜晚,街道的狗吠聲突然大作,不過所有聲音隨即就全部消失了。
終於,他們來到了東北,也找到了那個所謂的「東北通」
東北通身材不高,馱著背,臉上盡是歲月滄桑的痕跡。
灰舊的藍色棉襖,和已經分不清是黑色還是紅色的破帽。
他從北平老人那知道, 這兩個瘋狂的年輕人,此行的目的。
他搖搖手,「年輕人,有些事不要知道比較好,我勸你們一句,回去吧!」
兩個年輕人花了好幾週的時間,一路風雨,才找到東北,好不容易,終於逼近了他們最初的目的,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他們繼續堅持著。
東北通柪不過他們,答應他們,只帶他們到東北大森林附近。
東北這塊森林樹海,擁有非常多的傳說,不僅擁有超過一萬公頃的面積,許多地方,甚至從來沒有人走過。
從遠方望去,就像是無邊無際的的樹海。
東北通帶他們到樹海的邊緣,紮營,答應讓他們住個兩晚,就催促他們要回去。
站在在樹海邊,就會聽到深不可測的樹海深處,不斷傳來各種奇異的聲音。
許多聲音好似是從內心深處,直接震盪耳膜的低鳴。
他們倆心中有點害怕樹海的幽冥黑暗,可是又沈溺於這冒險的氣氛中,
少年人真是不知道好歹,竟然偷偷決定,要在離去的那個晚上,到樹海內部去住上一晚,享受一下黑森林的痛快與刺激。
他們計畫只走一公里,並沿路留下標記,避免迷路。
於是那天,他們就趁著東北通不在,偷偷溜進森林裡。
只住一晚,應該不會出事吧...
他們非常幸運的,找到了東北通提過的那幢木屋,很久以前的人留下的,幾乎荒廢的小矮屋。
小木屋外頭有棵參天的大樹,和光可鑑人的小湖,好像是專為渡假的小木屋。
晚上,小茹與阿建,在木屋裡,瑟縮在睡袋裡。
周圍冷的讓他們睡不著!
無論小茹和阿建,此刻都非常興奮,是那種夾雜恐懼與刺激的快樂,心跳好像隨時會跳出來似的。
他們笑著,明天出森林,一定會挨東北通一頓罵。

不過有了這晚樹海的經驗,這可是他們大學四年最刺激的回憶!可惜阿中臨時不能來...
他們在破屋裡找到了火爐,點起火,開始泡咖啡。
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竊笑,如何回台灣後,對朋友炫耀!
三人裡面,數小茹的文筆最好,高中時代就得過許多文學獎,她決定把這次的經驗寫成故事,投稿到學校的刊物上。

不過,正當他們品味這個讓人神經繃緊的夜晚的時候,
突然,門發出了「扣!扣!扣!」的聲音。
小茹一聲尖叫,躲到阿建身後,阿建緊緊抓住小茹的手,揚聲問到「誰...誰啊?」
『是俺啦!俺是東北通...你們竟然給我亂跑!害我找你們找的要命!』
聽到熟悉的聲音,阿建鬆了一口氣,「是大叔啊...對不起...我們下次不敢了..」
阿建走到門邊,正要拉開門的時候,右手突然被小茹拉住了。
「建,你還記得虎姑婆的故事嗎?」
建心臟猛然一跳,碰到門把的右手又縮了回來。
「門外的大叔...我們怎麼知道你就是大..大叔呢?」
『你們兩個龜崽子,搞啥飛機啊!?快讓老子進去!外頭冷的要命啦!』
「你知道那個介紹我們來的北平老人叫什麼名字嗎?」建靈機一動,問到。
『那老頭?卓老頭子!問這幹嘛...你們要冷死俺啊?』
建與茹對望了一眼,微微鬆了口氣。
「對不起...」建拉開門,看見東北通依舊穿著他那件舊藍色棉襖,紅黑破舊的帽子戴在頭上。
茹的眼睛錯閃了一下,似乎看到那帽子比以前要紅了一些。
東北通一進來,馬上跑到火爐旁,背對著他們,搓著手,『冷死俺了..』
建和茹看著瑟縮在火爐旁的,東北通的背影,不安的心漸漸遠去。
『ㄟ!你們真該打,這樹海多危險你們知道嗎?!』
「對不起...」阿建也坐到火爐旁,隨手遞上手裡的熱咖啡,「喝了這會比較暖和...」
『嗯!咦?好苦...不過苦的有味道!』,東北通的臉始終低低的,半邊爐火的映照下,顯得模糊不清。
只是贊不決口的稱讚他從來沒見過的這棕色飲料,『這是咖啡啊?俺從來沒喝過這麼有味道的茶..棒!棒!棒!』
火爐慢慢燃燒著,東北通大概因為找他們找的太累,很快就鼾聲大作。

此刻樹海小屋,除了細細的風聲,是一片寧靜。
阿建與小茹不知不覺,也倦了起來
他們把帶來的水先煮沸,準備明早再來泡咖啡。
「建,我想睡了。」小茹小聲的說,眼睛慢慢的闔上。
阿建看著火爐的火焰,搖搖晃晃,忽明忽暗,不知不覺也睏了。
「茹,睡吧,有我陪在妳身邊...」
茹,帶著微笑,進入了夢鄉。
夢中,她夢見了她與建回國,見到久違的父母,並且她把經驗告訴所有的好朋友,這是多棒的一次經驗之旅...
每個精彩的環節,一定會讓她那群朋友尖叫不已!
樹海,深夜,遠離的塵囂的城市,只剩下寒冷的空氣和幾襲孤獨的靈魂。
火,慢慢的小了,終於它輕輕的顫了一下,噗茲一聲,熄了。
整座小屋,陷入完全的黑暗與寧靜中
睡著睡著,小茹似乎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她本來不想管它,可是那聲音就在她的身側,發出非常規律的「卡茲!卡茲!卡茲!」的聲音,什麼東西啊?
她睜開眼,黑暗中,隱約可見東北通的背影,好像低頭啃著什麼...
「大叔...這麼晚了你在做什麼啊?」
『呵呵,俺在吃花生豆。』東北通的聲音略顯沙啞,『你要不要來一塊?』
她摸摸肚皮,半夜起床,肚子特別容易餓,「我也要!」她撐起上半身,伸出手。
東北通隨手丟了一塊給她。
她嘿的一聲接個正著, 放在嘴邊,用力的咬了下去。
突然一陣血腥味衝入口中, 她心中一驚,趕忙掏出嘴裡的那塊"花生豆" ,腦袋轟的一聲。
她用手摀住嘴,壓抑胃裡噁心的感覺,可是雙眼已經禁不住,流下了兩行淚。
她知道這是什麼了,這是小指頭啊.... 而且,這是阿建的手指頭.....
她全身不斷發抖,抬頭看著正吃著津津有味的東北通。
心跳聲音,撲通!撲通!撲通! 好像就要跳出了胸膛。
我...不能慌,不能慌,這次,,,,是真的遇到了虎姑婆...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不。要。被。吃。掉。
求生意志竄上了小茹的腦袋,她馬上想到了虎姑婆的故事!
「大...大叔...我想.想..出去...解..解手..」
『三更半夜的!在這裡解就好了!』
「不...不成...」小茹努力壓住發抖的聲音,「很臭,我..等..等會..睡不著。」
『真麻煩!』東北通緩緩轉頭,小茹似乎看見他嘴裡的獠牙,青光一閃。
她用力按住內心的恐懼,「如果我尿了出來,會很臭...你可以用繩子綁住我的身體...」
『嗯。到是好主意。』東北通站起身,他從破屋翻出一條爛繩子,圈在小茹的身上,『去吧!』
小茹慢慢的走出小屋,身上的那條繩子不斷的發出拉力,表示東北通正不斷的測試,她是不是還在?
小茹走到大樹旁,解下繩子,圈在樹上,她看了看四周,深夜的樹海,不知道有什麼豺狼虎豹,她不敢跑,也怕跑不過東北通。
她看了看門外那株參天大樹,一咬牙,小茹手腳並用,慢慢的爬到樹上,她爬得非常慢,還有幾次不小心滑了幾交。
幸好,繩子因為綁在大樹上,東北通一時間不會發現。
小茹爬到了樹上,滿身大汗,她躲在樹枝與樹枝的縫隙裡,祈禱東北通別發現她。
繩子的騙術果然撐不久,吃完阿建的東北通,發現了不對。
一瞬間,就從小屋竄出來,它看見繩子綁在樹上,低頭嗅嗅,突然仰頭對樹的頂端用力吼了一聲!
『吼!!!小女孩!給我下來!』
這聲怒吼響徹雲霄,原本寧靜的樹海傳來一陣小動物的驚竄聲。
小茹緊緊的抓著倚仗的樹枝,驚慌的淚水不斷的淌下。
『小女孩!妳躲不掉了!不管躲到何時?妳註定要成為我的食物!』
小茹搖搖頭,拼命想著虎姑婆的故事內容。
對!熱油?最後虎姑婆是被燙死的.... 怎麼辦?哪來的熱油?
靈光一閃,她想到了剛剛東北通喝咖啡時,贊不決口的表情。
她大聲的喊到,「我知道了,我被你吃定了,不過,你還想喝剛剛那好喝的棕色的茶嗎?」
東北通它舔舔口水,『那的確好喝!』
小茹繼續說到,「如果把人浸到這茶中,肉會變得比原來好吃一百倍..」
看到它露出懷疑的表情, 小茹趕忙繼續說「真的!不然你可以煮一大鍋來試試看!」
東北通低吼一聲,『警告你!別搞什麼花招!』
接著,東北通在小茹的指導下,把小茹和阿建帶來的一大包咖啡,都丟入熱水中,攪拌然後加入些許的奶精。
煮沸後,不久後,東北通完成了一鍋和浴缸差不多大的咖啡。
「你吊上來,我煮熟後再跳下給你吃!」
此刻東北通聞到咖啡的香氣,實在忍不住了,『吼!!快點!我餓昏了!』,就用剛才的繩子把熱咖啡吊上去。
小茹看著那一大鍋的咖啡正緩緩上升,手心滿是汗水,她是不是也有像『虎姑婆故事』裡的姊姊的好運氣..
能一舉殲滅老虎呢?現在就是關鍵!
她不想死...她才19歲,好多事情還沒做過,還有疼愛自己的父母...她不能死。
剛想到這裡,咖啡鍋也吊了上來。
她一咬牙, 不管雙手的如何焦燙,手抓住鍋緣,把鍋子的滾燙咖啡對準東北通,狠狠地倒下去!
她閉上雙眼,不敢看一切。
隨著熱咖啡的澆落, 底下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怒吼~~ 吼~~~吼~~~~吼~~~~
怒吼過後,是撕裂的哀號,慢慢的,哀號一聲小過一聲, 終於微弱到無聲。
天邊微微發亮,小茹才敢慢慢的從樹上爬下來。
地上躺著一具焦屍,不過已經不是人形。
與其說是老虎,還不如說是一隻巨大無比的貓, 被燙的模糊的血肉,浸在咖啡汁裡,竟然發出非常濃厚的甜香。
小茹在樹林裡找到一根尖銳的木棒,大貓的腦袋,用力的插了下去,木棒穿過眼珠,直釘到地上。
大貓顫了幾下,終於死透了。
小茹流下了眼淚, 飛也似的逃離這座森林。
【如果你覺得這樣的結局就夠殘忍了,就不要繼續看下去。】
小茹像是逃亡一樣,從東北直搭火車到北平,然後直奔機場,她一點都不想繼續留在這塊土地上,任何一秒鐘!
阿建已經死了,東北通大概也被大貓給殺了。
夜裡她幾乎不成眠,常常會在眼淚裡驚醒,夢見東北通的背影,那滲上血變紅的帽子。
阿建的手指頭,血淋淋的在她口中, 還有最後那隻大貓全身扭曲的樣子。
她帶著淚水,像逃亡般,飛離了大陸。
終於,當她全身狼狽,踏上台灣的機場。
「回家了...終於回家了...」她忍不住,蹲在機場的大理石地板上,痛哭起來。
她悄悄的回家,回到家,鎖上房門,什麼人都不見,幾乎沒有人知道她回國了。
直到兩天後,她才決定打第一通電話,她沒有勇氣告訴阿建的家人,她的小孩已經被妖怪吃掉了。
所以她決定先打電話給阿中,曾經是三人小組的成員,她想他應該比較能接受這事實吧...阿中應該早就從歐洲回來了吧。
於是,她按了阿中家裡的電話,「嘟嘟嘟...」電話響了好久。
『喂!』
「喂...請找阿中...」
『阿中?』對方頓了頓,『請問...您是哪位...?』
「我是他大學同學...」阿茹回答到,
她聽到電話那頭依稀的哭聲..怎麼回事?
『阿中...嗚,...嗚...這孩子...過去了..』
「過去了?!」這三個字像是雷聲般,在阿茹的腦袋裡,來回衝撞著!
過去了?!過去了?!過去了?!
阿中....嗚....
『這孩子不聽話,去歐洲找什麼故事的發源地...結果跑到什麼古堡去.. 被...野獸吃掉了...』
碰!小茹手上的電話,用力的摔在地上。
天啊~~~~~
她忍不住大聲尖叫~~~阿中也死了?!!
這夜,小茹不能成眠,她反覆的想著這一切。
突然,她暗暗的下了決定,她要把這一切寫下來,包括出事的地點。
把這一切記錄下來,寄到全世界各地去。
一定會有人會有辦法,對付這種怪物,要讓世人知道,有這樣的怪物正躲在黑暗的角落,等著要吃人類...
於是她開始不眠不休的寫著記錄這一切,記錄每個細節,她嘔心瀝
終於在第三天的深夜,她幾乎完成了所有的部份,就差影印成多份,然後寄出去了。
這夜,她打得頭昏眼花,站起身,走到冰箱幫自己倒了杯冰水。
這個晚上剛好所有的人都不在,父母和兩個弟弟都去親戚家過暑假,因為她心情尚未平復,所以沒跟去。
她輕輕啜著冰水,看著報紙,從那天起,她就再也喝不下咖啡了。
突然, 門外傳來規律的扣門聲『扣。扣。扣。』
她悚然抬頭,「誰?」
『小茹喔..我是媽媽啦...因為擔心妳一個人就回來看看妳..』
她從鏡子裡看見母親出門時穿的深紅色套裝,鬆了口氣。
「媽...這麼晚了幹嘛還回來?!我沒事的啦...」
小茹一邊說,一邊拉開層層的門拴。
『我是擔心妳啊...』母親低著頭。
門,嘎一聲完全的打開了,同時,媽媽也抬起了頭,突然,小茹的臉變了
虎姑婆的故事,始終是個傳說。
是個口耳相傳的故事。
因為從來沒有人見過虎姑婆...
沒有人...





歡迎光臨 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http://www.flashplayer.tw/) Powered by Discuz! 6.1.0